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邦共同作者
也想成為推理邦的共同作者嗎?請跟我們聯繫!
只要條件審核通過,確認你擁有超強的推理知識,或者急需宣洩的推理熱情,就可以成為推理邦的共同作者!
聯絡信箱︰mystery@pixnet.net

目前分類:驚悚小說★殺劇場 (3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熊熊》046

 

※轉折

 

岳子聰押著孫立朋到他家裡找到他用來威脅葉瑩的錄影帶之外,還有其他女孩的。

所有處理程序都處理好之後,岳子聰開車回住處。

雨下得大,他車子開得慢,不止因為雨勢,他滿腦子都是案子的事。

是方雨潔!對於殺害林燕妮的兇嫌,他有新想法。

殺害林燕妮、在鐵窗掛上項鍊、在林松文的小熊裡塞進戒指,這三件事是同一人所為,也就是兇嫌。這三件事發生時,方雨潔皆在場,她可以很輕鬆地完成這三件事。殺掉林燕妮假裝是發現命案的人,她殺掉狗、打開鎖好的門讓人誤會兇手是外人。從自己的房間內將項鍊掛在鐵窗上,車子的停靠處讓人以為又是外來的人所為。她邀葉瑩到林家吃飯,夜深時再將戒指塞入林松文的小熊內,設計讓蘇力發現,讓我認定前一晚去過林家的葉瑩可能做過這件事。

屋裡的人......想法有這樣的轉折,他也得懷疑林松文。但岳子聰向老警員詢問過,林松文真是個傻子,和他接觸的社會局人員也提過林松文的傻不會是裝出來的。

案件當中各關係人各有各的說法,只有兇嫌須要說謊。假設宛若受害著的方雨潔說的都是謊言,她百分之百就是兇嫌,且是兩件案子的兇嫌!方雨潔替林燕妮保守殺人的秘密,她為何會將林燕妮勾三搭四的行為告訴孫立朋?如果孫立朋沒說謊,方雨潔挑撥是非是為哪樁?林燕妮的頭部及胸部遭受數十刀的砍殺,遇此狀況,一般來講,警方會朝感情因素偵辦。和林燕妮有感情糾紛的卻是葉瑩啊......

思緒比起車窗外的雨絲還要紛亂,岳子聰在放慢行車的速度。

通往林家的路過了前面的小樹林就會看見,岳子聰左轉,看見林家一樓的燈火還亮著。

方雨潔的車子照舊停在大門旁,但岳子聰注意到另外一輛車子。

北側圍牆邊,一輛和方雨潔同款的車子停著。

他將車熄火,關掉大燈。

大雨中,有個人正爬上車子的引擎蓋再爬上車頂。

那人站上車頂。圍牆大約兩公尺高,扣掉那輛休旅車一公尺七十公分左右的高度,人站在車頂上,圍牆就只是咫尺之高。

「是葉瑩!」岳子聰看出那人來。

葉瑩縱身一跳,從車頂跳入林家後院。

「原來妳是這樣進入屋內!」岳子聰趕緊下車,冒著雨快跑過去。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熊熊》045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熊熊》045

 

「你也知道我有其他案子,熊俊滔和林燕妮的案子和你也有關係啊,我怎麼可以放過你!」

「你不是派人去我家搜過,沒有什麼啊。」

「我要親自去一趟不行嗎!我就覺得你是兇手!」

「不是我啦!」

「你很多事都沒跟我老實說!」岳子聰狠瞪著他。

「你還想知道什麼,我馬上告訴你!」他唯唯諾諾的。

「那天你和林燕妮談什麼?」

「前一天我偷聽到方雨潔和蘇力在說林燕妮殺掉熊俊滔的事,我只是去要點好處啊,我周轉不靈,很需要錢啊。」

「她怎麼說?」

「她說她沒有殺掉熊俊滔啦,還說帶我去見熊俊滔......」

「她跟你說沒有殺熊俊滔?」

「當然啊,殺人這種事誰會承認啊。我跟你講啦,葉瑩真的最有可能啦。」孫立朋不經意又將茅頭指向葉瑩。

「就算你不是兇手,你也不用這樣吧!可不可恥啊!」

「拜託~警官。有把柄當然要好好利用啊!你一直覺得我是兇手,但是我不是啊,我得先替我自己著想啊。你問方雨潔,她知道林燕妮殺人會不會把這件事當把柄!搞不好她不用付房租還可以白吃白喝哩。」孫立朋很不屑。

「不要再胡扯!」

拍了一下孫立朋的頭,岳子聰旋即陷入沈思。

孫立朋不是一個可以信任的人啊!他如此想。但他說的話其中也不無某些道理,還隱約透露出一些訊息......是她!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熊熊》044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熊熊》044

 

「那你還不快說!」

「葉瑩是自願和我上床的啦。她有一次偷公司的錢被我逮到,我說要送她去警察局,她求我,我是可以不告她,那我......也得要點好處嘛,人之常情啊。」

「偷錢?真的、假的,不是你陷害她的嗎......」

「不是啦,她本來就很缺錢啊,養熊俊滔那個小白臉怎麼會不缺錢......所以我說她一定是殺熊俊滔的兇手啦。她一直幫助熊俊滔,結果熊俊滔還移情別戀,錢一毛都沒還她,她怎麼會甘願!」

「就這樣嗎?」

岳子聰想起葉瑩差點自己承認是兇嫌那一幕。不必為了掩藏偷竊而承認殺人吧,偷竊罪和殺人罪孰輕孰重的差別不會讓人混淆的。

「我還能怎麼樣!」

「她什麼都告訴我了,你不老實一點,我......」

葉瑩並沒有告訴岳子聰任何事。葉瑩差點就說了,就像她差點認罪那樣。就差那麼一點,她仍不願意說出她的苦處。

「好啦、好啦!」衡量嚴重性,孫立朋認了。「她想拿回帶子吧,我會還她啦。」

「帶子?」

「就是我們相好的帶子嘛!我從來沒有拿給別人看啦,留個紀念而已啦。」

「你還拍了帶子!所以葉瑩得任你擺佈!你真的很卑鄙!」岳子聰勃然大怒。

「警官!你不是說你全都知道!你唬我啊!你才卑鄙哩!」發現被耍,孫立朋羞怒地地站起。

「少跟我耍狠!」岳子聰壓著他的肩膀讓她又坐下去。「你用帶子威脅葉瑩多久?要她替你幹過什麼事?」

「也沒啦!她每天一副要死不活,看到她的臉我就心情不好!上過幾次床我也沒再找她。那卷帶子真的只是紀念啦!」

「林燕妮呢?」

「我和她真的有交往啦!我有打算娶她作老婆哩!不過她天生就是勾男人的好料,我沒辦法管住她。」

「怎麼,她給你戴綠帽?」

「不知道幾頂哩!」孫立朋滿腹委屈,「還好方雨潔跟她住一起,不然我還不知道她有多淫蕩!差點娶一個蕩婦!」

「方雨潔告訴你林燕妮不三不四?」

「不然是誰?林松文喔,那個白痴還不會說話哩!」他的口氣輕蔑。

「你少胡扯,方雨潔和林燕妮感情不錯,她會那樣講林燕妮!」

「真的啦!」

岳子聰拉他起身,「這事再說,我們現在先去你家拿帶子。」

孫立朋縮著脖子,「不用急嘛,我明天自己拿去還她,不用麻煩警官您啦。」

「讓你自己去!再讓你威脅她一次嗎!」

「我不會啦。警官你還有那麼多案子要查,我這個小事情不要麻煩你啦!」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熊熊》043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熊熊》043

 

※雨夜

 

夜晚的警局裡,岳子聰思考著。

他約見孫立朋,但孫立朋又遲了時間。

今夜是個雨夜,和一年前熊俊滔失蹤的那夜一樣、和林家二樓鐵窗上出現熊俊滔項鍊的那夜一樣。

熊俊滔的死,都是他們的說法。而林燕妮的死雖不止是由說法構成,他也掌握嫌疑人名單,卻還沒有挖掘出足夠的證據,依然得靠他們的說法。

說法,都是說法!這是關於信任的問題了!該信誰?該不信誰?

岳子聰頗為在意一件應該存在的證據──噴濺有林燕妮血跡的衣物。但這類的證據若不在案發後立即逮到兇嫌,一般來講很快就會被兇嫌處理掉。當時立即搜索林家上下裡外以及附近的樹林,並沒有找到這樣的東西。當林燕妮慘遭毒手時在家的兩個人,方雨潔與林松文,他們的房間各處及物品搜得更是徹底。這兩個和林燕妮關係最為密切的人,他不希望他們是兇嫌,這樣的話,人性就太可悲了。但著眼於其他不在場證明薄弱的三人,岳子聰更沒有肯定指出兇嫌的把握。

當天到過林家的孫立朋卻是嫌疑最小的人。他說很久沒見到哈料那條狗應不是說謊,況且熊俊滔的項鍊出現於林家時他有難以撼動的不在場證明。

而葉瑩,嫌疑極大。處處指向她且愈加明顯,尤其在小熊毛娃娃裡發現戒指。太明顯的指向反而像是栽贓的手法。岳子聰不否認,雖然證據越來越多,直覺上他不認為她是兇手。

掛在鐵窗的項鍊、小熊毛娃娃裡的戒指,原本與愛情一起深埋在洞穴裡,被挖掘出來以後卻成為恐嚇、栽贓的工具。林燕妮的死是因為感情,明確地說是與熊俊滔的感情!該把蘇力擺在一旁當作清白之人嗎?一年前雨水沖刷掉熊俊滔的血,蘇力的嫌疑也會讓雨沖洗掉嗎......討厭的雨!

越想越混亂,岳子聰晃晃自己的腦袋。

孫立朋來了。

「坐。」見他,岳子聰要他坐在他辦公桌旁的椅子上。

「警官又有什麼事啊?你還沒把葉瑩逮捕歸案啊?」

岳子聰狠瞪他一眼,「你要表明自己的清白不必用這種方式,葉瑩是欠妳錢嗎!」

「沒啦......」惹毛警察不是一件對的事,孫立朋擺出和善的笑臉。

但岳子聰可沒想放過他。「葉瑩有什麼把柄在你手上?」

他努力地笑著,「我是她老闆啊。」

岳子聰將一個卷宗丟在他面前的桌上。「我查過了,開這間啤酒屋之前你還在別的地方經營過其他店,你有幾個以職務之便姓騷擾女員工的官司。」

「大部分都和解了啦!都是誤會啦!」

「要不要我教葉瑩怎麼告你比較容易勝訴啊!你已經滿身債,再要你拿錢出來解決,我看你的啤酒屋就不用再開下去。還有,你常用一些小事解雇員工,然後不發給薪水及遣散費,要是我幫他們報上勞工局,這幾條也有得你受!」

「不要啦......」真感到懼怕,孫立朋的聲音抖得很。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熊熊》042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熊熊》042

 

※栽贓

 

從林家回到警局,岳子聰找葉瑩到他辦公室。

「老實說,人是不是妳殺的。」他開門見山,直接問了。

「我沒有殺人。」她很平靜地回話。

「熊俊滔欠妳不少錢,他離開妳後有沒還過妳錢?」

「沒有。」

「妳有理由恨他,我可以幫妳向檢察官、法官求情,讓妳的刑責輕判些。」

她直視岳子聰,一字、一字地說:「我沒有殺人。我沒有殺熊俊滔、也沒有殺林燕妮。」

她的話,他聽得很清楚。但案子的證據也擺明得很清楚。

「妳上林家那麼多趟,真的只是偷窺,什麼事都沒做過?」

「我曾經想要殺掉林燕妮,在我發現她和別的男人在一起的當下。當時我不知道熊俊滔已死,我一直以為林燕妮藏起他不讓我看見他。林燕妮從我身邊搶走熊俊滔,她卻還有別的男人,我真的很生氣。當我下定決心要殺掉林燕妮時,我看見松文。松文是個乖孩子,他只有姊姊,沒了姊姊,他該怎麼生活下去......因為他,我打消殺掉林燕妮的念頭。林燕妮都會帶松文一起上班讓他待在廚房裡。我常輪值廚房,久了就和松文產生了友誼。他雖然傻,但他是個很好心、很貼心的孩子。他看得出來我有心事,他會安慰我、鼓勵我,我不想害他傷心難過。」

岳子聰拿出一個證物袋放在桌上。

裡面兩枚戒指立即讓葉瑩淚流滿面。「哪裡找到的?」

「林松文的小熊裡。」

「我的戒指在我和熊俊滔分手前就不見了,我找了好幾天都找不到......熊俊滔拿這件事指責我根本不珍惜和他的感情,他不知道我早就聽聞他和林燕妮走得很近......」

「妳昨晚去林家,還哄林松文睡覺,是不是順手將這兩枚記指塞入他的小熊裡?」

「我沒有!」

「這兩枚戒指和一條項鍊原本讓林燕妮埋藏在自家後院,她被殺害時這些東西同時不見了,卻又陸續出現在林家......那條項鍊利用在對方雨潔的警告,這兩枚戒指栽贓的意味濃厚,妳這招很高明,不但把可以視為證據的這兩件東西脫手,上面沒有採到指紋,我無法證明妳持有過而無法將妳定罪,且妳成功又嚇壞方雨潔一次。林燕妮已死,妳為什麼還要做這麼多手腳,因為妳認為方雨潔是林燕妮殺害熊俊滔的幫兄,抑或她沒有老實說出事實,讓妳等了這麼久,妳也懷恨她。妳說妳因為林松文而沒殺林燕妮,妳的行為卻有可能讓林松文成為嫌疑犯。」

「不是我!我沒有!」她聽得出來,岳子聰已將她視為嫌疑犯,她強力反駁。「你不是派人去我家搜過了嗎,沒有那兩枚戒指吧!有的話後面這件事也不會發生了。」

岳子聰冷冷一笑,「當然沒有,我後悔沒當場搜妳的身。戒指是小東西,很好藏,況且妳偵訊完便到林家去,戒指應該一直在妳身上,不是嗎?」

「我沒有!我沒有!」

「妳先別緊張,剛不是說過,我還無法將妳定罪。」

她已無力再反駁,只能用淚水代替對於岳子聰來說是多餘的辯解。

他看著她的眼。那雙眼的分明黑白,清澈的淚水是遮掩不住的。

「我們換個話題。妳和孫立朋之間似乎......」岳子聰話還沒說完全,葉瑩不住地顫抖起來。

「妳很怕他?」岳子聰放低語調。「為什麼?」

她沒有立刻回答,不停眨動的雙眼卻直接說明了她一部份的恐懼心情。

一段過去比如今她的淚水更洶湧地湧上她的心頭......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熊熊》041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熊熊》041

 

「這麼說,葉瑩有機會將戒指塞進小熊裡......」岳子聰皺著眉眼。「方小姐妳說林松文一直將小熊帶在身邊,能接觸小熊的人還有誰?」

「我。」蘇力說,「松文睡著了,葉瑩表示要走。我送她出去以後,上樓去看過松文。」

「這麼坦白啊。」岳子聰銳利的目光直接射向蘇力,「不要以為坦白我就不會懷疑你......」

「警官你剛說過燕妮會被殺害是因為熊俊滔,蘇力根本不認識熊俊滔,他連熊俊滔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方雨潔替蘇力解釋。

岳子聰猶如沒聽見,質問蘇力:「我知道你以前的一些事,你被你的明星前女友騙過感情和金錢。再一次,你又讓林燕妮給騙了,你難以承受,盛怒之下殺死林燕妮......」

往事,於心海翻騰。他真的難以承受,他真的很想發洩這一次又一次的受騙情緒,但他什麼都沒做過,除了逃避。

見他不答話,岳子聰繼續說:「林燕妮遭殺害時林家門窗皆無被破壞的跡象,你持有林家的鑰匙,可以自由出入,且你沒有不在場證明,你還具有殺人的動機。為了掩藏罪行,你故佈疑陣,設計後續的事件將案件導向與熊俊滔案有關連。蘇先生,是不是這樣?」

「不是!不是蘇力!」方雨潔持續幫他辯駁,「燕妮的事蘇力原先都不知道!」

岳子聰看向她,「妳怎麼知道他不知道。他有可能早就得知,然後像妳一樣隱瞞著當作毫不知情。」

「不可能是他!蘇力不可能這麼做!」方雨潔心急,卻也沒有多堅強的說詞。

「岳警官,我知道殺害燕妮的兇手一定逃不出你的法眼,但兇手不是我。」蘇力堅定地說著。

與蘇力對視著,岳子聰卻讓林松文給打擾,他想拿回他的小熊仔。

岳子聰看向他,他縮回手。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熊熊》040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熊熊》040

 

※突現

 

「哥哥、哥哥!」

一早蘇力讓林松文給喚醒。

「松文啊......」揉著眼睛,躺在沙發上的蘇力坐起。

「熊熊、熊熊!」林松文將小熊毛娃娃放在他眼前。

「怎麼了?」他接過毛娃娃。

看著毛娃娃,蘇力不太瞭解林松文要他看什麼。

林松文手指向毛娃娃身上一塊補丁,屁股和腿之間。

他先想起林燕妮。他看過她縫補這毛娃娃。「松文老抱著這熊,肢體的接縫處線都磨斷了,我縫過好幾次,但一陣子之後還是會斷,只好補塊布上去啊......好醜啊,可是松文就是喜歡這一隻,他不要別的,真麻煩!」

林燕妮的表情一向很多,講一段話,她可以換過好幾種表情,喜、怒、哀、樂各式各樣,他從來看不膩......

「怎麼了?」方雨潔下樓來看見蘇力對著小熊仔發呆。

他稍清醒了,發現那補丁的一角翹起,應是縫線磨損導致的。

方雨潔已走至他們身邊,笑著說:「松文的小熊又生病了嗎?」

「是啊,屁股開花。」蘇力將毛娃娃遞給方雨潔,「交給妳了,針線活妳可以吧......」

「我看看......」方雨潔檢視著小熊仔,「怎麼硬硬的......」她在小熊仔的屁股部位觸摸到硬物。

蘇力與林松文湊近。

方雨潔的手指伸進補丁內,從棉花團中掏出......一枚戒指!

「怎麼會......」她的手發抖,戒指和小熊仔掉落。

蘇力撿起小熊仔,手指伸進補丁處,又挖出一枚戒指。

他和方雨潔互看,兩人眼中皆是驚懼。

疑惑的林松文蹲下要撿拾戒指,蘇力喝道:「松文不要碰!雨潔,快打電話給岳警官!」

蘇力望向手中的戒指,纏繞幾許棉絮的指環內圈清晰可見一個「滔」字。

打完電話,方雨潔回到蘇力身旁。蘇力已將兩枚戒指和小熊毛娃娃端放在茶几上。

「戒指怎麼會在松文的小熊裡......」方雨潔滿臉的擔憂。「岳警官以一定會認為我們其中一人是殺害燕妮的兇手!」

蘇力明白她的憂慮,所以他們得先報警,告訴警察他們是被栽贓的......栽贓!是誰?葉瑩?

警車的警笛聲在屋外響起,方雨潔趕緊去開門。

岳子聰進來立即坐到蘇力面前。望著茶几上的記指和小熊仔一會,他說:「我正在附近探訪一些有前科的人口,看來沒這必要了......熊俊滔的東西一而再地出現在這裡,林燕妮被殺害的原因很明顯地指向熊俊滔。」

方雨潔坐到蘇力身邊,很快地將昨天晚上葉瑩來這裡用餐及發現戒指的事講述給岳子聰聽。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熊熊》039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熊熊》039

 

蘇力沒說話,方雨潔的神情緊張起來。

「呵。」見她的樣子,蘇力笑了出來。

「你......」她的臉又紅了。

「對不起。」他的歉意是誠摯的。他意識到自己不應該玩起和前女友常玩的逗耍遊戲。

「我怎麼會懷疑妳。何況,很多線索都顯示兇手是外面進來的人。接到妳的電話時我馬上趕回來,大門是沒關好的狀態,加上哈利也被殺死......哈利是隻優秀的狗,牠對陌生人有戒心甚至攻擊心,兇手才必須也殺掉牠。還有那條項鍊,是利用妳的車子從外面掛上妳的窗前。」

「沒有這些證據你就會懷疑我囉,還是會懷疑松文......」

「為什麼這樣問?」

「我怕你被人欺騙過就不再相信人。」

他撥弄著頭髮,湧起的回憶滿滿在腦子裡。「燕妮說我固執,我發覺我真的是這樣的人。對於人性,我還真固執。我相信,每個人都是善良的。沒有發現被欺騙的事實之前,我沒有理由懷疑誰,我相信每個人。」

「你真是個好人啊,還是個固執的好人。」方雨潔賞給他一個大大的笑臉。

「呵,哪裡,不客氣。」

「廚房還沒整理好我去忙了。」方雨潔起身走向廚房。

「雨潔。」

蘇力喚她,她回過頭。

「妳懷疑過我嗎?」

「從來沒有。」

她回答得快速且肯定。

「謝謝!」

他大大的笑起,但在她轉過身後,他的笑便無影無蹤。

懷疑......到底該懷疑誰?殺燕妮的人到底是誰?

他毫無想法。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熊熊》038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熊熊》038

 

「也好,每天都是我哄他睡覺,可是松文不喜歡聽我唱歌。」蘇力很滿意方雨潔這點子。

「松文,我們去你的房間。」葉瑩牽著林松文上樓。

咿呀~

「哈哈......」

第一次進入林家屋內的葉瑩踩著第二階階梯,嚇得林松文手中的小熊毛娃娃掉落地上卻也哈哈大笑。

「松文你笑我啊......」葉瑩幫他撿起毛娃娃,「你的小熊在我手上呢!不還你囉!」

兩人邊笑鬧著上樓去了。

蘇力看著,滿心的歡欣。待他們的身影走出他的視線,他收起笑,擺上一臉疲倦。

方雨潔坐到他身旁。「累了嗎?」

「人不累,心倒是很累。」

「我跟你不一樣,我的人也很累......」

他的雙眼對上她的,緊緊地、牢牢地。

被一雙具有男性魅力的眼睛盯著,方雨潔羞怯地氐下頭。

「妳有沒有發現,妳變了?」蘇力說。

「我變了......有嗎?」

「我記得妳以前不會將妳的心情說出來更不用講會表現出來,但現在妳會。」

「真的?」

「這是我的觀察。」蘇力摸摸她的臉頰,「燕妮像妳的親姊姊,她的死對妳當然有影響。」

她點著頭。「從小家裡窮,我一直很自卑,這種自認低微的心情當然不想讓人知道,隱藏自己久了,也習慣了。燕妮的死......我覺得人生好不穩定、好容易有意外,如果不能活得自在些,哪一天我突然也死了,那這一遭人生真是白活了。」

「妳想得還偵多啊。」真是個成熟的女孩。蘇力佩服她,卻也感到些許心疼。

「你覺得我變成這樣好嗎?」

「沒有好不好,妳就是妳。不管發生再多、再大的事,妳的心情和面對人生的態度再怎麼變,妳就是妳。就像葉瑩,我想她以前應該不像她現在這種陰沈的樣子,她受到打擊,她變了,但她還是她。」他給了她具有哲理的回答。

她笑開,「謝謝你,蘇力。」甜美的笑容在一瞬便消逝而去,「你懷不懷疑她?」

「葉瑩?」

「嗯。」

「不。」

「為什麼?」

「因為松文啊。」

「怎麼說?」

「松文喜歡她,她不會是個壞人。松文雖是個孩子,孩子喜歡和自己差不多的人交朋友。松文很純真,他喜歡的人也會是那樣的人。」

「那你懷疑過我嗎?」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熊熊》037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熊熊》037

 

「我可以。」

答話的人是葉瑩,淚光閃爍在她眼裡。

岳子聰看向她。

「那一組對戒是我和熊俊滔一起設計訂製的,」她解釋道,「款式相同的兩枚戒指,各在戒指內圈刻上我們的名字。他的刻瑩字,我的刻滔字。但有一天,我的戒指不見了。」

「我替燕妮向妳道歉,對不起。」方雨潔羞愧著臉色,「我大概知道這件事,因為妳的戒指搞丟了,熊俊滔很生氣才漸漸和妳疏遠。」

「林燕妮偷竊葉小姐的戒指好讓她與熊俊滔之間的感情生變......」岳子聰推測。

方雨潔:「我並不清楚,但是我看到燕妮打算要埋藏的東西中有這一項時,我是這麼想的。」

「算了。」葉瑩轉過身,默默拭去淚水。

 

※懷疑

 

為了表示深切的歉意,方雨潔請葉瑩到林家,她親自下廚請她吃飯。當然,一頓飯解決不了葉瑩和林燕妮糾結的愛恨情仇,葉瑩無法拒絕此邀約的原因是林松文。

林松文很喜歡她,在警局時便表現出來。葉瑩要走時,林松文那依依不捨的樣子更是顯露出他們早已熟稔的交情。

吃完飯,林松文急拉著葉瑩到客廳玩耍。

蘇力幫忙方雨潔收拾餐桌後也到客廳去。

「妳和松文很好啊。」蘇力看得出來。

邊和林松文玩的葉瑩笑著,「有陣子我不想與人接觸,常要求排班的同事把我的工作排在廚房裡,大部分的人都不喜歡待在又悶又熱的廚房還得給專業廚師使喚,所以我和松文很常接觸。雖然他姊姊和我之間不合,但松文實在是太可愛了,我沒有辦法不理會他。」

望著林松文好久不見的快樂笑臉,蘇力也很開心。

「熊熊!抱抱!」

「好~松文真乖!」

林松文向葉瑩撒嬌的模樣著實討人喜,逗得葉瑩的笑沒停過。

「我以為妳不愛笑,妳笑起來挺好看的。」從廚房洗完碗出來的方雨潔對葉瑩說。

「我......」她不知道該怎麼說,他們才會明白她的心境。也或許,她還不想說。

「過去的事就算了,他們都已經......過去了。」蘇力說。

她的笑沈沒了。

氣氛有些尷尬,方雨潔出聲:「松文,該睡覺囉。」

他搖頭,抱緊葉瑩。「熊熊、熊熊!」

「乖,不要耍賴!」

方雨潔拉他的手,林松文依然不起身。

「葉小姐,能麻煩妳嗎......」方雨潔看向她,「妳還有時間的話,妳可以哄松文睡覺嗎?」

「好啊。」她欣然接受。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熊熊》036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熊熊》036

 

岳子聰教訓的口吻讓方雨潔落下悔恨的淚水。「我真的不知道,我也以為熊熊已經死了......對不起!對不起!」

「要不是那名流浪漢無意間挖到熊俊滔的屍骨,熊俊滔不是死不瞑目了嗎!」岳子聰仍苛責她。

「對不起、對不起......」方雨潔哽咽著。

為熊俊滔傷心的人,不止方雨潔。岳子聰看向葉瑩驚慄的眼光。

她眼裡,醞藏一種忍耐,忍著壓抑已久的情緒決堤而出。那情緒,是驚或是懼?岳子聰很想瞭解。

「那不就更明白了嗎!林燕妮一定是她殺的!」孫立朋指著葉瑩說,「她一定早發現熊俊滔被殺這件事,她當然更恨林燕妮!搶她的男人還殺掉她的男人,所以林燕妮一定是她殺的,還想嫁禍給我!」

葉瑩的視線依然躲著孫立朋,但她無法躲過他的聲音。

「快點承認!快點承認!」他像是在逼供。「人是妳殺的!人是妳殺的!」

「我......」奪眶的淚水讓她不成聲,「是我......」

岳子聰做手勢阻止葉瑩說話。「葉小姐,我會派人去妳的住處搜索,如果妳不是殺害林燕妮的兇嫌,我想妳不會反對。」

她點頭。

「方小姐,妳得留下來對妳剛所說的再加以解釋清楚。」

方雨潔點頭。

「那我沒事了吧,以後不要再找我!」孫立朋想走。

「孫先生,我差點忘了問你......」岳子聰阻擋他的去路,「那天在這裡接受我的偵訊以後你去了哪裡?」

「這是怎樣啦!又死人啦!」他很不滿,「在你這邊待到那麼晚,我當然馬上回店裡照顧生意啊!這次我很多證人啦!」

岳子聰也很不滿,孫立朋的態度差勁透了。「你現在可以走,但是我還是會再找你!」

低著頭的方雨潔走到岳子聰面前,「還有一件事......」

岳子聰瞪向她,「妳可以一次說完嗎!不要再隱瞞!對誰都沒有好處!」

「對不起。」她怯懦地點著頭,「林家後院不是有個洞嗎,那裡面曾經埋有東西......」

「什麼東西?」

「熊俊滔的項鍊、戒指,我親眼看著燕妮將那些東西埋進洞裡,但那條項鍊在燕妮死的那天晚上出現在我窗前......」

「妳的意思是還有一枚戒指現在下落不明?」

「不是一枚,是兩枚。」方雨潔的眼光轉向葉瑩。滿眼的虧欠。「葉小姐,對不起。那兩枚戒指就是屬於妳和熊俊滔的那一組對戒,我不知道燕妮怎麼得來妳的那一枚戒指,總之,燕妮把和熊俊滔有關的東西都埋了。」

原以為是狗挖的洞,原來是人挖的。挖出來的項鍊用來嚇唬方雨潔,還有兩枚戒指......持有的人便是兇手!岳子聰的眼中閃爍光輝。「妳可以畫出戒指的樣子嗎?」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熊熊》035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熊熊》035

 

孫立朋對岳子聰說:「警官,兇手就在你面前,趕快逮捕她吧!。」他轉向葉瑩,「妳被熊俊滔甩掉那天不是在店裡又哭又鬧說要殺掉他的新女人嗎!」接著他又轉向方雨潔。「雨潔妳也在場,我說得沒錯吧!」

方雨潔默默地點頭。

葉瑩看向她。「妳在場嗎?那天是林燕妮的生日,你們不都請假去別的地方給她慶生......」

「我......」方雨潔紅了臉,無助的眼神投向蘇力。

蘇力握住她的手,讓她安心下來。

方雨潔低下頭,「對不起,其實我不太記得那麼久以前的事。剛才因為孫老闆把話拋給我,我一時沒想那麼多就點頭。對不起、對不起。」

岳子聰看向葉瑩。「妳有說過要殺掉林燕妮嗎?」

今天的葉瑩仍舊一身黑、一臉陰。

「是,我是說過這些話。」

孫立朋:「林燕妮死掉了,就是妳幹的吧。」

從葉瑩的表情看不出來她心中的情緒。「她的死訊我是看報紙才知道的。」

岳子聰投以不信任的眼光,「是這樣嗎?林燕妮死亡當天下午三點妳出現在這裡,之後呢,妳去了哪裡?」

「我去了林家。」她撇開面對岳子聰的目光,「我不知道你會不會聽我的話上山去找熊俊滔,我想我自己再去找一遍。我看見林家門前有救護車就過去看看,但我不確定發生什麼事,屋子裡面的人發覺了我,我就走了。」

岳子聰:「林燕妮被殺當天夜間凌晨兩點半左右妳人在哪裡?」

那晚三點過後不久蘇力打電話給岳子聰說林家遭人入侵。當晚他們在警局被偵訊到一點,蘇力和方雨潔、林松文一點半左右到達林家,在林家搜索及鑑識的警方人員過了兩點才走,而方雨潔表示兩點半之前她在整理自己的房間,所以掛在方雨潔窗前的項鍊應是兩點半以後才出現的。

「在家。」

「有人可以替妳作證嗎?」

「沒有。」

「妳趕快承認啦!林燕妮是妳殺的,熊俊滔也是啦!」孫立朋插話。

葉瑩嚇得渾身發抖。

她的反應出奇,岳子聰直盯著。

方雨潔開口道:「岳警官,對不起,我早該說出來......殺死熊俊滔的人是......燕妮,熊俊滔的死和葉瑩無關。」她將方才跟蘇力說的話再完整講述一遍。

聽完,岳子聰氣惱萬分。「妳隱瞞事實,我可以把妳當共犯辦!」

蘇力緊握方雨潔發顫的手。

「對不起、對不起。」方雨潔再度向岳子聰道歉。「燕妮那時恨透熊俊滔,也許她去埋屍時又忍不住情緒拿石頭敲擊熊俊滔的頭部,才造成那些傷痕。」

「熊俊滔當時可能還未斷氣,妳不阻止林燕妮的行為立刻報警或將熊俊滔送醫,妳間接害死一條生命!」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熊熊》034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熊熊》034

 

※逼供

 

帶著好不容易睡著又被叫醒的林松文,蘇力與方雨潔和喬婆婆到了警局。

岳子聰對他們說明:「那名在山上找到的男人經熊家人指認並非熊俊滔,他只是一個無家可歸、無處可去的流浪漢罷了。但熊家人認為,同時在山洞裡找到的部分人體骨頭中的小腿骨有曾骨折打鋼釘的痕跡和熊俊滔數年前曾受過的傷很類似。今天一早,我派了幾個人搜索那座山,在那個山洞不遠的草堆中找到更多的人骨,經過比對,山洞裡的部分骨頭和那些可以拼成一整副完整的人骨。找到骨頭之處是一個被挖掘的洞......我研判,那些人骨原本埋於地下,那個精神狀況不太正常的流浪漢不經意挖掘到,並將一些骨頭和衣服、物品帶回他棲身的洞穴。他還換上原本屬於那副枯骨的衣服。我的意思就是......那副人骨即有可能才是熊俊滔。」

蘇力和方雨潔的表情看上去並沒有驚訝的成分。

岳子聰不解他們的態度,問道:「你們好像早知道了?」

「只是猜測。」蘇力淡然回應。

「我們就假設那副枯骨就是熊俊滔,那你們猜得到那些骨頭顯示,他生前所受的傷並非如林燕妮向蘇先生所說的只有脖子上一刀。他的頭骨有不少挫傷及破裂舊痕,法醫認為他的臉部曾被鈍物重擊數十下,很有可能才是他致死的原因。」

蘇力在此時感到無比震驚。

「熊熊!」一旁坐著的林松文突然發出喊叫。

眾人看向林松文注視的方向。

門打開了,進來的是葉瑩。

林松文跑至葉瑩跟前。「熊熊、熊熊。」

「乖。」她摸摸他的頭,微微笑了一下。

當她的目光自林松文臉上移走,她的笑也消逝了。

「岳警官,我來了。」葉瑩走向他們。

視線一直放在葉瑩臉上,喬婆婆示意要起身,岳子聰過去攙扶她。

她走向葉瑩。「是她!是她!」

「您是指她就是常在林家附近出現的陌生人?」岳子聰向喬婆婆確認。

「就是她!她都從窗戶偷看!我要問她來做什麼,她看到我就跑!她跑得快,我追不上!」

葉瑩沒說話。

岳子聰要一個警察送喬婆婆回去。

喬婆婆才出門口,孫立朋進來了。

「對不起啊,有點事耽擱,來晚了!」

林松文看見他便跑回蘇力身旁坐好。

當孫立朋看見葉瑩,他的嘴角歪著彎起大得誇張的弧度。

葉瑩躲著他的眼光。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熊熊》033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熊熊》033

 

「是我自己笨,她從來不問我來此之前的過往、也不問我來此之後的目的,因為她早就知道。我卻當她是瀟灑、是特別......」

「你不要怪她。」方雨潔握住他的手。「都過去了。」

他用溫度回應她。

她堆滿笑容面對他,「過去了就過去了,我們要開始新的生活!」

他的反應卻是冷淡地抽回手。「那些事過去是過去了,但還沒有結束。殺害燕妮的兇手是誰到現在還不確定,我覺得......還有很多不對勁的地方。山上找到的那個熊俊滔看來真是個傻子,比起松文差不了多少,怎麼有能力殺掉燕妮而還知道要抹去指紋呢?他不是兇手,我還覺得,他根本不是熊俊滔。這回上山,我發現上次燕妮帶我時在一個岔路點走錯方向了,就是這樣我們才沒有找到這個熊俊滔,但這個熊俊滔和燕妮告訴我的樣子一模一樣,燕妮或許沒有騙我,她真的看到過這個熊俊滔。」

「你到底信不信燕妮?」

蘇力很沮喪地搖著頭。「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妳知道的比我還多。告訴我,好嗎......」

她望著他懇切的眼神,而她的眼裡卻逐漸加入驚慌,從似有若無、些許、部分、滿是......

她緊抿的嘴唇逼出了眼眶裡的眼淚。

「妳知道什麼!快告訴我!上次妳口口聲聲說熊俊滔的鬼魂也要殺掉妳!......妳早知道熊俊滔死了,對不對!快告訴我!」

「你會恨死燕妮的!我不想!」

「快告訴我!」他只想要一個真相。

「看到那條掛在鐵窗的項鍊時,我真的好怕那是熊熊復活了,還是他的鬼魂要來報仇......我親眼看見他的屍體,燕妮說會把他埋了......熊熊一定很恨我,我沒幫他報警,讓他的屍骨流落荒野。......昨天找到的熊熊......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但我希望他是,這樣我對他的愧疚會小些......」

「妳說什麼!」蘇力大驚,站了起來。

「燕妮真的對你說謊......」她抹去眼淚,以平靜的眼光看向蘇力。「那是因為她愛你,你不要生氣、不要責怪。也許她和你在一起的原因不是真心的,但她真的很喜歡你。我也對你說了謊,對不起。我答應過燕妮,不會對任何人說起這件事。」

一陣天旋地轉,蘇力感到暈眩,又坐了下來。

「我跟你說過燕妮砍殺熊熊的事前半部都是真實的。在啤酒屋的廚房裡,燕妮說要自己回去,我在回我家的路上想了想還是覺得不妥,繞回林家來。在門口我看見熊熊的車,但燕妮和松文不在車上。她車沒熄火,後車廂蓋的把手上有血,第一個念頭,我想是燕妮的血,但仔細一想,我在廚房便幫她的傷口包紮起來,怎麼還會流血?我到前座拉開後行李廂的開關......後行李廂內,熊熊在裡面,臉色發白,已經沒了氣息。這時燕妮從家裡出來,她向我說明事情的經過並表示她要將熊熊的屍體帶去後山埋了。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燕妮的樣子又好可憐......那一陣子她常和熊熊吵架,她的委屈我都看在眼裡,我知道她不是存心要殺死熊熊,而且她還有松文要照顧,我決定替她保守秘密。」

「原來她一直在騙我......」蘇力苦苦一笑。

殺人的事、感情的事,原來自己一直是被耍弄的對象。他曾以為她是真心對他,他也要回應給她相對的真心。然而,事實卻是如此難堪,難堪到他可以毫不留戀地丟棄所有對她的思念。

警笛聲由遠而近響起,蘇力看向窗外。

來了一輛警車。

他們走出去。

「岳警官要見你們。」下車的警察如此說並打開車門要他們上車。

車門打開時,他們看見喬婆婆坐在裡面。

「偷窺的女人找到了......」方雨潔口中喃喃。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熊熊》032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熊熊》032

 

※愛恨

 

姊姊過世又沒有其他親戚可以投靠,林松文將由社會局替他安排棲身之所,但因程序的關係會有幾天的耽誤,蘇力和方雨潔要照顧他些許日子。

他們三個人仍住在林燕妮的房子裡。

昨天在山上找到熊俊滔,他似乎已失去語言能力且精神狀況異常,無法說出自己的身份和遭遇,但現場找到的證件可以證明身份,且他仍穿著啤酒屋的員工制服,上衣口袋前用別針別著的員工識別證上面的名字也是熊俊滔。

熊俊滔居住的山洞裡有幾根疑是人骨的枯骨,這讓蘇力忐忑不安。

他對林燕妮的信任早已動搖,可他心中有一股莫名的力量試圖要他相信她。事實與感情不斷撼動他,他左右為難。

一早,他和林松文玩了一上午,中午吃飽後,他哄林松文睡午覺。

除了林松文,蘇力沒哄過人入睡。他依照林燕妮和他說過的方式:「松文每天下午都要睡午覺的,十分鐘也好,都得讓他睡一下,不然他沒精神陪我上班到半夜呢。他睡前一定要人在他身邊唱個歌給他聽,他睡著才可以離開。我這弟弟雖然笨了點,可他很乖呢,只要我開始唱歌,他一下子就會睡著了。」

蘇力唱歌給林松文聽,但林松文沒一下子就睡著。蘇力不覺得自己的歌唱得難聽,他知道林松文心裡頭想念著林燕妮和哈利。

他何嘗不是?對林燕妮的思念,他寄託在林松文身上。林松文好好的,他知道她會快樂的。她感到快樂,他也快樂。

林松文睡著後,蘇力到樓下。

方雨潔呆坐在沙發上。她散亂著頭髮,神情頹喪。

每回看見方雨潔,他不得不想起林燕妮。待在這個房子裡已經很容易想起她,再一個方雨潔、一個可以尋到她影子的女人,,他幾乎得每分每秒都想著她。她們太相似了,她們用一樣的沐浴乳、洗髮精、穿一樣或類似的衣物,黑長的頭髮攏在胸前更為相像。方雨潔以前大多將頭髮紮成一束馬尾,但這陣子她不常這麼做,他很想要求方雨潔不要再穿那些衣服、改用別牌的洗髮精,但他不可以這樣自私。他懂得,方雨潔也須要一個懷念林燕妮的方式。

「別想太多。」他坐到她身邊。

「我知道。」她輕輕一笑。「對不起,你那麼賣力和松文玩,我卻一直苦著臉......我真的開心不起來。」

「不要緊。事實上,和松文玩樂時他也沒有真正開心起來。」蘇力自嘲地笑著,「我們不過是用玩樂的藉口消磨時間,而妳替松文整理房間、洗衣服、洗被子,妳做的事才真正幫助到他。」

「我知道你比我還難過。」方雨潔柔聲地說著,「對不起,燕妮那些事我沒有告訴過你。」

那些事......他一想到,心頭便揪了起來。為了錢,她才接近他。她的一顰一笑原來不是自己逗起來的,原來她對他每次的溫柔、每次的熱情,都是為了錢。

他心痛至極,他可以為此而恨她,但他沒有。腦海裡,她的身影、她的呢喃,依然清晰存在,他狠不下心去恨她。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熊熊》031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熊熊》031

 

※覓得

 

陰雨綿綿,蘇力、林松文、方雨潔、岳子聰和幾名警察一行人上山。

經林松文的帶領,他們找到一個洞口隱沒在雜草中的山洞前。

接近山洞時,林松文便開始喊叫:「熊熊!熊熊!」

他很開心,像是要和老朋友會面。

到達山洞處,林松文立即往裡頭衝,深怕有突發狀況發生的岳子聰來不及攔住他,他只好捏著鼻子跟著進去那散發出沖天臭氣的山洞。

不一會,岳子聰從山洞裡出來,依然捏著鼻子,他對手下說:「去把裡面那個人拉出來。」

「找著熊俊滔了!」蘇力先喜後驚,「你們快呀!他有可能是殺害燕妮的兇手,松文在裡面很危險!」

幾名警察立刻衝進去,帶出林松文還有一個污穢不堪的男人。

「熊俊滔!」岳子聰向一被帶出來便瑟縮身子蹲在草叢裡的男人喊道。

那人只是發出嗚嗚的叫聲,似乎很害怕。

最後一名從山洞裡出來的警察在岳子聰耳邊說了幾句話。

岳子聰臉色大變,接過那名警察手中的手電筒再度進入洞內。

忍著惡臭和髒污,岳子聰在洞的深處檢視一些東西──看似人身上的骨頭、像是衣物碎片的破布、破損的紙幣、還有一個皮夾。

岳子聰將皮夾打開來,抽出一張證件。

在手電筒光線的照耀下,岳子聰看得清楚上面的名字。

「熊俊滔!真的是你!」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熊熊》030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熊熊》030

 

「這條項鍊......」墜子是鑰匙形狀的,蘇力聯想到林燕妮那條有著鎖頭墜子的項鍊。

方雨潔的眼睛從雙手中探出,視線投向那搖晃的銀白色。「是熊俊滔的項鍊。」

「熊俊滔?妳確定?」岳子聰問。

方雨潔很肯定地點頭。「燕妮也有一條,墜子是鎖的樣子。去年熊俊滔生日前我陪燕妮去買的,要送給熊俊滔的生日禮物。這對墜子的款式是我挑的,所以我記得很清楚。」

樓梯咿呀作響。林松文由一名警察帶下樓。

他睡眼惺忪地坐在蘇力身邊,手緊抱著他的小熊毛娃娃。「哥哥。」

「乖。」蘇力撫撫他的頭。

連續兩天看見警察,雖然他不懂警察是做什麼的,但幾個穿著一樣衣服且都鐵著臉孔的叔叔、伯伯不斷出現在他家、他身邊,這讓林松文感到納悶,也讓他的心情很不好。

「姊姊、姊姊。」他四處張望。

「姊姊她......有事情出去了。」

蘇力這回答,林松文很不滿,嘟起嘴。

「就你們三個人?」

「是。」蘇力點頭。

岳子聰蹲在林松文面前。「小弟弟,你今天除了睡覺還做過什麼事?」

無辜的眼光對著犀利的眼神,林松文不知該回答什麼。

蘇力護著他。「岳警官你別為難他,他的智商大約是三、兩歲的孩子。就算他是殺人犯,他也做不了掩飾的手腳吧。」

岳子聰看看蘇力再看向方雨潔。「昨天林燕妮在這裡被殺,凌晨在這裡又發現熊俊滔的東西,妳覺得都是熊俊滔幹的?」

方雨潔點頭。

「但妳又說他死了?」

方雨潔又點頭。

「我不相信這世界上有鬼。」岳子聰站起,「沒鬼,也不會有鬼殺人這種事。」

蘇力對著岳子聰說:「或許熊俊滔真的沒死。」

岳子聰:「你說過林燕妮帶你上山找過熊俊滔,我們也上山去找熊俊滔吧。」

蘇力:「也好。」他看向林松文,「松文,你帶哥哥去找熊熊好嗎?」

「熊熊!熊熊!」他有精神多了,「飯飯!飯飯!姊姊!姊姊!」他要走向廚房。

「糟了,松文上山去找熊俊滔都會帶上飯菜......」蘇力不會烹飪,他思索如何是好。

「我來吧。」方雨潔起身,走到林松文身邊,「松文乖啊,去那邊和哥哥坐好,姊姊幫你弄飯飯啊。」

岳子聰一夜沒睡的疲倦眼光緊隨著她的步伐。「她有所隱瞞......」

隨著岳子聰的話語,蘇力看進廚房裡,望著方雨潔批散長髮的背影。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熊熊》029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熊熊》029

 

「怎麼了!」

面對房裡,方雨潔發出令人驚懼的尖叫,但蘇力並沒有察覺到異狀。

她的手伸出,手指緩緩指向窗。

窗子開著,不止第一層的玻璃窗,連第二層的紗窗也是開著的。燈火打亮後可以清楚地看見窗外的鐵窗。鐵窗的一條杆上掛著一樣東西。

是一條項鍊。

「是熊俊滔!熊俊滔!」方雨潔失魂地大叫。

「哥哥。」林松文從房間出來,方雨潔的叫聲驚動了他。

「沒事、沒事。」蘇力攬著他。

一臉迷惑的林松文緊抱著小熊毛娃娃。他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但他感受得到瀰漫滿室的詭異。

 

※鬼魂

 

已經天亮了。夜半開始下的雨減弱些,但仍持續下著。這讓人愁,也讓人憂。

「鐵窗和周圍牆面都沒有採到指紋,這條項鍊上更沒有。」岳子聰手拿一個證物袋晃在蘇力和方雨潔面前。

透明的塑膠袋裡是在方雨潔房間窗外的鐵窗上發現的那條項鍊。「房屋的出入口各門窗皆無被破壞的跡象,後院圍牆也沒有被攀爬過的跡象。據我的研判,那人可以在方小姐的窗前掛上這條項鍊只有一個辦法......藉由那輛停在門口的車子......那輛車就停在二樓那扇窗子下,這棟老房子的樓層蓋得較低矮,約兩米半,樓地板的厚度差不多二十公分,那輛車子是休旅車款,車身較高,應該有一米七,一個普通身高的成人站在車頂上可以很輕鬆地在二樓的鐵窗欄杆掛上這條項鍊。雖然車子的引擎蓋上和車頂上沒有發現被踩踏的痕跡,例如鞋底的泥土,但就算有,應該也讓雨沖掉了。我本來想,如果真有人踩在車頂上可能會讓車頂的板金凹陷,但如果踩踏在樑柱處,也可以不讓車頂產生凹陷的跡象。」

岳子聰的推斷很合理,蘇力點著頭。

「窗戶我明明鎖上了,從外面怎麼打得開!......不是那樣,他......一定進來過!」方雨潔的情緒和她的淚水一樣,很不穩定且很強烈。

「雨潔,妳別胡思亂想,妳太累了,窗子應該沒鎖好才是。」蘇力拍著她的肩膀。

「不是!不是!就算我沒關好玻璃窗,紗窗我怎麼可能開著呢!是他打開的!他想進來!也要殺掉我!」她歇斯底里的情緒幾近崩潰的邊緣。

「妳說的他,是......」岳子聰緊盯方雨潔。

掩著雙眼,她的嘴唇發著抖。「熊......俊......滔......」

「他真的還活著?妳知道什麼?」

「不。」方雨潔深吸一口氣,「他死了,是他......的鬼魂......」

方雨潔幽幽然說出,岳子聰淡淡一笑。「鬼魂......」

戴上手套,岳子聰將項鍊從袋子裡拿出來。

項鍊吊著的銀白色鑰匙形狀的墜子搖晃著。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熊熊》028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熊熊》028

 

※驚嚇

 

蘇力和方雨潔帶林松文回到家。本來他們想另找他處過夜,但林松文只想著回家,耍起脾氣來。兩人沒見過他如此執拗,便順著他回林家去。

讓警察搜索過,家裡頭很亂。剛到家時,部分警察還在,蘇力哄妥林松文入睡後,警察才完成工作全都離開。

蘇力和方雨潔都睡不著,便著手清理雜亂的屋內。蘇力負責一樓,方雨潔負責二樓。

清理廚房地板,收拾警察翻過的抽屜、櫥櫃,蘇力花了好一段時間。大致弄好後,已經是凌晨三點,他上樓去。

咿呀~他又忘了跳過第二階階梯,嚇了自己好大一跳,但也嚇跑了整理房子的疲累感,他的精神瞬間好很多。

林燕妮的房間門敞開著,燈火也明亮著。

他走進去。

方雨潔正在整理衣櫥,疊著林燕妮的衣物。見到蘇力,她匆匆抹去垂在臉頰的淚水,強顏一笑。「我的房間和松文的房間都整理好了。你放心,我沒吵醒松文......」強忍的淚水又潸然而下,「警察連這裡都翻得亂七八糟,有這個必要嗎......」

「他們也是做他們該做的事......」蘇力走向她,拍拍她的肩膀。

將一件衣服整齊擺回衣櫥裡,方雨潔撲倒在蘇力懷裡痛哭起來。

他想說些安慰的話語,但她仍穿著的深紅色襯衫又勾起他對林燕妮無限的思念。

這份思念讓他的心很痛、很苦。她和他的緣分竟然有金錢的因素在裡面,她對他的感情竟然是不真實的......他不想相信,但這是事實。就像她死了這件事,他也不想相信,但事實就是這麼回事。

「蘇力,我好怕......」方雨潔抬起頭望向他,「我一直在想,如果我早起一點,我會不會也遇上兇手,我會不會也和燕妮一樣被殺掉......」

他沒說什麼。說了沒助益的話,也不必說了。無言,有時也是一種鎮定劑。

窗外的風雨聲讓蘇力看向落地窗。

「下雨了......」

蘇力走向落地窗,將其關上。

「我回房間去了。」方雨潔走出林燕妮的房間。

關好窗,蘇力也走向房間外。

「我去樓下睡。」在房間門外,蘇力向方雨潔說。

「真麻煩你,其實你大可以回旅館好好睡上一覺。」方雨潔打開自己的房間門,一陣風吹來。

「不麻煩,我沒關係,我還是陪著你們。」

「奇怪,我記得關上窗了啊......」對於吹來的風,她感到納悶。

她伸手進門,在門邊的牆上摸索,打開燈的開關。

風帶來的涼意吹襲在蘇力臉上,他的神經緊繃起來。

「啊──」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熊熊》027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熊熊》027

 

岳子聰:「林家周遭沒有住戶裝設監視器,住戶也很少,我的手下在林家附近打探時遇上喬婆婆,她說她曾看見陌生人在林家附近晃蕩。我剛到達林家時,蘇先生你也提過有可疑人物,雖然我們沒找捯,但喬婆婆或許目擊過兇手......」

「他!」喬婆婆指向孫立朋。

孫立朋幾乎是跳起的。「老人家啊,妳不要老眼昏花啊!」他轉向岳子聰,「警官啊,這老太婆七老八十,你信得過她的老眼睛嗎!」

岳子聰笑了笑,「喬婆婆沒錯啊,你自己不也承認今天到過林家。」

「你們不要老說我是老人家!我眼睛好得很,還可以繡花呢!我耳朵也好得很!老是說我偷窺!老人家我走路慢,經過你們家門而已,你們就說我偷窺!什麼道理啊!」喬婆婆聲如洪鐘。「今天有這男人,平常還有個女人!」

「您可以做畫像嗎?」

「你給我看到人,我就知道了!」

岳子聰讓警員送喬婆婆走。

現場一片沈默,岳子聰看向孫立朋。

喬婆婆的指認也不過證明孫立朋曾到過林家。平常還有一個女人......應該是葉瑩,她自己說過常去林家偷窺,這也不過證明她的說詞是真的。

岳子聰感到頭痛,他們都事先向他坦承,這讓喬婆婆的指認更加證明──他們是老實的。但......

岳子聰再將僅有的線索拼湊起來。林家沒有財務損失,林燕妮之死不是財殺。殺害林燕妮的兇刀是林家廚房裡的東西,在上面沒採到任何指紋,大門鎖也是如此。這兩樣東西平時不可能沒人觸碰,至少該有住在那裡的人的指紋,一個都沒有,表示有人擦拭過,就是兇手。這也表示,指紋一旦被採到,兇手必現形!所以,兇手百分之九十是林燕妮熟識的或警方可以馬上聯想到的人物。林燕妮雖被脫去衣物但據初步鑑識,下體沒有發現性交過的跡象,應還未受到姓侵害。這推翻了岳子聰先前認定兇手是男人的推測。兇手是女人偽裝成意圖強姦的狀態也不無這個可能。

林松文閉上眼又即將睡去的臉孔吸引岳子聰的目光......方雨潔也提過今天睡得晚......當時,只有那條狗哈利和林燕妮是清醒的......和那被挖掘的洞有關連嗎?

越想越雜,疲憊的腦神經已衰弱得無法順利思考。

岳子聰正視著四人,「你們都先回去吧,但不可以離開本地,必須隨傳隨到,別想耍什麼花樣!」

岳子聰轉動脖子,舒緩筋骨,腦海中列出幾個名字──轄區內有前科或素行不良的人口。他不會放過任何可能!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熊熊》026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