在〈最大的敵人是自己〉一文中,我說我寫作下一部新作的第一個困境,就是信心不足,沒想到剛動筆沒多久,信心不足的問題尚未解決,反倒衍生出另一個問題,那就是恐懼。

 

 

 

 

日前筆者在跟幾個推理界的朋友聊天的時候,也有提到這個問題,最近為了寫作而閱讀了一些參考資料,但是那些參考資料卻意外地讓我產生莫名的恐懼,讓我無法全神貫注在寫作上,導致寫作進度嚴重落後。其實我當時跟他們講的是,我在閱讀參考資料的過程當中被嚇到了。(連是否要上樓寫作都猶豫了老半天,有幾次乾脆待在樓下看「頭家來開講」XP

 

那本書是關於台灣一起著名刑事案件的相關資料,撰寫那本書的作者還是一位女性,據她所言,為了寫那本書,她可是翻閱過許多有關命案現場的相片。然而,她寫的那本書幾乎可以說是純文字(搭配的圖片極少,也沒那麼血腥),但光看書中對命案現場和死者死狀的描述,身為男性的我竟覺得亂可怕一把的。囧rZ

 

突然想起唐諾(還是詹宏志我忘了?)以前在推理小說中導讀裡所講的一段話,「一些推理小說裡的謀殺都太過乾淨,太不真實了」,對照我自己寫過的作品看來,還真是一點都沒錯(我小說裡的死亡似乎都有點草草帶過,至於是不想嚇讀者,還是不想嚇自己,那就不得而知了XD)。其實真正的謀殺案是很讓人不忍卒睹的,光看一眼都很困難了,更別提要繞著命案現場找線索。

 

不過讓我納悶的是,我以往有段時間每個禮拜都在收看DISCOVERY的醫學神探,這種影集大家知道的,裡頭當然也充斥血腥駭人的場面,不過我不但不以為意,反倒還很期待下一集的播出。所以我開始在想:為什麼同樣都是在講述命案,但是我卻對純文字的描述反倒會感到恐懼?

 

我後來想了一想,除了發生的地點在台灣,比較有「親切感」之外,唯一能夠解釋的原因,就是懸而未決的案情吧!那件案子當中,唯一承認犯案的真兇已經伏法,活著的嫌犯和警方各說各話,似乎沒人能說得準的案發經過,讓這整起案子隱藏在濃郁的懸疑氛圍當中。

 

我想,未知的恐懼或許才是最強烈的恐懼,這似乎也是身為讀者的我對於推理小說中真相的揭露如此期待且渴望的理由吧!

 

不管怎樣,只希望心中的恐懼能馬上消逝,寫作的進度能漸漸趕上。(謎之聲:難道這就是所謂的「馬上漸漸好」?)

 

 

crimen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