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邦共同作者
也想成為推理邦的共同作者嗎?請跟我們聯繫!
只要條件審核通過,確認你擁有超強的推理知識,或者急需宣洩的推理熱情,就可以成為推理邦的共同作者!
聯絡信箱︰mystery@pixnet.net

目前分類:♥ 紅 薯 夫 婦 ♥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遙遠的浮雕

遙遠的浮雕

  • 作者:葉桑
  • 出版社:皇冠
  • 出版日期:1992年05月01日

 

這本書的作者是葉桑,葉桑是台灣推理小說原創作家的前輩了,這本書也早在民國81年就出版了,但我僅僅曾經看過葉桑的書評,並未曾拜讀過他的作品,因此前兩天在圖書館閒晃的時候,看到這本書,便借了回來!


老實說,我有點後悔我這個舉動。


這本書中有八篇短篇小說,其中能勉強和推理小說扯上關係的其實不多,其中「縮水的骷髏」說的是利用藥物使得骷髏縮水的詭計-不過我實在無法明白為什麼要這樣做?「鳳凰夫人信箱」說的是人口販子的故事,推理的成分不高,但有設局的場景;「遙遠的浮雕」-這本書同名小說,但我真的看不懂這篇要說什麼?


「夢嬋娟」是這本書裏面我最喜歡的一篇,利用簡單敘事的手法,讓故事中主角找到他初戀情人的真相!


「烙上紅A的新娘」算是以犯罪小說的型態讓主角親眼目睹一宗罪案的發生;「泡沫般的凝視」-作者或許想建構一個同性戀雙性戀情殺的場景,但敘事的混亂完全混淆了我融入故事中。「紅樹林之戀」不知所云,「路過天之涯」-推廣台語文的用意不錯,不過我真的看不下去。


整本書我覺得最厲害的是幫這本書寫序的朱佩蘭,居然可以寫出如此不卑不亢又非虛偽吹捧的一篇序,著實令人佩服。

 

Scorpi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雨夜莊謀殺案-悚慄驚嘆的推理佳作

雨夜莊謀殺案

 

這是我個人看林斯諺寫的第二本推理小說,因為上一次看「尼羅河魅影之謎」的感覺不差,因此在書架上看到這位作者的書,就順手拿了!


林斯諺這個作者給我的感覺是:作品的完成度很高。或許有人會說:作品當然是要完成才能出版成書阿,用這句話來形容一位作者,好像不太對。不過我自己的感覺是,熱情於創作本格推理小說的作家,無論台灣或擴大到日本,甚至某些日本大師的本格作品,很多都只執著在機關、詭計,對於基本邏輯完全不考慮,因此有很多作品是被我歸類為「半成品」的。但在林斯諺的這本「雨夜莊謀殺案」中,很高興的是不會讓我有這種感覺。


不知道是不是為了彌補前作中沒有任何「屍體」的遺憾,這本書中一口氣死了九個人,算是有點重口味的書。而這八個人的死法又可以分成三個群組:

一是一年前死亡的三個人+自殺的嫌疑犯:原屋主白景夫+老婆邱瑩涵+女兒白鈺芸+嫌疑犯楊偉群。偵探就是為了尋找這個一年前的命案而來到此地。

一是在一年後來到雨夜莊卻陸續死掉的四個人:岳湘亞+柳芸歆+白綾莎+言婷知。這一組死亡名單共同的特色是死在密室中,均為不可能的犯罪手法。

最後是單獨的一個人,明顯的在所有人面前死亡,沒有疑問。


偵探雖然是為了一年前的命案而來,但因為到了之後就發生了一連串的命案,因此他所有的精神都花在解決現有的事件中,沒有餘力去解決一年前的事件。不過,結局終於發現所有事件是有共通點的就是了!


作者巧妙的利用了人性視覺上以及感官認知上的盲點,巧妙的設計出一個不可能的犯罪現場,而且在解決事件是合情合哩,毫無突兀之處,這是我覺得作者最值得欣賞的地方。


而更重要的是,從這兩本書中很明顯可以看出作者的企圖心很大,第一本書是要創作出一個沒有謀殺案的長篇推理;而這一本雖然表面上看起來是要創作密室謀殺,但我覺得作者應該更想表達「巧合」這個概念才是。


同樣的概念讓我聯想到
島田莊司的「黑暗坡的食人樹」中的講法,不過說真的,我覺得林斯諺的說法更讓我信服,最主要的重點可能在於林斯諺在書中已經陸陸續續把許多可能是殺人兇手的人一一排除了,最後接受這個想法似乎順理成章!


不過以下是我個人仍然覺得本書還值得改進之處:


是我覺得作者對於人物的掌握度還需要加強:有些心理的描繪可能跟個人生活體驗相關,這無法強求,但如果是這樣,我會建議乾脆讓出場人物少一點,可以集中火力把幾個重要的人物寫得有特色一點,畢竟這是小說,而不是解謎題庫。


其次
是有些場景似乎可有可無:


1、例如找鑰匙的那個橋段,不知道作者的目的是想要製造出無人可以進出雨夜莊的情況或是凸顯偵探的推理能力?但無論是哪一個,我覺得作者都沒有做到,稍微可惜了這個橋段。


2、又譬如兩個同名的「正宇」,我個人認為沒有太大的意義,既沒增加懸疑,反而削弱了曾經出場的正宇存在的正當性。


3、再如白鈺芸殺了嬰兒那一段,我還是搞不清楚作者想凸顯什麼重點,而糟糕的是,安排這一段之後,會衍生很多問題,如:白鈺芸說「我不知道那名嬰孩為什麼會出現在雨夜莊......」懷胎十月,怎麼瞞過白景夫跟白鈺芸?死了一個嬰兒邱瑩涵「不敢追問那名嬰孩的去處」已經很牽強,白景夫或楊瑋群如何能不追問?如果沒有這個橋段不影響主要結構,那不如去掉這個描述反而不會引發其他問題。


最後
則是結構性的問題,這本小說看起來的感覺很像在看漫畫,或許是受到少年金田一這本漫畫的影響,不過,漫畫跟小說的表達形式究竟不同,在少年金田一的漫畫中,常常在過場畫面中出現一個黑臉的歹徒進行某個詭計,這的確可以增加懸疑效果,但用文字在故事進行中穿插這個畫面的描寫,效果差了很多!


而最後娛樂性的問題,我想不是那麼容易解決,但以我看林斯諺的這兩本作品來看,我想他是具有十分潛力創作出台灣推理小說史新頁的。

 

 

Scorpi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尼羅河魅影之謎

         尼羅河魅影之謎 
  • 作者:林斯諺/著
  • 出版社:小知堂
  • 出版日期:2005年03月10日
  •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574503895

首先我很佩服作者,因為他挑明了要創作一本沒有謀殺案的推理小說,而且是長篇推理小說。光這個企圖心,就足以讓我感到佩服。我的觀點一向如此:是不是推理小說不重要,推理小說有沒有死人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是小說,評斷的標準就只有一個,那就是好不好看?

很可惜的我必須這麼說,這本小說剛好落實了作者在書裡面引用美國推理大師范達因的說法「缺乏兇殺的犯罪太單薄,份量太不足了,為一樁如此平凡的犯罪寫上三百頁也未免太小題大作了......」

除此之外,這本書在沒有重大事件發生的情況下,還能設計出一大堆的虛幻迷團,然後又讓偵探真的將所有的迷團都解開了,也算值得讚賞!但這本書最大的敗筆並不在前面所提得「沒有凶殺案」這回事,而在於「不好看」。

首先是人物的描繪太過於扁平化,沒有個性,老實說,我寧可希望作者乾脆將整個旅行團的成員設定成大學同班同學的畢業旅行,而不願意去想像身為大學哲學教授(或講師)的偵探主角,以及小學老師的女主角,會出現如書中的行為,更別提同一個旅行團中還有二十餘歲的美貌少女以及三四十歲的中年夫婦以及更多的年齡層,其行為舉止,卻沒有差異。與其暴露出作者技巧不成熟的缺點,不如開始就將背景設定在自己可以掌握的地方,我想「少年金田一殺人事件簿」在這一點上就表現的比較好。

其次,主角前往參加尼羅河之旅的動機實在太過於薄弱,雖然這一點都不影響事件的進行,但卻影響了讀者進入事件的情緒,只有這麼薄弱的動機,會使得主角用那麼大的心力去解謎嗎?

因此,整個故事雖然很完整的解決了所有的迷團,而且如作者所設定的沒有發生任何的兇殺案,但...既然沒有高潮起伏,又何必看小說呢?這就是這本書之所以不好看的最主要理由了!

Scorpi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布袋戲殺人事件

布袋戲殺人事件 
作者:
陳嘉振 
出版社:小知堂 
出版日期:2006年09月06日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57450509X

我個人很喜歡看布袋戲,因此這本書首先在書名就已經吸引了我的目光,其次,從字裡行間,也可以感覺到作者的用心。作者很有企圖心,而且非常有創作力,因此其實這本書應該多獲得一些掌聲的。不過,看完了這本小說之後,綜合前項的因素,仍然只能給予「翻翻即可」的評價!

先提跟小說無關的事,作者說許多盛行推理小說的國家都是在「解謎推理小說」先落地生根之後,其他類型的推理小說才接著萌芽茁壯。根據歷史的軌跡來看也許是如此,不過作者顯然忽略了很重要的一點,那是因為那些解謎推理小說很好看,因此吸引了許多讀者,有了讀者,才會吸引更多的作家投入,而解謎小說後來盛極而衰,很大的因素是因為各式各樣的詭計都被用完了,後來的人只好出極端,卻也因此使得推理小說不好看了!於是繼續創作的作家只好另闢途徑。本末的問題,有必要釐清楚,再舉一個不相關的例子,歐美的通訊都是從電報、電話、然後才是手機;可是大陸跟印度全都跳過了電話這個過程,直接進入手機通訊,因為時代的關係,佈建手機系統比佈置傳統電話系統有效率的多!

回歸正題

這本書最大的問題在於人物描寫的平面化,所以就讓小說不好看了。列舉幾個小問題:會有幾個外省老伯伯喜歡看台語發音的布袋戲?會有幾個警察在沒經過上級同意的狀況下,就在記者會上發表漏洞百出的推理,然後還能繼續偵辦案件?

再來回到作者處心積慮設計的詭計,最糟糕的一點是,所謂的詭計,必須要是除了兇手以外,其他人都不可能完成。不過,這一點作者顯然沒有做任何的解釋,也許是因為這樣,所以才設計出讓兇手自投羅網的橋段。不過,這麼一來,就失去了本格推理最重要的精神了。

其次,兇手所用的手法,並沒有被完全解釋,藏鏡人的衣服,為什麼會整整齊齊的疊放在箱子裡面被發現?兇手是什麼時候進入犯案現場佈置的?兇手如何知道要被害人會準時的在他預告的時間躺在椅子上送死?兇手如何確定他在走廊上待那麼久都不會被發現?

總之,我很佩服作者下的決心,想創作一本純本土的本格推理,但,我一直的觀念都是,小說的重點在「好看」,我不在乎他是本格還是社會,甚至我不在乎他是推理還是科幻,重點只有一個,就是好看。

殘念!

Scorpi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無伴奏安魂曲
作者:成英姝/著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00年11月01日 


我心裡很害怕,但是我對自己說『我已經不是從前的我了。』


台灣最漂亮的美女作家

很久以前,成英姝就是我認為台灣新生代最重要的作家了。早在他出第一本短篇小說集(公主徹夜未眠)、第一本長篇小說集(人類不宜飛行)的時候,不可諱言的,她長的漂亮,絕對是加分的主要原因之一。

我認為台灣新生代重要的作家有兩位,一位是成英姝,另外一位是郝譽翔,共同的特點:他們公開發表的第一篇文章我就注意到了,另外就是他們都是美女......。

筆調輕鬆

成英姝的寫作方法,有點像村上春樹,並不是說她在模仿他,而是文字的本質相像。

平路 說「不論村上或是吉本那樣的作家,都可以讓讀者迫近這樣的情境:『如果是你有可能也會這麼做吧!』這篇小說也有同樣的特點。」

台灣難得得一見的『推理小說』

台灣的本土小說,嚴格說起來,除了武俠及言情之外,是沒有其他類別的....。這本小說,被歸類為「推理小說」,並獲得時報文學2000年人間副刊百萬小說推理小說類首獎。可是,就我這個推理迷來說,這實在不能算是一部推理小說。
首先,它缺乏解迷的過程,而且,作者故意隱藏了資訊,讓作者和讀者之間的資訊是不對稱的(這是推理小說的大忌),而追根究底的原因,可能是作者本身根本沒有意識到他所創作的是一本推理小說吧!所以根本不在乎推理小說的傳統。

但是就這本小說的外觀來看--有一具屍體(最後還變成兩具)、有一個蹩腳的偵探(業餘的)、有追尋兇手的過程...,勉強,在推理小說沙漠的台灣,也算合格了吧!

重點還是作者運用文字的技巧

作者巧妙的將主角(男)年少時期的記憶經驗,延伸了10年,讓他在10年後,仍得以繼續追尋未完成的夢--找尋殺害年少伙伴的兇手。另外將另一主角(女)的心理意識,透過層層的轉化,表露出一個受過傷、憤怒的靈魂,如何在這個美好、虛偽的世界中繼續生活。

作者想表達的是什麼...虛無飄渺,無法得知(就連書名為何叫無伴奏安魂曲,也不知道),但讀者領會了什麼,卻很重要。

這本書中的每一個人,都顯露出不尋常的寂寞(空虛)、甚至懦弱。
阿夏(被主角誤為阿秋)看到同事在停車場被毆打,卻裝作沒看到,轉身就走,從此不再回公司上班。(「我不要再回那裡工作了,女孩心裡想。為什麼小桃被人毆打又被尿灑在臉上卻是我要離開呢?好可惡。但是無論如何也不想再見到小桃了。」)

阿泊(主角)童年的時候,為了同伴被殺害,曾經想當個偵探,卻連「有沒有看到一個穿橘紅色運動短褲,留著妹妹頭的小女孩經過這裡?」都無法問出口,取而代之的卻是問了「可否給他一碗麵線?」因為「他不敢,他怕被忽略、嘲笑、蔑視和厭煩。所以他在問題到了舌尖的時候改變了主意。」

成年之後,為了調查阿夏的死因,他訪問了阿夏的房東、阿夏的同事(小桃),卻還是什麼都問不出來。他只能在阿夏的語音信箱裡,對死去很久的阿秋留言。我想,只有在那個時候,主角才是自在不害怕的吧!當他遇到美綺,並懷疑美綺就是電話留言中的阿秋,他又興起了調查的心,他問了東南(美綺的男朋友)的同事(阿喬)、敏娜(東南的前女友),結果「他又想到阿喬說的話,教他千萬不要為了問東南的是情跟敏娜買褲子,現在她不但買了,並且一直到他走出店門外都沒說一句話。」

美綺為什麼最終會殺了兩個人呢?「沒有什麼具體的想法,只覺得東南也有可能傷害她,光只是這樣的念頭就讓她全身顫抖起來。」「所謂的信任指的是什麼?不信任又是什麼?」「那樣的痛苦她這一輩子都不要再忍受了,她這麼想。當第二天中午東南告訴她,他為她殺了那個女孩子的時候,她覺得所有的痛苦都得到了解除。」

結果是,東南並沒有這樣做,「美綺很早就已經對自己絕望。我是永遠也沒有辦法去反擊傷害我的人了,因為我太懦弱。」「我告訴自己,一味的逃避痛苦,忘記所有的不公平,學著看開一切,根本沒有用。只有使自己變強才是唯一的辦法。但是我不知道什麼是變強,變強的感覺叫人捉摸不定。有一瞬間我覺得捉到了,就是殺死東南的時候,可是那一瞬間令我很困惑,那到底是不是我想得到的答案?」「我心裡很害怕,但是我對自己說,我已經不是從前的我了。我不再是那個膽小、懦弱、沒有勇氣的美綺,而是一個聰明、冷靜的強者。其實我恨所有傷害過我的人還不如說是恨自己,我的憤怒不是為了別人,是憤怒自己的軟弱,我為什麼那麼沒用?」


結局,阿夏被殺,僅僅只是因為在某一天,東南踩斷了她的鞋子,而阿夏硬是要東南陪著他去修鞋,美綺有事不能陪著去,美綺痛恨阿夏有這樣的勇氣(惡意)表達自己的感受。胡思亂想下,東南告訴他已經殺了阿夏,卻又被美綺發現阿夏還好好的活著,於是美綺殺了東南,又殺了阿夏。會和阿泊相遇,只是因為阿泊在阿夏的手機裡,留了「阿秋,我把那個傢伙解決了,我不是開玩笑的。屍體丟在水溝裡,我不方便多講,但是我很好。我會再打電話給妳?」

每個人都是寂寞、懦弱的

「阿夏要東南帶她去修鞋子,並不是美綺說的勇氣或是惡意,阿泊想著,她只是寂寞而已只是因為孤獨,想東南陪他走到修鞋子的地方,這短短的一段路而已。」
「因為阿夏很寂寞阿!就跟自己現在一樣。」

這本書,吸引我的地方,除了作者之外,就是這樣子的感覺吧!冥冥之中,所有的事情都是注定好的,而每個人的性格,引導著走向悲劇的命運,在時間的巨輪之下,是沒有任何修改的空間的。每個人,無論在表面上如何堅強的過生活,都有懦弱的那一面,藏著...藏在心裡的角落,等待著哪一天暴露出來...... 。

Scorpi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