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邦共同作者
也想成為推理邦的共同作者嗎?請跟我們聯繫!
只要條件審核通過,確認你擁有超強的推理知識,或者急需宣洩的推理熱情,就可以成為推理邦的共同作者!
聯絡信箱︰mystery@pixnet.net

目前日期文章:200808 (10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首先,感謝香港推理迷洪樓借閱。Q: 香港究竟有多少本《上帝禁區》呢?A: 寥寥可數!Q: 台灣本土推理作品中的三大夢幻逸品是哪三本?A: 以創作年代排名應該是藍霄的《天人菊殺人事件》、既晴的《魔法妄想》和冷言的《上帝禁區》。(杜鵑窩人)Q: 香港推理迷中,究竟有多少人讀過這三大夢幻逸品呢?A: 不知道,至少有我......

dc49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還記得初次接觸伊坂的《重力小丑》。當時因為《詭迷》的大力推薦,所以從圖書館中借回來看看;於是變成了粉絲。(感覺上好像被某戴主編哄騙了入局!)其實,為什麼喜歡伊坂的書?我也說不出來;除了近期出版的書外,就連《不安的軌跡》(新雨出版)中收錄的短篇《動物園的猿人》也不放過!事實上,伊坂的作品不如橫溝...

dc49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好,讓我再重複一次妳所陳述的案發經過:妳說妳在晚餐過後,先是在自己的住所內小睡片刻,醒來之後,發現冰箱內的飲料喝完了,於是想到便利商店去買飲料解渴,結果卻在暗巷內遇到你的前男友A君,而他企圖要對你性侵犯。」女警一面翻著筆錄,一邊問。「是。」那位小姐的聲音掩藏不住心中的哀痛。 「於是妳就趕緊逃...

crimen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好,讓我再重複一次妳所陳述的案發經過:妳說妳在晚餐過後,先是在自己的住所內小睡片刻,醒來之後,發現冰箱內的飲料喝完了,於是想到便利商店去買飲料解渴,結果卻在暗巷內遇到你的前男友A君,而他企圖要對你性侵犯。」女警一面翻著筆錄,一邊問。




crimen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好,讓我再重複一次妳所陳述的案發經過:妳說妳在晚餐過後,先是在自己的住所內小睡片刻,醒來之後,發現冰箱內的飲料喝完了,於是想到便利商店去買飲料解渴,結果卻在暗巷內遇到你的前男友A君,而他企圖要對你性侵犯。」女警一面翻著筆錄,一邊問。「是。」那位小姐的聲音掩藏不住心中的哀痛。 「於是妳就趕緊逃...

crimenig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許多年前,現任立委黃義交和美女何麗玲、媒體人周玉蔻的三角戀情爆開,新聞一度在媒體鬧到不可開交,尤其黃義交和前妻鄭春悅離婚多年,他的三角戀承受各界許多撻伐,名人劈腿案最後被當事人一句「大家都是單身,有什麼花心?」,封住輿論的嘴巴,《高山殺人行1/2之女》上演推理版的劈腿案,玩起攸關性命的遊戲,被設...

joycefai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染血錢幣 陳浩基 著 3   「我是重案組的李杰督察,現在--」   「請等等。」我打斷了身穿藍色西服、身材魁梧的李督察的話,說道:「可不可以讓我多說幾句?不要成為呈堂證供的。」   「什麼?」李督察身後的便衣探員想斥喝我,但李督察伸手示意讓我繼續。   我抖了一口氣,慢慢地說:「阿東,自...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染血錢幣 陳浩基 著 2   我說謊了。這些細節我全都知道,還一清二楚。阿東和彼得潘並不知道,其實我也有買這股票。事實上,Miss Lee和鬍鬚強透過大湯,跟我一起投資股票--雖然三個老師跟一個學生一起買股票是有點奇怪,可是學校沒有明文規定不準師生有這樣的交往,而且在大湯的保證下他們也信任我對市場的...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作者:松本清張 繪者:呂淑雅 譯者:王海 出版社:新雨 出版日期:2008年07月10日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577339959 叢書系列:松本清張作品選 規格:平裝 / 288頁「封面」黃昏的氣流顫動著不為人知的慾念,失控的妒火讓殺意滿意而出 「封底」本短篇集收錄五篇松本清張行將步入從心所欲之年的短篇傑作。通...

crawfishetouff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原名《Fracture》,由安東尼.霍普金斯(Anthony Hopkins)與雷恩.高斯林(Ryan Gosling)主演,安東尼.霍普金斯飾演一名位自己辯護的殺妻疑犯,雷恩.高斯林則飾演一名成績輝煌的檢察官,在這件殺妻案裡卯足全勁要定安東尼霍普金斯的罪。一老一少的對決,觀賞起來頗有《偵探》與《非常衝突》的刺激感。  個人覺...

呂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燒鴨‧斷指‧手足情》008八、「小娟,進來。」陳吉祥喚她。打烊收拾好,晚餐也吃過,張小娟一直呆坐在小湯鍋旁。「我教妳燒鴨……」他說著,臉上泛笑。進入廚房,張小娟站一邊定定注視著陳吉祥。陳吉祥從高懸的竹桿上將燒鴨半成品一隻隻取下,「這鴨啊,得先用白水煮過,煮個八分熟,放涼後裡外刷上麥芽糖汁...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燒鴨‧斷指‧手足情》008

八、

「小娟,進來。」陳吉祥喚她。
打烊收拾好,晚餐也吃過,張小娟一直呆坐在小湯鍋旁。
「我教妳燒鴨……」他說著,臉上泛笑。
進入廚房,張小娟站一邊定定注視著陳吉祥。
陳吉祥從高懸的竹桿上將燒鴨半成品一隻隻取下,「這鴨啊,得先用白水煮過,煮個八分熟,放涼後裡外刷上麥芽糖汁,吊在這裡晾乾。因為要兩階段,所以燒鴨的工作都在晚上進行……」
取下的燒鴨半成品,他放在工作檯上。旁邊爐上小火煮著一鍋麥芽糖汁,呼嚕呼嚕地冒著泡。
陳吉祥拿出幾個火種,點著,丟入燒鴨爐旁的炭盆子裡。不一會,炭讓火引燃,紅通通地。他用炭夾子翻動著炭塊,讓整盆子的炭都燒著。
「接下來……」陳吉祥站上一個凳子。他把燒鴨爐頂上的煙囪管卸下,打開那圓頂蓋。「看到沒,煙囪管這邊有個開關,扳開這個,蓋子才打得開,會了嗎?」
她不知該說會或是不會。沒開的口壓在心頭上起了股發毛的寒意。
他沒等她的回應,繼續動作。他拿個可以夾住炭盆子的大夾子夾起炭盆子,要將炭盆子置入燒鴨爐底。
「過來看啊。」他示意她站上另一個凳子。
她遲疑了一會,照著做。
炭盆子是燒鴨爐的一部份,剛好能嵌進爐底中央。
鐵夾子的柄很長,但要在燒鴨爐內動作,陳吉祥要伸展上半身伸進燒鴨爐內。「就這樣放平就好了,小心點,要站穩啊,一個重心不穩可能……」
張小娟站在凳子上,腹部恰到爐口的位置。他的提醒讓她要彎下的腰直起。這動作太突然,腳下的凳子搖晃了一下。
「你弟弟……」她開口,喉頭乾澀著。「就是這樣栽進去的……」
他看她一眼,下了凳子,走向工作檯。「先讓爐子熱一會。」檯子上那幾隻鴨子,他整理著。
「他真是不小心?我和你弟弟的身高差不多吧,踩在凳子上,上半身再怎麼前傾,腳一懸空,重心並不會全往上半身去。還是……有人從背後將他的雙腿往上提……」
「這些鴨子下午時我已經用白水煮過一遍,上頭的麥芽糖汁也乾了。這會,得再塗一層麥芽糖汁,再放進燒鴨爐內燒就好了。刷麥芽糖汁是一門功夫啊,過來學著。」
他不顧她,逕自講著自己的話。她也不顧他,楞在自己的想像中。
「燒鴨爐裡燒死的不是你弟弟吧,是……是李路吧。」燒鴨爐裡的炭火紅通通地,燻出一股熱氣,到她臉上時,卻已冰冷了。只有,心中的傷感被引燃。
陳吉祥手裡拿著刷子在麥芽糖汁的鍋裡沾著,「麥芽糖冷掉會乾硬,所以動作要快。」沾了麥芽糖汁的刷子刷上鴨皮。這動作,反覆著。「要刷仔細,裡外都要,關節處要特別注意。」
「那天晚上,李路來找阿利,也許是為了詐騙保險金的事。他們邊聊邊喝酒,但你就要從香港回來,阿利得做事,免得被你責罵,李路幫著阿利準備燒鴨。他們絲毫不知道你已經回來了在樓上睡覺……這事報紙上寫的,事實如何,只有你知道。他們愛玩,喝了酒後便嬉鬧起來,你被他們吵醒,下樓來,看到阿利醉酒的樣子,又看到李路,你火冒三丈。或許,李路的醉言醉語更加激怒你,你推了一把站在凳子上的李路,他重心不穩扶著燒鴨爐,你提起他的雙腿,他的上半身往燒鴨爐內傾,順勢,你使力,他整個人便塞進燒鴨爐裡!栽進爐子,李路根本無法動彈,活生生被燒死了!」
她愈加激動的心情隨著吐出的字句不可收拾,但他,依舊在鴨子上刷著麥芽糖汁,像是沒感覺、像是沒聽見。
「阿利呢,你也殺了他嗎?雖然你們沒有血緣關係,你忍得下心嗎?還是,已經殺紅了眼!嚇壞的阿利和在燒鴨爐裡的李路一樣,無法動彈!任由你給他一刀!……你弟弟的死活不關我的事,李路的事,你得給我一個交代!」
鴨子都上好麥芽糖汁,陳吉祥用肉鉤子一個個勾起,提著肉鉤子勾著的燒鴨走向張小娟。
她看著他,無盡的仇恨。他看著她,卻沒有任何情緒。
他站上凳子,將鴨子一隻隻掛進燒鴨爐內。爐內的邊緣有一條溝,肉鉤子的一端勾上那兒,鴨子就像是懸空地吊在爐內。然後他將原頂蓋子蓋下,再接上煙囪管。「這樣就好了,不過過一會還得讓鴨子翻個身,燒得才會均勻。……這爐子雖叫燒鴨爐,燒什麼都可以的,只不過燒鴨燒得多,所以就管叫燒鴨爐了。」
他勾起一笑,想化解這廚房內的奇詭氛圍。
她突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她下了凳子,坐在上面,雙手掩面。她想哭。
她指控他,沒有任何證據,就算是那麼堅信自己的判斷,這指控連自己都會感到心虛。
該放棄了嗎……她累了,她不想追究了,她只想要個答案而已。
「告訴我,李路是不是那樣死的。告訴我,李路是你殺的……」她抬起頭,看見他,他笑著。那笑,又詭異了……
頭部一個痛覺,她眼前一片黑。

李路,總覺得你年紀小,什麼事都由著你。一切都是身為姊姊的我不好,把你推向死亡的路。你和阿利的詐騙計畫,我一直覺得不妥,但沒想到最後的嚴重性。看到你和阿利感情好得像親兄弟,身為你的親姊姊,我真有點吃醋。我以為,我像阿利那樣事事都聽你的,你也會和我親近一些。我們小時候,爸媽就死了,外婆養不起我們兩個,把我送給別人家,後來我和養父母搬到台灣,但我一直記得你。
當我知道你來台灣工作,我好開心,我想,我們可以好好相處像小時候那樣。但我和你還是聚少離多。你喜歡和阿利在一起,身旁更一定帶著小娟。我們姊弟兩單獨相處的時光真少。我知道你顧慮我的感受,也介紹你的朋友給我認識,但我們之間依然有著隔閡。時間和距離沖淡了我們的血緣關係,就像我和外婆,她有滿腹對我的歉咎,但她依然只掛心你,這能怪誰嗎?沒有你在身邊,我和外婆幾乎無法像家人那樣相處。沒有阿利或小娟在一旁,我們姊弟不也沒了話題。這種疏離感和陌生感如同你和阿利可以親如手足一樣是那麼地莫名卻也真實。
從香港回台灣後,我找不著你,只能去找小娟。我去了她家,她卻在我到達之前因車禍意外過世。一直找不著你令我很不解也很不安,我決定北上去阿利那兒問問你的下落,離開小娟家時我帶走小娟的身份證,當時我不知道為什麼要這麼做,後來才瞭解自己是將以小娟的名義為你復仇。這樣,你會感到比較欣慰吧。下輩子,我們再做手足,好嗎。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 dearvivian - 《燒鴨‧斷指‧手足情》007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作者:二階堂黎人 譯者:林敏生 出版社:小知堂 出版日期:2007年04月15日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574505487 叢書系列:二階堂黎人 規格:平裝 / 256頁「封面」真相幽微,懸而未決,偵探的天職,就是終結迷團! 「封底」優雅風趣的阿森‧羅蘋如何從修道院的密室盜走神聖燭台又消失無蹤?任何偽不在場證明都...

crawfishetouff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話說讀完這本書,我GOOGLE了一下別人的心得,嗯……不多,評價也不高。奇妙的是,我還蠻喜歡這部作品。 可能因為在我對推理小說胃口不佳的狀態下,二階堂黎人依然能夠撩撥我閱讀的欲望吧! 《惡魔迷宮》是蘭子系列的短篇集,雖說是短篇集,但它是基於同一個大前提之下所衍生出來的作品。簡言之,如果看過金...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染血錢幣陳浩基 著1   「你們知道嗎?昨天C班的導師也死了。」午休時,阿東小聲地說。   「不是吧?鬍鬚強死了?那豈不是已經死了三個人嗎?」彼得潘大喊,幾乎跳了起來。阿東連忙把他按住,還好快餐店內人聲鼎沸,沒人留意他們的舉動。   那是1990年的十月,我還在念高中的時候。因為曾經是鄰...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作者:東野圭吾出版日期:2007年05月11日購買日期:2007年06月22日閱讀日期:2008年07月30日我一向喜歡東野圭吾的作品,不論是他對於題材選擇的多樣化,或是每每在故事結尾製造的意外性,總是讓我非常驚豔,忍不住拜倒在他筆下。可是,讀完《預知夢》後,我卻覺得為難,拖延了好幾天,遲遲無法下筆,總是寫了幾行,又刪...

jinqyunshe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評分:7.0)信手拈來的生活日記,共分三個部份:離開故鄉愛知篇、收音機收音清晰的東京篇、隨波逐流神奈川篇。讓讀者無國界更貼近乙一!乙一本名安達寬高,筆名是根據他使用的工程用計算機名字「Z-1」(卡西歐的16位元口袋型電子辭典「FX890P/Z1」)。被譽為日本文壇新一代「恐怖小說精英」,1978年生於日本福岡。17歲時...

喬齊安(H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燒鴨‧斷指‧手足情》007七、今天天氣好,陽光異常燦爛,似乎能勾引人心也快活起來。張小娟買完菜回店裡,陳吉祥笑盈盈地。「這兩個多禮拜以來,大小雜事妳都上手了,今天起我開始教妳一些和料理有關的東西。以後廚房裡的事妳也得費點功夫學習。現在跟我進來……」廚房……張小娟真以為自己聽錯...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燒鴨‧斷指‧手足情》007

七、

今天天氣好,陽光異常燦爛,似乎能勾引人心也快活起來。
張小娟買完菜回店裡,陳吉祥笑盈盈地。
「這兩個多禮拜以來,大小雜事妳都上手了,今天起我開始教妳一些和料理有關的東西。以後廚房裡的事妳也得費點功夫學習。現在跟我進來……」
廚房……張小娟真以為自己聽錯了,他竟然准她進廚房。
依照指示,她將買回來的高麗菜放進廚房裡的大水槽內泡水。
對外的鐵門沒合上,陽光漏進一個斜斜的長三角,陳吉祥打開幾扇窗子,和以往比起來,室內格外明亮。
「去把外頭小湯鍋拿進來。」見張小娟泡好菜,他指示。
拿進來後,他再指示她將小湯鍋放置在三口爐前的地上。
爐上的大湯鍋裡發出呼嚕聲。他將爐火熄滅,拿開大湯鍋上的蓋子。蒸騰熱氣冒著,白茫茫地。
張小娟踮起腳,往大湯鍋裡瞧。不過是一鍋湯。
陳吉祥拿一個杓子,將大湯鍋裡的湯舀幾瓢到小湯鍋裡。「這是我熬的高湯,很濃的,所以待會得在這小湯鍋加水再煮,煮開後加點鹽調味就好了,也可以加點蘿蔔什麼的。」
「附湯就這樣弄啊!簡單啊,以後由我做吧!」
「好啊!」陳吉祥手裡的杓子在大湯鍋裡攪和著。「妳覺得我這湯如何?」
「不錯啊。這高湯用什麼熬的?」
「就……骨頭、內臟什麼的,也不過和一般小吃店煮的高湯差不多,但我這是老湯頭,骨頭沒味換骨頭,內臟煮到化進湯裡去,水煮少了才加水,所以可濃了……」攪和著湯,陳吉祥露出得意的神情。
「這湯我也愛喝的!原來您花了那麼多時間!」
「先去弄這鍋附湯,待會去料理台那邊等我。」
「好!」
提著小湯鍋,張小娟出去了。陳吉祥還在攪和著湯。
這鍋湯,乳白色的。杓子杓起,偶爾攪起些許肉骨的碎屑。裡頭沒別的東西了,原先在裡頭的骨頭稍早已撈起餵狗兒了。他不打算添東西進去,晚餐時間過後,剩的湯就要倒掉了。
攪著,他看向角落那堆雜物。上頭灰塵少了很多,都落在地板上。
唉……他嘆息。東西被翻過、碰過,灰塵才會落滿地。才刷過的地,又髒了……
蓋好鍋蓋,他走到外頭。這回,他不鎖門了。
走到張小娟身邊,她正看著鐵桿上肉鉤子勾著的燒鴨。
那燒鴨,搖搖晃晃。
「教妳切肉。」
「好啊。」
陳吉祥將燒鴨拿下,放在砧板上。把肉鉤子取下,他拿起肉刀。「我們賣的肉品都帶骨,不好切,得用點勁。」
一刀剁下,燒鴨分為兩塊,沒牽肉帶皮。
「試試。」他將刀交到張小娟手上。
她奮力斬下一刀,砧板上的燒鴨卻沒一分為二,牽皮連肉地。
「使力的方式不對啊,不是用蠻力,要用巧勁!」陳吉祥拿過她手裡的刀,再次示範。陳吉祥剁肉的技術當然好得多,輕揮刀,肉皮骨都斷得乾脆。「就是這樣,再試試。」
刀子交到張小娟手上前,陳吉祥先將刀子擦淨,再在磨刀石上摩擦幾下。
「這刀子還利啊……」
「妳不懂啊……」他笑起,看向她。「刀子剁肉剁骨的,又有血殘留,刀鋒是很容易鈍掉的!這刀多切熟肉還好,切生肉的刀最容易鈍。不要看那些武俠片裡一劍砍死十幾二十個人,那是不可能的!」
「是嗎……呵呵,我還真不懂呢……」接過刀,張小娟的手有些抖。心上似有一股難以負重的感覺。這刀不重,但附上了陳吉祥那古怪的笑容,她就要握不住了……
「陳吉祥先生嗎?」鐵捲門的邊門出現一個年輕人。
「我是。」陳吉祥走到他面前。
「我是保險公司的理賠服務專員……」
年輕人自我介紹中,陳吉祥的情緒緊繃起來。
他讓年輕人進來,好讓他方便將公事包擺在一張桌子上,拿出該拿出的文件。
脖子上依舊懸著條毛巾,陳吉祥卻好像忘了毛巾的存在,用手抹臉後,兩手揉搓廚師制服的下擺,像是想擦掉沾染的髒污似的。事實上,他的臉很乾淨,手也是。
「陳吉利先生死亡幾天前向我們提出他的斷指理賠,幾天後他意外身亡。因為一些必須的處理程序,他身亡後的幾天,我們才將他的診斷書和斷指的相片交到幾位專科醫師手上。他們判斷,陳吉利的斷指不可能為工作所傷。……您也是廚師,應該也能瞭解,切東西時再怎麼不小心,要將整支小指齊根切斷是不太可能的。陳吉利先生詐騙保險金的行為在先,在那時他的保單即被本公司無條件解約,已無效。所以,他的意外身亡,本公司是無法理賠的。如果您不接受我們的說法,可以提出申訴……依照以往的例子到最後會走上法律訴訟一途。那會相當費時費財……」一段冗長的解釋後,年輕人終於講出最終的結論。
面對年輕人,陳吉祥只是點著頭。直到年輕人走後,他消沈的情緒更是加劇。
默不作聲,他走進廚房。
總是一個人待在這裡,廚房變得像是他的心靈深處。他不許人進入,就像他不願人瞭解他一樣。廚房是他的地方,有著屬於他自己的心事。
「就為等到這個,不然,我可以早點走了。……為什麼……什麼都沒有……」他的低吟悶在嘴角邊,微顫的嘴唇表達出幾許哀怨。
哀怨,是哀怨的。他等著領這筆保險金,到頭來卻什麼也沒有。他怨,怨陳吉利,怨他什麼也沒留給他。陳吉利生前讓李路害得走了一段歪路,幾乎花掉陳吉祥所有的錢,死後,更是什麼都不留。他怨,怨透了心。
「算了……」他看向鐵門邊的廚餘桶。
「晚上丟完垃圾……就沒事了。沒事了,可以重新再來過……」他喃喃自語。
「老闆!送鴨的來了!」張小娟在外頭喊道。
他強打精神打開門,「妳去簽收。」
「喔。」
「等等。」他叫住要走向前面的張小娟。「晚點,我教妳……燒鴨。」
「好!謝謝老闆!」她興奮地點著頭。
那綻放的天真無憂笑容此刻在他的眼裡只意味著裝瘋賣傻。
他早弄清楚了,她的出現是別具目的。不清楚的,只剩那目的了。
前幾日拜託老李查張小娟的戶口資料,老李回報沒問題。但陳吉祥就是有疑。後來他想起介紹李路到他店的那位老鄉親,但那人早已搬離這附近到中部住了。輾轉查到電話,他向老鄉親打探李路是否有親人或親近的朋友。老鄉親說,李路是說過有個很要好的女朋友,老家在南部。李路剛到台灣時是待在南部,住那女的家裡。李路不愛說家裡的事,老鄉親也沒再多問其他的事。那時李路找廚房的工作,所以介紹給陳吉祥。
張小娟是李路的女人,是來找李路的。陳吉祥心裡明白得很,看張小娟那樣裝傻,他可以當一種樂趣。樂趣歸樂趣,該結束的事還是得結束掉

要教我燒鴨?玩什麼花樣?現在看來一切正常,丟完垃圾回來,他心情變得很好,不像那保險公司的人來那時,陰沈沈地。好久沒吃肉,因為我怕他賣的肉都是人肉。今天吃了點臘腸,那不是他料理的,比較保險。晚餐都吃完了,燒鴨,什麼時候?他想殺掉我吧?像殺掉李路那樣,把我丟進燒鴨爐,燒成焦炭……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 dearvivian - 《燒鴨‧斷指‧手足情》006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原發表於栞 の 心靈角落寫作是一種非常有趣的事情,閱讀也是。當作者寫了很多的作品的時候,總難免有些類似的習性,當讀者閱讀了很多同樣作者的作品的時候,也會陷入既有的刻板印象,塑造本身獨特的創作風格其實是非常危險的事情,當利用了同樣的手法吸引了熱愛這個風格的讀者,就不易也不敢發生變化,而採取不同角度的...

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