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愛鏡家系列的讀者千萬不能錯過!」書背文案如是說,真是中肯到不行。



  
  在鏡家系列三本本傳:《電影般的風格——鏡公彥理想的殺人方式》、《搪瓷靈魂的比重——鏡綾子與變裝密室》及《沉沒的鋼琴-鏡創士還原的犯罪拼圖》中佐藤友哉以不同的視角,一、三人稱交雜的敘事方式,有時甚至一人兼具多種身分,真相揭曉時讀者可能還被耍的團團轉。

 

 

 

 

 

   縱使故事裡一廂情願認為未來一定會改善、某些部份過於自我耽溺或意識過剩,我還是覺得能大聲喊出來是很帥氣的一件事。自我耽溺確實會讓讀者有進入上的困難,但佐藤如果太care 就不需要這本書了嘛。

   另一篇《屍體與…》講述一具少女屍體與週遭的人們。美麗的少女屍體是人工產物,由化妝師製作的理想作品,圍繞在其身邊的人們一個個出現脫軌的行為或遭遇,種種匪夷所思的段落之於靜止的少女,突顯出一般人對自以為理想的偏執與可笑。對照《慾望》中欲強加自身價值於學生身上的老師更是有趣。

   《大洪水的小房子》裡主角發現最完美的封閉定義,也揭示過度封閉所帶來的下場;《慾望》在封閉之餘無視傳統標準恣意行事;《孩子的憤怒憤怒憤怒》從對自身的關切跳出,企圖改變;《感謝妳的誕生!》和《娃娃人》則描述找到動力屢敗屢戰的過程。

   長期不被廣泛欣賞的文風,甚至有「再版處男」之稱的佐藤,這本書總讓我覺得應該稱作「佐藤友哉的憤怒憤怒憤怒」才對。

   至於《孩子的憤怒憤怒憤怒》就完全是解放之作了,這次佐藤毫不避諱,全無遮攔的狂洩情緒,亂倫、暴力、封閉、憤怒等等,狂亂潑灑。如此極端的負面情緒我想也只有能習慣鏡家系列情緒表達的讀者才能看的暢快吧。

   此外,故事人物的情感既彆扭又晦暗。明明已經走偏鋒的思想,硬是不肯直截了當的宣洩,就算是私密的喃喃自語,讀起來也像碎嘴叨唸。對自己或他人的情緒像黏答答的泥漿,一種難以忽視的不痛快。而讀者的反應接近兩極,不是覺得怪的有趣就是彆扭的討厭,由此看來,佐藤最大的特色似乎也是最大的缺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stery 的頭像
mystery

痞客推理邦

e1001498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