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邦共同作者
也想成為推理邦的共同作者嗎?請跟我們聯繫!
只要條件審核通過,確認你擁有超強的推理知識,或者急需宣洩的推理熱情,就可以成為推理邦的共同作者!
聯絡信箱︰mystery@pixnet.net

目前分類:推理作家 (42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詭短篇《髮禁》007

 

規律的聲音容易令人想睡,覺得眼皮愈加沈重,江素蘭真想打個哈欠。

「妳來找我是為了......」

女人沒表情的臉上突然浮現笑意,一陣風吹過來,拂洞江素蘭的長髮。

髮絲飛揚的方向朝向女人,激起江素蘭心中的納悶──我沒開窗吧,風哪兒來的?

「我女兒叫我來的......」

「呃?」

「她要我來幫妳......剪頭髮!」她一把抓住江素蘭飛向她的頭髮。

想要反抗,江素蘭卻發現自己不得動彈。「啊!不要!放手啊!」

女人手一用力,那一把頭髮從髮根自江素蘭的頭頂脫離。

「不要!好痛啊!」

風持續吹著,其餘髮絲持續飛揚。一把接著一把,女人將江素蘭的頭髮硬扯掉。

「不要!不要!」頭皮的痛處一處又一處,整個頭都在發疼,江素蘭除了哭和喊之外,做不了什麼。「不要這樣,我真的好痛......」

但那女人絲毫沒有住手的意思,江素蘭感到一股一股的水流從頭頂流至臉上......一股又一股,她的臉上幾乎全是潮濕感。眼前有些模糊,因水流經過她的額頭、眉毛、眼皮,流經她的眼球表面......她無法動彈,連眼皮也一樣,眨都眨不了,所以她知道那水流是紅色的......是血嗎?

她不敢承認,卻終於懂得不敢承認某件事的感覺。

「妳女兒不是爛貨,是我嘴巴賤......我喜歡罵學生,罵學生讓我感到痛快。有時罵他們,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想罵。罵她爛貨,也沒什麼原因......剛好腦袋裡有這個詞......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她懺悔地說出心裡話,「我真的不懂,那些學生為什麼討人罵,她們就是不喜歡遵守校規......就規定頭髮的長度了,她們好像聽不懂國語還是看不懂國字......剛開始罵她們的時候,我自己心裡也氣得不得了,我調整自己的心態,不要讓自己輕易生氣,罵她們要覺得很愉快......我真的很愉快,接著我留長髮......以前我很討厭長頭髮,洗起來又很麻煩,但是我要氣她們,讓她們看到我就不舒服......我知道錯了,我變態、我神經病,但是也是被她們氣的......」

最後一把,女人使盡最大的力氣。

「啊──」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詭短篇《髮禁》006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詭短篇《髮禁》006

 

「對啊,我女兒也這樣表示......」

「對啊,那個死爛貨......對不起......我是說妳女兒......」

察覺失言,江素蘭趕緊修正,但學生的母親打斷了她的話。

「對了,在夢裡她問我......什麼是爛貨......她說將老師一直說她爛貨,她真是爛貨嗎......」

「我想......她......誤會了我的意思......」

「妳好像也說她的媽媽也就是我也是個爛貨......」

「沒有啦,妳別聽小孩子胡說。......她記恨我剪她的頭髮才這樣亂說......」

「不用緊張,我沒介意。......我常被人說爛貨......我是個妓女,還是最便宜、路邊攔客的那種......很多男人幹我以後連幾百塊都給得心不甘情不願,總要唸我兩句爛貨才舒服......我真的是爛貨,可是我女兒不是吧......」

「我......我......我真的沒說過......」江素蘭話越說越小聲,因面前這女人直視的視線直得凌厲,他似乎沒眨過眼,瞪著江素蘭,一秒也不錯過。

在學生自殺之前,江素蘭沒見過她,只知道她們是單親家庭。見面之後,只覺得這女人風塵味挺重的,看也瞭解她的職業不可能高尚到哪裡去,卻沒想到是妓女如此下賤。

還真是個爛貨......江素蘭心中暗唸。

「妳覺得我很下賤,真正的爛貨是吧......」

「沒......沒......」

「我一個女人,什麼都不會,年紀又大了,不賺這種皮肉錢,怎麼養得起我女兒啊......」

「其實妳還有很多選擇啊,不一定要幹那行......比如說,工廠女工啦,那種工作不需要什麼技術,薪水可能少了點,多加班,還是兼幾個差,日子應該過得去吧......還是......幫傭之類的工作啊......」

「是啊,我真下賤,還是自作賤,天生的爛貨是吧......」

「我沒這個意思......」

她沒再說話,依然直視著江素蘭。江素蘭不想與她對看,但視線就是移動不了,好似被吸住了般。

沈默的兩人讓室內其他聲音明顯了起來。江素蘭聽著時鐘的聲音一秒一秒,還有冰箱馬達發出的嗡嗡聲。很難得注意到這些聲音,之外,她還聽見了自己的心跳怦怦作響......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詭短篇《髮禁》005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詭短篇《髮禁》005

 

「我還沒說完......」女人幽幽地說,「我走近她床邊,摸了一下她的臉,好冰......我真不覺得躺在床上的是我女兒。床單紅得......也不像真實的,一碰到,濕濕的......很噁心的觸感......我喊女兒起床啦,喊了幾聲,我感到好累,便回自己的房間打算再睡......我過夜生活的,雖然這樣,我每天都會親自叫我女兒起床上學。下午再醒來的時候,我想她上學去了,沒再進她房間。連續三天早上都這樣......第四天,紅色的床單有點變黑了、女兒的身體也發出臭味了,我才敢承認女兒死了......」

「那幾天我有打電話給妳,妳都不接。我要告訴妳妳女兒在學校的不良行為,她沒上學,妳也不來跟我碰個面......」

「妳沒聽懂嗎......我說敢......要我承認我女兒死掉,妳知道那要多大的勇氣嗎......妳不會懂,妳沒小孩......」

「學校每個學生我都當自己的孩子在管教愛護!」

江素蘭沒認為自己錯,現在也是,她堅持自己的立場,也得讓這女人知道自己的信念。

「我一直夢見......夢見這段情景,每天每天......我真的很懷疑,會不會......我到今天都還是在夢裡,我的女兒根本沒死......」

「她死了!她死了!妳不要再自欺欺人,要趕緊回歸正常生活!死女兒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妳要繼續堅強地活下去!」江素蘭要她正視現實,如鼓勵學生那樣,她嚴肅著臉厲聲說著。

「真的嗎......」

「是的!」

「妳這麼認為?」

「對!」

「難怪......我昨天夢見的不再是那段情景,我女兒像妳一樣跟我說她已經死了......」

「妳看吧!」江素蘭笑了一下,「妳女兒都這麼說了,別在傷感的情緒中沈淪,人活著要向前看!過去的事就算了!當作夢吧!」

江素蘭心裡頗為高興,因這女人不是來討錢,而是心理須要治療,她不會吝嗇給予一些勵志的鼓舞,這像教訓學生一樣,她很拿手。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詭短篇《髮禁》004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詭短篇《髮禁》004

 

過了那麼久了,看電視或報紙也沒再看過相關的新聞報導,打過電話詢問比較處得來的同事,學校依學生大多數的民意廢除髮禁之後已風平浪靜,也沒人再談起那個自殺學生的事。

邊將頭髮盤起,戴上棒球帽、墨鏡,還邊想著要添購物品的清單......她要先想好,因買東西得動作快,真遇上記者,她也不能沒買到東西,否則她沒被氣死也被餓死。

打開門,一個女人端端站在她門口使她受到極大的驚嚇,砰一個又把門關上。

她居住的這大樓一向管理森嚴,記者沒上來過......那女人好像不是記者?

從窺視孔望出,那女人還在。她細瞧了那女人的臉孔,才想起是那學生的母親,學生死後她們見過兩次。

學生的母親對女兒的死沒特別表示什麼,接受了校長和她的道歉和慰問金,喪事辦完後就沒消沒息了。

江素蘭再度打開門,「有什麼事嗎?」

「能進去再說嗎?」

「我正要出門。」

「一下子就好......」

她很堅持,江素蘭只好讓她進來。

女人比上次見到時瘦了點,走起路來輕飄飄的樣子,臉色不太好,沒血色的嘴唇白蒼蒼。

「有什麼事......」江素蘭見她進來不言不語,催著她說明來意。

「我每天都夢見我女兒......」

「然後呢?」江素蘭沒認為自己有錯,在校長及社會觀感的逼迫下,她曾向這女人致歉,她沒想要再一次對這件事說出對不起這類的話。

「妳沒看見她死得樣子......她割腕自殺,用一把美工刀在自己的手腕上一刀又一刀地劃著......每一刀都很深,劃到骨頭,她更使力,切開骨頭......她的手掌和手臂就要分開了......妳知道嗎,那很痛很痛......她全身的血幾乎都流出來了,搞得她的床單都是血......我明明記得她的床鋪鋪的是白色床單,什麼時候她自己換成紅色的嗎......她的身體一點血色都沒有......好像蠟製的假人......那個景象好奇異,我一度以為我沒睡醒還在作夢......」

「妳的意思是......」江素蘭不想揣測,但心裡是想著──這女人是來要錢的!

當初給的慰問金不少,且大多是江素蘭出的,當花錢消災。給錢後,這女人沒再出聲,現在出現,想必又缺錢了......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詭短篇《髮禁》003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詭短篇《髮禁》003

 

「那個爛貨死了還纏著我!」夢裡的氣憤跟著她出來。「我已經被害得沒工作了!那個死爛貨還想怎樣啊!」

「要剪掉妳的頭髮呀......」

聽見回答,她緊張起來。「誰!誰!」張望房間裡,除了她,誰也沒有。

精神太緊繃了......她這樣解釋。

厚重得透不進光線的窗簾讓她不曉得現在已天亮,望了鬧鐘一眼,她爬下床,進浴室梳洗。

簡單吃過早餐,打開電腦連上人事資源網,她打算開始找工作。

辭職以後,她幾乎沒出過門,躲避媒體的窮追不捨外,她也怕鄰居的指指點點,門窗總是緊閉著,有人敲門也不理。待在家裡雖沒整日躺在床上也是一種頹廢,她要終結這樣的日子。

擔教職十幾年,她自認自己十分認真,儘管學生甚至同事講她太過嚴厲嚴苛,但她都是為了學生好啊。

「想以前,我們不也是因為髮禁才有時間多唸本書!髮禁是好的,讓學生別再頭髮上花時間,他們才會用功讀書!」

教育部早已廢除髮禁,初進那所學校,她就極力要求校長訂定髮禁的規定。

校長接受她的說法,也讓她管理學生的頭髮問題。從那時候開始,她隨身帶著尺和剪刀,凡讓她發現頭髮長過規定,不聽任何解釋,她親自動手為學生剪頭髮。

剪髮,她並非專業,也沒學過,只要符合長度,她不管剪得歪或斜,每個讓她剪過頭髮的學生都氣她。學生給她起了個變態剪刀女魔的稱號,但她更樂此不疲,讓學生現在恨她,總好過學生出社會以後才恨她在學校時怎麼不好好管教來得好。

網上填履歷花了她好一段時間,看中幾間公司的薪水和福利,投遞履歷之後已過了中午。

又要吃飯了......她覺得煩,因為家裡沒剩什麼可以吃的東西,她得出門採購。

上次出門,是三個星期前的事情了。當她在超商選購微波食品時,幾個記者圍上她,要她對學生自殺事件給個說法。這一次還好,再上一次她幾乎逃脫不出,記者的問話一句又一句此起彼落,她驚聲尖叫似發瘋發狂那般東竄西衝才逃回家中。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詭短篇《髮禁》002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詭短篇《髮禁》002

 

「好了、好了!」

「江老師住手啊!」

其他老師趕緊將她倆分開。

「爛貨!爛貨!」江素蘭怒氣未消。「妳給我滾!我要記妳三支大過!妳被退學了!給我滾!爛貨!」

學生額頭流血,卻邊笑著說著:「我是爛貨,江老師也是爛貨!」

「死爛貨!妳給我去死!」江素蘭在同事的阻攔下依然朝學生咒罵。「妳這個爛貨!全家都是爛貨!回去叫妳那個爛貨媽媽來給我一個解釋!」

 

 

「妳這個爛貨!」

「我不是爛貨!」

那我來幫妳剪頭髮......」

「不要!不要!」

「頭髮剪掉才不是爛貨呀......」

「妳才是爛貨!死爛貨滾開!不要碰我的頭髮!」

「老師呀,妳為什麼說我是爛貨......我做過什麼讓妳這樣說我?」

「妳本來就是個爛貨!給我滾開!不要碰我的頭髮!」

「妳也是爛貨!我要剪掉妳的頭髮──」

「不要──」

驚醒,江素蘭一臉慘白、全身是汗。

夢境逼真,她趕緊檢查自己的長髮。

頭髮完好,她才鬆氣。

三個月前,一個頭髮超過學校髮禁規定長度的學生讓她剪了頭髮還被她辱罵毆打,學生回家後自殺,身亡。

學校裡學生自組團體,不上課,整日集合操場靜坐,抗議髮禁這不合理的規定該廢除,大批新聞媒體集結校門口,老師們私下也議論紛紛。鬧得滿城風雨,迫使江素蘭辭去學校訓導處的工作。

她夜夜噩夢,夢見滿臉是血的學生持剪刀要剪去她的長髮。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詭短篇《髮禁》001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詭短篇《髮禁》001

 

《髮禁》

 

江素蘭微微笑著,她面前一個學生卻正嚎啕大哭。

是她手中的髮剪兩片刃相磨的聲響以及地面上學生方才被剪落的髮絲令她們一個發笑、一個嚎哭。

似乎剪得不過癮,江素蘭不斷動著剪刀,雖只能剪著空氣,她也樂的。

感到後腦杓涼颼颼的,學生羞憤之情只能讓淚水代為宣洩。只不過只是沒注意頭髮留長的速度,但也僅超過規定限度的一點點不到一公分,老師竟然狠地把她的頭髮剪得那麼短。她摸過後腦杓......好似沒毛的鴨屁股,她清楚知道自己的樣子。

「不要老是注意腦袋外的東西,腦袋裡面的東西才重要!回教室去吧!」江素蘭邊撫著自己就要過腰的長髮邊說。

她那一頭又黑又亮的直長髮讓這所高中女校每個學生又嫉又羨也恨。

學生雙眼哭得又紅又腫,轉身面對訓導處門口,卻沒走出去。

學生的後腦杓對著江素蘭,江素蘭用手指用力戳了一下那幾近沒毛的頭皮。「下次妳的頭髮再長過衣領,我就帶把推刀,替妳理成平頭!」

學生猛一個轉身,「妳神經病!妳變態!」

二話不說,江素蘭賞了她個巴掌,啪的一聲。學生沒意料會受這掌,沒個準備,順江素蘭的掌勢,身體往一邊倒去。

「罵老師!木無尊長!再記妳兩支小過!」她一點也不顧摔倒的學生膝蓋流著血,轉身走去她的辦公桌。「叫妳媽媽明天來見我!我要看看是怎麼樣的媽媽才教得出妳這種爛貨!」

學生爬起身,一跛一跛地走向門口。江素蘭沒注意她的傷,她好似也不在意,瞧都沒瞧一眼。

爛貨......學生直想不透為何老師會這樣說她?不過是頭髮長了一點就是爛貨嗎......想不透、想不透,她哭著。感到痛了,是心裡。

她轉身,「老師,妳為什麼說我爛貨!」

聞聲,江素蘭微微一笑緩緩轉頭。「妳還沒滾啊......」

「頭髮長了一點就是爛貨嗎!那妳不也是個爛貨!」

江素蘭朝學生衝去,「侮辱師長!妳想死是嗎!」

一把,她抓住學生頭髮,學生沒反抗,任頭由她往牆壁撞去。

 

待續......

張苡蔚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熊熊》053

 

蘇力搖著頭,「不知道。」

葉瑩嘆了口氣,「希望他不懂,不懂,也是一種幸福。」

蘇力:「希望如此。」

岳子聰:「殺害林燕妮和熊俊滔的兇嫌已逮捕歸案,也算對那孩子有個交代。」」

蘇力轉向岳子聰,「謝謝你們那天救了我。對了,那天事後沒問,你們怎麼會上林家來?」

「那天我將案子細想一遍,已將方雨潔視為兇嫌的第一人選,但我並沒有十足的把握,過去林家只是順路罷了,我看見一樓燈還沒熄,打算用拜訪的名義再探探她。沒想到我在林家後院圍牆邊發現似乎有人想要侵入林家......」

岳子聰將尾拋向葉瑩,葉瑩接著說:「我沒做過的事就是沒做過,松文小熊裡的戒指分明是栽贓我。誰呢?我也不確定,但我很想確定。當岳警官打電話通知我他已在孫立朋住處找到我的錄影帶之後,我更有勇氣了,我打定主意一定要找到證據證明我的清白。我我將車子停在圍牆邊,利用車子的高度跳進後院裡而不讓圍牆上頭的玻璃片割傷。當我想著要怎麼打開後門,我發現那門沒關好......」

「啊,我沒關好後門啊!」蘇力想起,雨下得突然,他趕緊收好被子、衣服,忘了把門關好。

葉瑩繼續,「我往裡頭窺視......當我很專心時,突然有人像我一樣跳進後院來,嚇了我很大一跳,所幸那人是岳警官。」

「是啊。」岳警官接著說:「看到她跳進林家後院,我之前所推測方雨潔為兇嫌的可能又得推翻掉。葉瑩才是兇嫌,她不知又要加害於誰,我那時還這麼想呢。跟著跳進去以後,我才要進行逮捕動作,她卻要我小聲點,要我也參與偷窺!我看見獨坐客廳的方雨潔神情有些奇怪,她將沙發上疊好的衣物全翻亂丟到地上,接著上樓去。葉小姐告訴我她聽到一些你們之間的談話,我直覺可能會有狀況發生,也跟上去,躲在林燕妮的房間外,見她拿出刀要對你不利,葉小姐突然跑下樓,踩階梯弄出聲響影響方雨潔的注意力,這才讓你脫離險境。葉小姐是個聰明的姑娘!我們上樓時我差點忘了踩到那樓梯的第二階階梯會發出聲音,還是她提醒我,不然方雨潔又有脫罪的可能。」

「真的謝謝你們。」蘇力誠心地感謝他們。

岳子聰拍拍他的肩,「接下來呢?你有什麼打算?還會留在這裡嗎?」

「我得好好考慮一下。」蘇力的笑裡有著苦澀。

岳子聰陪著他的笑,「這小鎮真的很不錯,如果你真有機會促進這裡的觀光事業,還是不要因為那些......小事而放棄,讓女人騙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我聽岳警官講過你以前的事,你真的不要放在心上,不是每個女人都會騙人的。」葉瑩朝他俏皮地眨了個眼。

她的舉動讓他放鬆了很多,「謝謝你們。」

心海裡林燕妮的身影浮現。她到底有沒有欺騙他的感情,他已不再探討、追究。他相信自己所看見的她、所思念的她,他相信她的真心。

「我打算在這裡置產呢,到時候要請蘇先生給我點建議。」

「沒問題。」

「真的啊,岳警官。」葉瑩很開心,「以後還要多麻煩您操心治安囉!」

「那我得先注意妳!妳可不要再翻人家牆呀,也不可以再偷窺了!」

「是!警官!」

呵呵......

歡談、歡笑中,蘇力收拾起所有的苦澀,埋進心中角落的一個洞裡。那個洞,他掘得深,並且,他絕對不會再去挖掘。

 

end

張苡蔚

1337052208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熊熊》052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熊熊》052

 

槍子嵌進木頭地板的一階。

「啊──!」

尖叫的是在一樓不斷踩踏第二階階梯故弄玄虛的葉瑩。

「呼!」壓制住方雨潔,岳子聰大喘一口氣。

林松文的房門在此刻打開來。

「姊姊!姊姊!」見到他們幾個,疑惑且受驚嚇的他試圖找尋林燕妮的蹤影。

「松文!」蘇力趕緊推他進房間。

林松文臉上滿是淚水,「姊姊、姊姊!」

「松文乖......」蘇力一把抱住他,「我也很想你姊姊......」

他也哭了。

懷念的淚水中,畫下句點的,只有謀殺案的兇手終究被逮捕。

 

深埋

 

陽光豔麗灑落,藍天白雲下山光水色更為明亮嬌美。好天氣似乎可以讓蘇力忘卻掉幾天前方雨潔因兩起謀殺案被逮捕入大牢這樁事。

但他今天的心情仍然不太好。林松文要交給社會局的人,蘇力和他今天就要分開了。

「哥哥、哥哥......」

今日林松文的喚聲聽在蘇力耳裡格外不同,帶著不捨的感情。

「你知道我們要分開了嗎......」他撫撫林松文的頭,拍拍他的臉。「要乖乖的,知道嗎,哥哥會去看你。來,這是哥哥買給你的。」蘇力將新買的小熊毛娃娃塞到林松文手裡。

他知道林松文不會丟棄那隻已抱了將近二十年的小熊仔,他多給他一隻,讓他多個伴。他少了姊姊、少了哈利,蘇力能滿足他的,就這新的小熊仔。「你的小熊變成哥哥囉!」

「熊熊、熊熊!哥哥、哥哥!」他開心地將兩隻毛娃娃抱得緊緊地。

「再見了。」

社工人員帶走林松文,他頻頻回頭,嘴裡碎碎唸著,那口形看得出來他在說「熊熊」,但他的視線不是朝向蘇力。

循著方向,蘇力看見站在稍遠處的葉瑩和岳子聰。

他們互相走近。

眼前的葉瑩不太一樣。

之前她給人陰沈的感覺,今天的她很陽光。

一襲桃紅色的連身短裙洋裝讓她很亮眼,她笑著和蘇力打招呼。

「妳這樣打扮好多了,人還是要開朗點好。」雖然蘇力還沒習慣她的改變。

「遇到那種事很難開朗起來,我以前不是那樣的。孫立朋已經被警察關起來,我也拿回他偷拍我的錄影帶,再也沒有人以威脅我,我重生了!」她的笑容比陽光更為燦爛。

「恭喜妳。」

「松文還好嗎?」她問。

「應該還可以吧,他很乖,他會很快地適應新環境。」

「他到底懂不懂得姊姊已經永遠離開他?」問這問題的是岳子聰。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熊熊》051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熊熊》051

 

「不,我沒有。」她的語氣鎮定且堅定,「我忍受燕妮太久了,我受不了了。我一直想不通,為什麼每個人都喜歡她,熊熊喜歡她、孫立朋喜歡她、妳也喜歡她。我比她難看嗎!你和她在一起以後,她要什麼你就買給她什麼!她要什麼有什麼!我呢,從小家裡窮,我要什麼沒什麼,可以自己工作賺錢以後我卻還得為以後打算得把錢存起來,我還是要什麼沒什麼!」

「妳不記得嗎,燕妮時常送妳東西,和妳分享。我陪她逛街時,她時時都記得要給妳多買一份。」他提醒林燕妮曾經對她多好。

「她根本就是在侮辱我!」她嘶喊,「她要我跟她穿得一樣,讓別人更能看出她比我優秀、她北我美!那些東西我一點都不想要!她的眼光差勁透了!」

蘇力搖頭。

她向他走近,他的腳步往後退。

她的手伸向背後,拿出插在後口袋的短刀。

「雨潔,妳不要再錯下去。妳才二十多歲,妳不會想要下半輩子都在牢裡度過吧。」

「你放心,我不會讓警察查到是我殺了你......」她信心滿滿,「事情進展到這個地步,我早想過可能還得殺掉一個人,但我沒想到會是你......待會我會用你的手機打通電話給葉瑩用松文想她的名義要她過來......最終,她還是會被關進大牢,而且她是連續殺人犯,也或許她不用被關,直接死刑槍斃......」

她步步逼近。

蘇力邊後退邊注視著她手上的刀。

方雨潔看著他的臉,笑著。

突然,蘇力也笑了。

覺得有異,林燕妮回頭。

她並沒有看到什麼。「你不用故弄玄虛!」

「妳沒聽見嗎?」

咿呀~咿呀~

有人上樓來......方雨潔緊緊聽著。不對!只有第二階階梯會發出聲響,這聲音卻持續著。

「是鬼魂!」蘇力大聲說。

「沒有鬼魂這種事!」她也大聲回話,但聲音抖著。

「有!」蘇力的笑詭譎著,「妳要不要猜看看,是燕妮?還是哈利?」

「蘇力!你夠了!」

刀子白晃晃,方雨潔發抖的手使力握得更緊些。

從這房間門望出去,只能看見對面兩個房間的各一半的門口。

她後退至門口,小心地探頭出去朝樓梯口探望。

從她身後伸出的一隻手突然抓住他握刀的手!

躲在走廊另一端的岳子聰現身。

「聰明的小姑娘,妳的聰明用錯地方了!妳的犯罪詭計我聽得完完全全且一清二楚!放下刀,妳還有機會重新做人!」

她倏地掙脫,往樓梯方向跑。

岳子聰掏出槍。「不要動!再跑我就開槍!」

「不要啊!」蘇力衝出撲倒方雨潔。

砰!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熊熊》050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熊熊》050

 

蘇力既憤且驚。面前這個說著自己犯罪經過的女孩已然不是他所認識的方雨潔。「如此煞費苦心,妳就為了殺掉燕妮!她對妳做了什麼,妳非要她死她!」

「還不都是你!」她強勢的眼光射向蘇力。「你何苦追查熊俊滔失蹤的事!關你什麼事啊!這一年來根本沒有人在意熊俊滔的死活,你連他是誰、長得什麼樣子都不知道,你為什麼要查呢!」

「熊俊滔也是妳殺的,燕妮並沒有殺人,她沒有騙我。」不信她,他後悔了。

憶及往事,方雨潔的眼光顫抖起來。深埋的悲傷被挖掘出來以後,只是更加深心傷的程度。「我喜歡熊熊,我向他表白,他沒有像你那樣無情地拒絕我,他接受了我,但他沒有如我預期地甩掉葉瑩,竟然還跟林燕妮搞在一塊!他傷了我的心!他該死!」

「在啤酒屋廚房的事是真的,燕妮開車到山腳後帶松文回家上廁所,一路跟蹤他們的妳帶走未死的熊俊滔到山上去,妳拿石頭砸他的頭,他死在妳的手上!」

對於蘇力的推測,方雨潔不置可否。

「當他們回家後,我下車察看熊熊的車子,後行李廂突然彈開......是他自己打開的,我嚇了很大一跳。他既然還活著,我就帶他走。但在路上意識模糊的他一直喊著燕妮的名字,這讓我很受不了,他的傷口漸漸地不再流血,他也越來越清醒,到達山上時,他能清楚說話了......他竟然要我帶他去找燕妮,我氣到得感到昏厥,當我恢復時,發現他的臉上血肉模糊,我的手中拿著一塊已染上血色的石塊......」

「燕妮曾說過熊俊滔是個有魅力的男人,她知道有人暗中破壞他們的感情,那人是妳......」

她笑了,「她和熊俊滔之間是我從中破壞,她和孫立朋結不成婚也是我造成的。當然,葉瑩和熊俊滔之間也是我在作梗,否則,我怎麼會有葉瑩的戒指呢。當我決定要殺掉燕妮時,我就決定要嫁禍給葉瑩,雖然後來的進展和我事先規劃得不太一樣......那個溫吞的岳警官竟然沒立即逮捕孫立朋,他連我也懷疑進去,我只好再把葉瑩拖下水。燕妮一直認為偷窺家裡的人是喬婆婆,她跟我說時我便不這麼想,暗中注意著,我早知道葉瑩常來窺視。她的行為會讓她成為殺害燕妮的最佳佐證。」

「一直沒有人懷疑妳殺害熊俊滔,妳根本不不用再殺人,尤其是燕妮,妳真的狠得下心......」他的眼神極度地憂愁,他不願相信方雨潔是個殺人不眨眼的罪犯。

「「如果只有熊熊的事,該死的不是燕妮,是松文。熊熊的項鍊和戒指我本想留作紀念,但那是他和別的女人的紀念品,我無法忍受,便把東西埋在後院。埋在那裡的原因......松文和哈利常常在那兒挖啊挖的,如果由他們挖出來,燕妮會嚇壞吧......呵呵。」笑意一閃而逝,她皺皺眉,「松文那個白痴實在令我很困擾......你知道他為什麼會叫山上那個流浪漢熊熊嗎,我以為那山上沒人會去,當我在埋屍時,松文和哈利突然出現,還好我的工作已接近完成。他熊熊、熊熊地亂叫,我以為他要找熊俊滔,我得想辦法弄走他,我帶著他往下山的路走,竟然又讓我遇到一個人,就是那個流浪漢。將計就計,我便向松文說他是熊熊,松文同意我的說法,要和那流浪漢一起玩,這讓我鬆了一口氣......我常常想,萬一哪一天,松文會說話了,或他的白痴病突然好了,那我不就完了......本來我連他也要殺掉,但一個屋子裡死了兩個人,唯一活著的我的嫌疑就會很大。」

「妳瘋了!殺人殺瘋了!」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熊熊》049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熊熊》049

 

「你果然是個執著到固執的男人啊。」她將襯衫領口翻開些,鎖頭狀的墜子安靜垂在鎖骨之間。「我就知道,做得越多,被發現的機會也越大。」

「我早該想到,每次的事件妳都在場,燕妮被殺死、鐵窗出現熊俊滔的項鍊、從松文的小熊裡找到戒指。還有,熊俊滔的屍體妳說妳見過、埋藏後院的洞也是妳親眼看見燕妮挖掘......」蘇力推敲著一切合理和不合理,「妳製造許多兇手是外來的跡象,讓我甚至是警察都認為兇手不可能是待在屋子裡的妳。」

「這些動作,我可是做得辛苦呢。」她得意一笑,「沒錯,我一直都是醒著的,你和燕妮上山後,我到後院去挖出那一條項鍊和兩枚戒指,打算殺掉燕妮後在現場留下葉瑩的戒指,栽贓給她。我以為松文會乖乖地待在房間裡,沒想到他下樓來還把哈利帶進屋子裡。他們到後院直騷擾我,我沒辦法,只好先擱下工作讓松文吃下安眠藥呀。安眠藥是在燕妮的梳妝台拿的,就算警察發現,我可以說是松文那個白痴自己亂吃的。」

「妳殺了哈利,也是怕妨礙妳做事?」

「當然,就算牠不妨礙我,我也得殺掉牠,這樣才能強調兇手是外人。但事後我有些後悔,殺掉哈利卻讓孫立朋的嫌疑減低了。」她說得不像在說自己的事那般輕鬆自若,「早知不要改變計畫,一切都推給葉瑩才是。人算不如天算,我沒想到孫立朋會在我要動手之際出現。他的出現也讓我改變計畫,既然孫立朋送上門,他就得代替葉瑩成為殺害燕妮的兇手,葉瑩的戒指我便收起來。燕妮和孫立朋設計你的事是真的,我親耳聽見的,她並不是真心愛你,真是為了錢才和你在一起,她是個騙子!」

蘇力沒有任何反應,方雨潔繼續說:「孫立朋走後燕妮上樓想要找我,因為孫立朋跟她說他看見我和你私會。我想,他是在前一天我去找他時跟蹤我到西餐廳去,所以他才會出現在林家,他想用從我們在西餐廳的談話勒索燕妮。燕妮上樓當然找不到我,我先前就已做好準備,將我浴室的蓮蓬頭打開讓水流著,製造我正在洗澡的假象,我引她下樓來到廚房去,將她殺死、做好善後,我上樓去真洗個澡再下來打電話給你......」

蘇力想到當時他趕到林家所見的情況,「妳手上和袖子上的血不是妳想搶救燕妮造成的,妳......」

「不。」她向前一步,「我殺她時並不是穿著你後來看見的那一件衣服。用菜刀砍她,她的血噴得我的衣服上都是。洗過澡、換過衣服後我本來不想再碰她,但我和她表面上親如姊妹,我不表現出檢妹情深怎麼行呢。你看不出來,但警察一定可以分辨......她的血是用噴的,不只手上,我身上、臉上滿滿都讓她的血給噴濺......那件血衣也沒有什麼好藏的,我一直穿在身上啊。那件衣服一時半刻是清洗不乾淨的,我用吹風機稍微將衣服吹乾穿回身上,外頭再套上那件深紅色的襯衫,沒有人看得出來,我裡頭的衣服上斑斑血跡......不就是這一件嗎......」她解開兩顆扣子,露出無袖細肩帶背心的低胸領口,衣料上有些看似深紅近黑的漬痕。「血衣不用藏,項鍊和戒指也不用藏,我都放在身上,警察搜遍我的房間也沒用,他們什麼也找不著。」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熊熊》048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熊熊》048

 

她懂得這是什麼意思。

「你不喜歡我?」她的口氣裡有驚訝的成分。

「以前我當妳是燕妮的妹妹,現在我當妳是我的妹妹。」他用和緩的語氣說著。

「妹妹!你對我好就只是對妹妹那樣而已嗎!」她的語調高亢起來。

「對不起,或許我做過什麼讓妳誤會,但我真的很希望有個像妳這樣的好妹妹。」

沈默之中,她的心跳顯得大,和著窗外急快的雨聲,有著莫名的協調感。

「你心裡還想著她?」她放軟語氣,「她欺騙了你,你還想著她......」

「雨潔。」他面向她,「我和燕妮、我和妳,是不同的問題......」

「你的意思是,就算沒有她,你也不會喜歡我!」

他還在思索該怎麼把話說得婉轉,她卻自己說了出來,自己擊傷了自己。

「雨潔......」

她別過臉,不讓他看見她的表情。

他看不見她,他卻知道,她現在一定恨透了他。

「我不會像她那樣對你,她欺騙你,我不會。我是真心喜歡你,你相信我,好嗎......」她還抱持著希望,緊抓著那細小如絲的機會。

他一開口就要將她的希望徹底粉碎,他調適著心情。

眼光落在下雨的窗外,蘇力想起林燕妮,他記憶中她最後那一個表情、那一個傷透了心的表情......

在方雨潔說出事實之前,他始終都存有相信林燕妮的念頭。

相信,是那麼脆弱的東西,他們之間的信任粉碎過,他撿拾起一些碎片,如絲的信念始終渺小地存在著。為什麼不信了?被這狂妄的大雨沖刷掉了嗎?

該不信嗎?該信嗎?這是信任的問題。

閉上眼,林燕妮裸身走向他的畫面栩栩如生,胸前那閃動銀白光澤的墜子忽明忽黯......畫面轉變了!一絲不掛的、血淋淋的她的樣子不斷擴大......她的項鍊呢?

蘇力突地起身,跑上二樓林燕妮的房間。

扭亮燈,他打開她的梳妝台抽屜。

林燕妮專放首飾的小盒子裡,蘇力沒看到那條項鍊。他繼續翻著其他抽屜。

「找什麼?」方雨潔無聲無息地出現。

他望向她。「是妳!殺害燕妮的是妳!」

驚愕沒在方雨潔臉上停留多久,她輕輕一笑,「怎麼想到是我?」

「我不應該不信任燕妮!她沒有騙我!她不會騙我!」

「就憑信任,你就說我是兇手!」方雨潔不太能接受他的說法。

「還有......雨,可以沖去、掩飾罪行的雨。其實只要仔細再將事情從頭想一遍就會很明白。燕妮沒有騙我,一切都是妳編造的。記得妳說過的話嗎,妳說在熊俊滔的車子後廂把手上看到血跡,下過雨,有血也早被沖掉了。還有松文的小熊,妳怎麼知道他的小熊生過病,當燕妮和松文討論小熊生病的事時,妳也應該在妳的房裡睡著覺,妳怎麼知道他們的談話內容......因為妳沒有在睡,妳十分地清醒!計畫著怎麼殺掉燕妮!」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熊熊》047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熊熊》047

 

※真相

 

「糟了!」

望著窗外,才見到幾絲雨落下,蘇力衝向後院。

他趕緊收下曬在後院的衣服、被子。

「哥哥!哥哥!熊熊!熊熊!」林松文在後門處叫喚他。

抱著滿懷衣物,沒手的蘇力用身體頂著後門,「怎麼了?松文。」

「熊熊、熊熊!」他想找哈利,他以為哈利在後院。

蘇力腳一踢,關上後門。「我們到前面去。」

松文很聽話,走向客廳,蘇力跟著。

和門框合著的門板微微地開了縫......兩手都是衣服和被子,還有林松文得關注,蘇力沒有絲毫回頭檢視的念頭。

他將衣物放置在沙發上。

「姊姊、姊姊!」林松文這回要姊姊了。

「我們上樓去,該睡覺了。」蘇力拉起林松文的手。

他已無力用謊話告訴林松文姊姊不在、哈利不在,他們永遠都不會在了。

林松文滿臉不悅,但他乖乖跟著蘇力上樓去。

一下要哈利、一下要姊姊,蘇力好不容易讓林松文睡著。

將林松文的房門關好,他輕手輕腳地下到一樓。

方雨潔坐在客廳沙發上,面對著一扇窗。她手裡一件林松文的衣服,身旁還有幾件以及一條被子,這些衣物是兩個小時前雨剛下時蘇力收進來曬在後院的衣物。

「雨潔。」他走過去。

「呃......蘇力啊。」她的視線轉向他,卻好一會才回神。

「想什麼?」他坐在她身邊,替她分擔她還沒完成的疊衣服工作。

衣服疊著、疊著,方雨潔停下。「可以聊聊嗎?」

「好啊。」蘇力持續著動作,疊著林松文的被子。

「我想離開這裡。」

「妳打算去哪兒?」

「我存了一筆錢,我想上北部考學校繼續唸書。」

「那很好。妳很聰明,一定可以考到很好的大學。」

「你呢,會回北部吧,我......可不可以跟你一塊走?」

「短期內我還會留在這裡。妳儘管去做妳想要做的事,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妳可以打電話給我。」

「我想跟你一塊......」她的手放上他的手背上,輕輕地、柔柔地。

不得不,他停止疊衣服。

他懂得這是什麼意思。

早上發現林松文小熊裡藏有熊俊滔及葉瑩的戒指,岳子聰警官極度懷疑蘇力,方雨潔不說理地替蘇力辯護。那時,他就懂得她對他的感情。

他沒有回應。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熊熊》046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上網的時候,一則新聞意外地吸引了我的目光––––上個世紀涉嫌殺妻但最終卻獲判無罪的美式足球明星O. J. 辛普森,在前陣子因為持槍搶劫而判有罪入監服刑。

crimen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熊熊》007

 

「燕妮跟我說,熊熊生氣跑掉了。廚房的後門通到啤酒屋後面的一塊空地,給我們員工停車用的。熊熊真要離開啤酒屋不用走出廚房及大門,直接從後門就可以離開,我不覺得燕妮說的話有問題,所以我也沒多想。燕妮一直在哭,手上的血也一直在流,我要帶她上醫院,她卻不肯。我去員工休息室拿救護箱簡單先替她包紮後我說先送她回家,但她說不想耽誤我的時間......那天我和我媽媽說過我下班後會直接回家去,我也和燕妮提過這事。她說她可以自己回去,要我跟老闆說一聲就好。過了下時間我再進廚房時,燕妮和松文已經不在裡面,我想應該沒什麼事,便開車回我家去了。」

聽著,蘇力臉色愈加沈重。

方雨潔繼續說:「現在想起這件事,我還覺得心裡會發毛。那血腥的畫面實在太......當時松文在一旁和燕妮一樣一直在哭,他的身上也有些血,他一向帶在身邊的小熊玩偶也沾到血。他想弄掉那些血,直用手擦拭,邊喊著熊熊、熊熊......他一定嚇壞了。」

「熊熊......松文說的是熊俊滔?」

方雨潔不確定地搖著頭,「當時我沒想到這個問題,因為松文手裡拿著小熊玩偶,我直覺他那熊熊是對那小熊的稱呼。但松文也喊熊俊滔為熊熊......」

四目相接,他們都看出彼此心裡都藏著某種念頭。

「後來呢?」蘇力問。

「熊熊再也沒來上班,我本以為熊熊只是因為和燕妮鬧翻而避不見面。大概兩個月後幾個警察來啤酒屋,老闆和所有員工都接受警察的偵訊。」

「熊俊滔的家人找不著人,報案了。」

「嗯。」方雨潔點頭,「熊熊這人挺情緒化的,他曾有過突然消失、誰也不聯絡的紀錄,雖然一段時間沒見到他,沒有人認為他遭遇到不幸的事。熊熊和家人處得不是很好,他不住在家裡,也很少回去。要不是因為他家裡有事非得要他親自出面處理,要不然他的家人也不會找尋他。再一個月後,燕妮上熊家還車,他們說熊熊依然沒有音訊。就在那個下大雨的夜晚,熊熊他......不見了。」

沈默,在兩人視線間徘徊片刻。

「你覺得怪,是嗎?」方雨潔道。

蘇力點頭。

「廚房裡刀子一定很多,割腕拿把長得不好使用的西瓜刀未免......」

「太不方便、太多餘。」方雨潔提了話頭,蘇力接著。「妳早覺得有古怪,問過她嗎?」

方雨潔搖頭。

蘇力再問:「廚房裡有沒有地方可以藏下......一個人人?」

「你這麼問......」方雨潔思忖了一下道:「說有當然有,幾個冰櫃都是大型的,熊熊的身材並不特別高大,要把他藏在冰櫃裡不會很難。但冰櫃裡多少都置放了東西,一時半刻要清理出一個空間也挺麻煩的。......你想到什麼?」

蘇力將又冷又酸的咖啡一飲而盡。「妳是燕妮的好友又和她住在一起,我就告訴妳......燕妮跟我說,她殺了熊俊滔。」

「什麼!」方雨潔感受到的詫異不亞於蘇力初聞此事的當下。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 dearvivian - 《熊熊》006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手足

文善 著

5

安珀送日峰回到家時已差不多十點。出乎他們意料之外﹐阿莊站在日峰的公寓樓下。

「安珀﹐你們去了哪裡﹖我很擔心你。」

「我和小峰去了雅曼達家查案。」

「查案﹖你們瘋了嗎﹖這可是我們警察的工作﹗還有﹐迪倫那案件有甚麼好查的﹖兇手很明顯就是劉日嵐﹗」

「姐姐是不會殺人的﹗」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熊熊》006

 

「我住的旅館在這條街上,我常來這兒喝咖啡。」蘇力微笑以對,「妳呢?」

「今天我休假,回我家裡看看媽媽。回程順路到這兒,想喝點東西。」

蘇力點點頭,拿起杯子啜著已放酸了的咖啡。

每次見面不是在林家便是在啤酒屋,他們沒在其他地方遇到過對方。兩人算是熟,但此刻卻缺少話題。

方雨潔看著他。蘇力是個健談的人,她察覺到今日的他不太一樣。

「怎麼了,有心事嗎?」她問。

有的,但他不知該不該說出來。

方雨潔比林燕妮小幾歲,但性格的成熟度不比林燕妮低。從小的生活環境和際遇讓她早熟,這個年輕女孩相當懂得人情世故。

「是不是和燕妮吵嘴?告訴我,我可以替你作和事佬。別看燕妮活活潑潑的,其實她很多事都放在心上不會說出來。」

望著她流露慧黠的雙眼,他打算說了。

服務生送來方雨潔的飲料,蘇力琢磨著怎麼開頭。

「妳認識燕妮的前男友嗎?」問起女友的前男友或許會讓人覺得小家子氣,但總比說出連自己都不知道有沒有的殺人事件正常多了。蘇力這麼想。

「熊熊啊,嗯,認識啊,他叫作熊俊滔,我們管他叫熊熊,他以前也在啤酒屋工作。」

熊熊......沒錯,真有這個人。蘇力再問:「他人呢?」

離開吸管的嘴唇垂下,擺出困惑的弧度。「熊熊他......失蹤了。」

「失蹤?」蘇力的心怦怦地加快速度。「多久的事?」

「一年了吧。」

「妳知道怎麼回事嗎?」

抿起的嘴、皺起的眉、落在遠處的目光......她陷入回想。

當她的眼光再轉向蘇力時,她開口:「為什麼問這個?」

蘇力急切想知道事情的始末,她看得出來,但她猜不出他為何須要知道。

兩天前林燕妮那句「我殺過人」的話語從未自蘇力腦海中消逝。「只是好奇。」他給她這樣的回覆。

莞爾一笑,她放棄追問他不願說出口的理由。「一年前的事了,我記得那天和今天一樣是個大熱天。晚上下起雨來,啤酒屋的生意不怎麼好,燕妮輪值廚房,一直待在裡面,熊熊和我一樣負責外場服務。他心情不太好的樣子,一整晚都板著臉。熊熊平時是個很風趣的人,但發起脾氣來很嚇人,我不知道他為何不高興,但我不敢多問。過了凌晨三點,我看見熊熊往廚房去......那時間廚師已下班,廚房裡只會有輪值的服務生在做打掃清潔工作,我想熊熊是去找燕妮說話吧。收拾完一桌結帳的客人,我要將髒碗碟送進廚房......一推開廚房門我看見......地上有一灘血,燕妮蹲著滿手、滿身的血......」

「血......怎麼了?」像聽故事般,蘇力的情緒隨情節起伏跌盪。

「她右手拿著西瓜刀,她的左手腕上冒著血,我的直接聯想是她割腕自殺!我嚇得顧不了手裡的碗碟摔落地上,趕緊扶她起來察看她的傷勢。接著我問她發生什麼事,她哭著說熊熊一進來就罵她甚至要打她。那時,熊熊並不在廚房裡,廚房裡只有燕妮、松文還有我在。」

蘇力接送過林燕妮上下班,他曉得林燕妮上班時一向帶著林松文。啤酒屋的老闆允許她這麼做,但林松文只能待在廚房裡,不可以到外場去。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 dearvivian - 《熊熊》005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手足

文善 著

4

一般有錢人的書房多大刺刺的在地下﹐好像急不及待要告訴人主人的文藝修養。康納・傑遜的書房卻位於二樓一角﹐房內的傢具以平實為主﹐書櫃上都是他的大學課本﹐和財經金融書籍。西裝筆挺的康納示意安珀和日峰到沙發坐。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手足

文善 著

3

 

「死者證實是迪倫・傑遜。」阿莊狼吞虎嚥的吃著漢堡。因為工作關係﹐他都會縮短吃飯的時間﹐好讓能騰出更多時間查案。

雅曼達和日嵐因為和迪倫在同一公司上班﹐被邀請到警局協助調查。安珀和日峰便拉了阿莊到附近的餐廳﹐希望可以打探一些資料。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