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邦共同作者
也想成為推理邦的共同作者嗎?請跟我們聯繫!
只要條件審核通過,確認你擁有超強的推理知識,或者急需宣洩的推理熱情,就可以成為推理邦的共同作者!
聯絡信箱︰mystery@pixnet.net

目前分類:廁所文學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深紅

深紅

 

 

這本書的篇幅不大,餘韻卻很深...


雖然書名「深紅」是意寓書中那恐怖的場景-你的父親、母親還有兩個弟弟流的血,有的是鮮紅色,有的是深紅色,有的很混濁,有的反射著飯廳的光。血海似乎有好幾個層次,四個人躺在血海中。」但這故事卻也如陳年紅酒,入口清爽,後勁十足。


書中主要的主角是上述滅門慘案中唯一倖存的女兒-秋葉奏子,慘案在她小學六年級的時候發生,訴訟則一直進行到八年後,她念大學時才終於確定殺人兇手都築則夫死刑三審定讞。因為三審定讞的新聞,讓奏子有了一個和兇手的女兒-都築未步接觸的機會。但為什麼被害者遺屬想要和加害者家屬碰面呢?


東野圭吾曾經在「」這本小說中,探討加害者家屬所受到的社會壓力,而在野澤尚的「深紅」中,則深入被害者遺屬的生活,希望能探究人性中不可捉摸的部分。而我覺得作者雖然選擇以被害者遺屬為主角,但如果未能思考:被害者家屬為什麼也要背負著罪惡感過生活?那就無法真正的理解作者精心刻畫的這個故事。


奏子確實是抱著想報復未步的心態來接近未步的,雖然她欺騙自己說:我覺得我必須知道,和我一樣在十二歲得知這樁命案的都築未步,在他父親被判處死刑確定後,現在要怎麼活下去?如果她不想活下去,又是怎樣毀滅?但是作者透過了發現命案現場的警察說出了:妳的傷痛和她的不同,妳的痛楚和她的痛楚沒有交集,如果你們暴露彼此的真實身分,只會再度撕裂彼此的傷口。但被仇恨心淹沒的奏子,是沒辦法接受的。


直到奏子和未步交上朋友,並且共同策劃(或說是奏子慫恿未步殺人),直到奏子真實面對自己從在畢業旅行途中接到壞消息到趕赴到醫院觸摸到自己親人的遺體這四個小時的記憶,真實的自己才體會到「斬斷憎恨和血的鎖鏈是誰的使命?沒有人想要懲罰未步,我也不需要懲罰自己。憎恨已經折磨了我和未步整整八年,該結束了。」「必須阻止憎恨交織後,開始滴落的黑暗水珠-飽含憎恨和殺意的水珠繼續滴落。」


如果只是單純的加害者家屬和被害者遺屬之間的糾葛,讀者很容易就一面倒的偏向被害者遺屬那一邊去,這或許可以說世人性中善良的一面,因此作者野澤尚非常巧妙的在一宗殘忍的滅門血案中,加入一些有平衡作用的動機因素,那就是兇手都築則夫事實上是受到被害者欺騙,在無可忍受的情況下才犯案的,但又為了不讓讀者一面倒的偏向加害者家屬,作者又讓都築一口氣連不相干的太太及兩個未成年小孩都殺了……,讓讀者心中的天平頂多只是微微傾斜,確保不會完全倒向哪一邊。 


在這些悲劇事件中,唱高調都是無濟於事的,但悲劇只發生在加害者和被害者之間,加害者親屬和被害者遺屬,都是悲劇的受害者,也許受害者遺屬這輩子都不可能原諒加害者甚至加害者家屬,但…憎恨他們又能帶給自己什麼樣的好處嗎?

這是屬於人心永恆無解的謎!

 

Scorpi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五十萬年的死角 (1976年江戶川亂步獎)
伴野朗/著 許錫慶/譯


這是在圖書館閒晃的時候,順手拿起來看的書,主因當然是因為這是江戶川亂步獎第22屆得獎作品,日本這類的文學獎項很多,而且每一屆的得獎作品都有一定的可看性,照著得獎作品來看,大抵上不會太失望。

 

這本書描寫的背景是二次大戰期間,北京猿人化石失蹤的案件,這是在歷史上確實發生的事件,只是真相到如今依舊撲朔不明,究竟北京猿人化石是被國民黨拿走?被共產黨拿走?被美國人拿走?或是落入收藏家手裡?被中國人拿去當中藥材?甚至北京猿人化石會不會根本從頭到尾都是一場騙局?至今仍舊莫衷一是。

 

在推理小說中,針對這類歷史謎團,運用小說家的創作精神,讓偵探以邏輯推理的方式將真相呈現在讀者眼前,並不罕見,最有名的當然就是「達文西密碼」。這類小說最難的地方是在於,小說家的創作是根據真實歷史事件上曾經發生的事,因此歷史背景及出場人物不能天馬行空的憑空創造,否則就失去讓讀者融入歷史情境的真實感;但是小說家卻又必須在明明無解的歷史真相中憑空創造出能令讀者信服的解釋,這並非一件容易的事。

 

以這本「五十萬年的死角」來說,作者伴野朗顯然對於當時的歷史事件及時代背景確實有相當程度的了解,虛構的出場人物與真實世界的人物交叉存在,並不會顯得特別突兀,而在解決這個案件的過程中,充滿各方勢力勾心鬥角的冒險元素,可說是完成度相當完備的作品,因此能獲得22屆江戶川亂步獎,應該恰如其分。唯一我個人在閱讀中覺得並不順暢的是:或許因為這已經是三十幾年前的作品了,或許是因為這是作者早期的作品,我總覺得雖然故事很驚險,但文字的運用卻不能跟上情節的進展,難以讓我融入故事之中。

 

我最佩服日本人的地方是:他們吸收後在創作的能力實在驚人,這本書的背景是在中國的北京猿人化石失蹤,而我之前還看過一本以紅樓夢這部經典作品為背景的「紅樓夢殺人事件」,甚至早在2004年台灣發生319槍擊事件前,日本人就曾經創作出一本名為「暗殺陳水扁」的書,無論這些作品的文學水準如何?這都代表了日本人吸收外界資訊並消化轉換成自己文化的能力,實在令人佩服。

 

而因為我這本書是從圖書館中借閱而來,很不幸的總有一些很糟糕的人會在書本中塗鴉,不過這位讀者的塗鴉,倒引發我對這本書的衍生看法。我把那位讀者書寫在書中的文字揭露如下:

「作者是共產黨的擁護者?」「太美化了吧?」「一面倒的歷史」「更改歷史日本最在行!」「推的真乾淨」。

這些文字大抵上出現在書中國民黨特務藍衣社、日本特務松村機關以及共產黨特務間的爭鬥過程中,對於作者描寫歷史事件的評論。我個人非常無法諒解有人在書中塗鴉的行為,其次,作者原本就應該有自己的主觀看法,再來,我一直覺得:我這一輩以上的台灣人接受的國民黨歷史教育根本絕大部分是虛假的(在我之後的國民義務教育課本我就沒看過了,不予評論),因此對於這位讀者寫出的這些評論,我雖可以理解,卻覺得悲哀!

 

歷史的真相只有一個,但是每個人都會透過自己所在的位置做出不同的詮釋,這是無可奈何的事,例如日本人聲稱中日戰爭是進出中國而不是侵略,國民黨聲稱自己打贏了中日戰爭,共產黨聲稱共產黨才是中日戰爭的主角......等。不過我這一輩的人在接受教育的過程中,只能接受國民黨單方面的歷史史觀,無法從其他的管道得知事情的另一種面貌,也就無法自己產生對歷史真相的看法,只能全盤接受,這是我個人覺得悲哀的部分。

 

如果蔣介石所領導的國民黨真的如教科書上所說的是仁義之師的話,可以在只率領黃埔軍校的官兵就一路北伐完成中國統一,並且贏得中日戰爭的勝利,卻又在短短的兩年內一敗塗地徹底讓出整個江山給共產黨,那共產黨該是如何偉大的真命天子呢?我在這裡並非表示共產黨寫的歷史就是真的,事實上中國共產黨比起中國國民黨更會編篡歷史,只是我很堅持,歷史必須透過從不同面向去了解,交互比照,產生自己的看法,才有用!

 

 

Scorpi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半自白(改版)

半自白

 

日本推理小說,向來有所謂本格派跟社會派的分野,而兩者的勢力,恰如驗證中國道家的哲學「物極必反」一般,當本格派的發展到了極致,就會有社會派來爭鋒頭,但在以松本青張為首的社會派發展最蓬勃的同時,卻又有新本格派的復興。橫山秀夫可以說就是在新本格派的壓制下,依然堅持創作社會派推理小說,並且成為創作日本警察小說的翹楚,他成為堅持「一筆入魂」的社會派作家,號稱日本文壇「平成的松本清張」。


橫山秀夫出生於1957年1月17日,曾當了十二年的記者。藉由這十二年的經驗和觀察,使他對日本的司法行政,累積了相當多的知識,對警方內部問題的認識更深。因此他從第一個作品『影子的季節』開始,就在探討日本警方的各種問題,同時他對角色的刻劃也頗有功力,擁有能夠透過文字就讓我們在腦海裡清晰描繪書中所有人物的功力。 1991年以「魯班的消息」獲第9回山多利推理小說大賞佳作;1998年以「影子的季節」獲第5回松本清張賞;2000年以「動機」獲第53回日本推理作家協會賞短編部門獎。『半自白』這本書則在2002年榮獲「週刊文春」評選為「2002年Best 10」第一名、「這本推理了不起!」評選為「2003年Best 5」第一名。


『植村先生,你沒有想要保護的人嗎?』...他(植村)想不起來任何一張臉,任何一個名字。這句話,在書中主角行兇後,仍可問心無愧的提問。


尚未開卷時,印象中這是本被歸類成社會派推理小說的介紹,然而隨著警察、檢察官、社會版記者、監獄看守長…有鐵錚錚的日本硬漢角色陸續出場,不禁又推想這般陣容應是包裝著不會讓人太意外的公平正義、打擊犯罪情節,也是大肆撻伐評判社會現象的犯罪實錄,猜想唯一精采的橋段,是兇手後的主謀現身帶出高潮,也因此,我已開始蓄勢待發的想為受害者,惡狠狠的咬下一口『冷硬派』的犯罪。


伴隨著故事的進展,主角『兇手』以自首殺人的方式驚艷登場,已是讓人跌破眼鏡,而各支線主角們,各自延伸而去的橋段精彩度不遜於一篇短篇小說。當我驚覺這是非比尋常的犯罪小說,這本悶燒著人情、親情、溫情的情節,如同暗香瀰漫在四周氛圍中..已讓人無法釋卷。


橫山秀夫以男性社會思維呈現而出的筆觸,竟然可以如此纖細!他精確的剖析了這些深陷職業使命、家庭責任而無處脫逃的丈夫們、父親們…而當他們一再被逼迫正視自己的人生定位時,竟是如此的孤立與脆弱。也因此,當有著『小動物般眼神』的警察教師梶聰一郎,以殺人犯的身分進入了男人們的生命,他們從一心只想挖掘真相,直到被梶殺妻動機所感動,所有人承受的不只是良知衝擊,亦已開此踏上抉擇人生價值觀的十字路口。


一個殺妻警察,竟可如同悲劇英雄般的壯烈,還迫使眾人要防堵他得以『成仁』這是相當罕見的題材,卻令人不覺突兀,橫山秀夫說故事的功力更顯得高深;而當真相還是晦暗未明的時候,閱讀者的心情筆下的各路人馬願意決心背棄依循多年的生存法則,去成全一份內心的感動。覺醒於道義背後的沉重,那一刻是相當憾動人的。


而這些得以貫徹決心的人們,又何嘗不是過著『半自白』的生活,把另一半那生命中不能說出口的屈辱、不堪、背叛、妥協、出賣…通通隱忍下來。當梶的一行文字『人生五十年』,更是激起適逢日本戰後嬰兒潮的世代,抱持起同仇敵愾般情懷!或許,他們深信只要能從梶的沉默中找到答案,宿命般的綑綁或許能得以解脫,即使答案是找出讓梶堅持終結生命的動機,還是讓他願意存留生命的一絲機會。


理當被評判的,應該是殺人犯這個角色,然而主線牽連出的數個家庭故事中..執拗失憶的病父,叛逆的女兒,離異在即的妻子….這些人這些事,都一再的為著那被逼上絕路的梶,為何犯下殺妻的動機,提供了無數且無形的辯護。雖然藉由法官藤林的想法『因為善良..因為看出了那份善良』而讓梶免於道德的譴責;但『選擇不殺的善良』卻也給予了梶另一種對於人性的評價。這部分也很成功的喚起社會對於弱勢家庭的共鳴,也藉由病患家庭所承受之痛苦的共鳴,改變了世人眼中重症家庭是浪費社會資源的觀感。


而那些隱身於丈夫背後妻子的心路歷程,文中即使著墨不多,橫山秀夫還是以非常微妙的方式讓她們得以在每個故事環節中透過與丈夫討論案情,實則為自己的發聲,她們以相當份量的沉重,隱身在每個男人的背後;而橫山秀夫筆下的這些熟齡愛情,就算是一句『真的謝謝妳..照顧爸爸』也相當賺人熱淚。也感嘆應該是最為幸福的,亦是最為慘烈的,就是由丈夫親手扼殺的,梶的妻子。


以同樣警察的身分活躍於書中,還有神探志木,他為此案奔波行走明查暗訪,就為了『想要擁有一件值得誇耀的事』,因而開始找尋他用盡生命也『想要保護的人』,而這個對象竟然是個殺人兇手。橫山秀夫成功的讓兇手與警察這兩種對立的角色,轉換成互為生命中的貴人,為故事情節帶出更大的張力。即使是普通如警察與罪犯角色,只要用心,仍然可以充滿意外與驚喜!


閱讀的過程,雖然一再自我解嘲那不過是蓄意鋪陳情感的情節,卻仍擋不住橫山秀夫設下的『眼淚陷阱』,他是成功了!也讓我願意選擇去憐憫扼殺生命的行為。也擔心,為著減輕妻子病痛而親手解除她的生命…這完人般犯罪心態,是否也讓更多苦痛的人們,自始得以理直氣壯的扮演起上帝,合理的選擇結束自己或是別人的生命…所幸,橫山秀夫讓梶在決定『自殺』之前仍選擇了『苟活』,並讓更多人去加入拯救生命的陣容,也算是為著讀者的良心解套。


最後的探監場景,我彷彿伴隨著那些經歷過這段生命的每個人,靜靜佇立在旁屏息注試著梶的『決定』,那一句再平凡不過的『下次就換我煮了』換來了無限的可能!我期待,被拯救過的生命,無論是曾經醜陋的、殘酷的、無可挽回的,也都能成為另一個人、另一個生命的救贖。

 

 

Scorpi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謹告犯人

謹告犯人

 

這本書是在茉莉二手書店買的,買回來之後一直擺在書櫃上(這是經常發生的事),後來是Shanice先看完了,並且強力推薦外加脅迫我必須馬上看。Shanice一直對於這種塊頭大的書,而且細節描述的很詳細的舒特別有好感,印象中至少就包括「模仿犯」、「異常」......等。


這本書獲得「第七屆大藪春彥獎」、《週刊文春》2004「十大推理小說」第一名、《週刊現代》2004「最有趣的書」第一名。想必當年必然轟動日本推理小說界!


這本書最厲害的地方在於,鉅細靡遺的描寫了日本警察的辦案過程,而且,作者大膽的將全書的主要辦案過程,都設定在警察與電視媒體的合作,也就是「劇場型辦案」。在日系推理小說中,「劇場型犯罪」是較為常見的,也就是作者通常假設犯罪者有著狂傲的心態,使用預告、戲弄的方式,透過媒體造成大眾的恐慌,劇場型辦案相對來說就較少見,而且通常只是在辦案過程中,為了向犯罪者施壓或者是向社會大眾求援的手段之一,通常不會占太多的篇幅。但這本「謹告犯人」卻讓這劇場型辦案華麗的登場。


除了解決犯罪問題之外,我個人認為作者其實是藉由這樣與常規不符的辦案型態,凸顯日本警方的問題。比較尖銳的包括:

1.爭功諉過:在第一次的綁架事件中,兩個不同單位的警察部門,先是為了管轄權的爭議爭吵,後來又為了可能有的功勞爭吵,等到案情不如預期,甚至綁架案演變成撕票案時,卻又把所有過錯推給下屬。

2.死不認錯:當撕票事件發生之後,警察第一個想到的是「絕對不能承認我方在偵查過程中有任何疏失。當然,也不能對被害人家屬道歉。」

3.牢不可破的上下屬關係:當植草課長為了私人利益將偵查中的情報洩漏出去時,作者提到「如果這次的偵查以失敗告終,最後還是要由卷島負起全部的責任。這就是這個世界的階級制度,植草本身根本不需要在意。」甚至當卷島利用假消息使得植草洩密的事實敗露之後,曾根總部長根本不在乎洩密的事,他想的是「雖然他對植草野手下留情,在可控制的範圍內適可而止了......然而,這事超過了可以一笑置之的程度。」


其他,包含媒體嗜血的病態行為,當然也是作者批判的重點,不過我看,台灣的媒體生病的程度比書中嚴重上百倍,因此台灣的讀者可能早已習慣媒體的病態行為!


要說這書有什麼小缺點的話:那就是犯人得來太過於容易了,使得犯人的形象趨近於零;此外,故事近尾聲的時候發生卷島的孫女被綁架造成卷島被刺傷的事件,我個人也覺得有點多餘,感覺是作者硬是要在尾聲的時候製造一點高潮,但卻變成流於表面的苦肉計。

 

 

Scorpi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黑暗坡的食人樹

黑暗坡的食人樹


這本書其實寫得蠻好看的,島田莊司將整本小說的黑暗詭異氣氛營造的很好,通篇小說都充滿了恐怖的氣息,讓人看的時候,真的有不寒而慄的感覺。


而且,島田莊司在書中,不露痕跡的引進日本和歐洲一些詭異的殺害死刑犯的手法,除了點出人性殘忍可怕的一面之外,恐怕也是對於歐洲人在17、8世紀來到東方,用影像記錄東方人殘忍的那一面記錄的一種反動吧!感覺島田莊司藉著小說裡面的人物在說:你們歐洲人也有這麼殘忍的一面喔......。


而看島田莊司的作品,絕對不會少掉機關、詭計的這一部分。在這本書中,也處理的很精彩,雖然說真的,無論御手洗潔講得如何清楚,我有限的腦袋還是很難理解那古怪的機關(煙囪上的短棒)到底是如何設計的?


在這裡先引用島田莊司自己書裡面寫的一段對話:

石岡君:『但不管怎麼說,留下謎團,推理小說就無法成立了。』
御手洗:『你所說的,不過是文學上的成立而已。人生卻充滿了許多難解的謎團。雖然,真正解不開的謎團只佔極少數,但由於人都愛自己,所以往往盲目對待自己的人生,於是完全被偉大文學家關於人生是不可解的說法給催眠。這麼一來,你寫出破解所有謎團的推理書籍,一般人反而把它當成漫畫或廉價偵探小說看待了。』


島田莊司自己這樣的想法,但很可惜的是,他的作品依舊執著的一定要解開每一個謎團,就像漫畫少年金田一一樣大喊:所有的謎團我都解開了......。


為了在書的前半段製造這些不可解的謎團,並且讓恐怖黑暗的氣氛充滿整本書,島田莊司不得不讓每個謎團都成為不可解的狀態,但又為了讓神探可以大聲高喊:我解決了所有的謎團,於是「巧合」變成為不可或缺的。
島田莊司自己在書裡藉著神探的嘴巴說:「完全不合常理的情節,卻又一一發生了。」「有時候現實比小說還離奇。」


我可以接受「巧合」的說法,不過我沒辦法理解島田在這本書中所用的機關。


1.黑暗坡的大楠樹底下,那龐大的地下室,到底是什麼時候興建的呢?(難道詹姆斯.貝因之所以來到日本,就是為了建造一個祕密的殺人場所?)


2.無論如何我都無法理解到底原來兇手想要怎麼製造出死者是自己從煙囪上跳下來的假象?無論如何屍體的腳上必須綁著繩子,才能完成島田設計的詭計。那繩子該如何脫落?屍體在這過程中一定會受到碰撞吧,驗屍官一點都沒檢查出屍體有受到碰撞?腳上有被繩子綁過的痕跡也看不出來?這驗屍官也太馬虎了吧!


3.為了讓故事中所有的案件都清楚的交代,不留下任何謎團,島田還安排了兇手在死後自白,連幾十年前的大楠樹上的女孩屍體都解開了。但......我實在沒有辦法理解,兇手打算怎麼完成他心中原來想達到的目標。兇手人在屋裡,屍體也在屋裡,就算利用滑輪的原哩,也不可能達到兇手預期中的目標。


我仍然覺得,如果島田莊司如同自己在書中說的:承認有些迷團是無解的,而不要刻意的去製造一些超越人類想像以及現實合理性的機關,他的作品應該會更好看!

Scorpi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肅清之門


會讓我拿起這本書的原因,的確就是因為這本書的封面由出版社寫著-大逃殺姊妹作,而且網路上似乎都把這兩本書相提並論,因此讓我翻開了這本書。
不過本質上,兩本書其實是毫無關聯的,最相關的頂多就是-都死了很多的人罷了!


就殺人這部分的描寫來說:大逃殺勝出許多,因為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死法,也有不同的武器,因此就產生了更多的對抗;相對來說,肅清之門就單調了許多,不是被生存刀劃破喉嚨,就是被手槍一擊斃命,死法比較單調!


而就時空背景的安排:大逃殺安排在一個想像的未來,因此很順利的讓讀者不會太苛求於現實情況是否合理;但是肅清之門則安排在現代的日本,加入了警察這個政府單位,因此在看的過程中很容易有「真的是這樣嗎?」的疑問產生。


而在故事的內涵,大逃殺探討的是人性面對生死存亡時刻所會做出的抉擇;而肅清之門則是探討復仇這個主題。也同時由於肅清之門探討的是復仇,所以復仇的手段就成了這故事最讓人討論的重點!


「以暴制暴」究竟是不是最好的方式,從古至今,爭論不休!放下屠刀,是否立地成佛?或者一個人應該為自己犯下的過錯背負多少的責任?再復仇的心態背後,都是值得深思的問題!


犯下了多大的罪行,必須要以死償命,又犯下了多重的罪行,只需要斷一隻手?或者是斷一隻腳?或者是挖一隻眼?又犯下了多重的罪,只需要金錢彌補?

「替天行道」的人,是否該為了被他取走性命的人,也付出自己的性命呢?

誰來決定這一切?

Scorpi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紅樓夢殺人事件

紅樓夢殺人事件


日本人實在是一個非常有趣的民族,對於所有的事物幾乎都有深入探究鑽言的決心,然後把不是自己原創的東西改良、改造,讓自己所用。


其他的就不說,光就文學創作上來說,推理小說源自於歐美,但在日本文學界卻有更多的人以創作推理小說為職志的作家;而他們對於經典文學的延伸、改造,更讓人嘆為觀止,如吉川英治改寫三國演義、西遊記中的孫悟空變成七龍珠裡面的外星人,更誇張的是,我以前曾經看過一本『暗殺陳水扁』:是在2001年出版的,描寫的是2000年3/17日(大選前一天),陳水扁差點被暗殺的事件,後來台灣真實的發生了更為聳動的319槍擊案,卻沒有相關的文學創作出現。


所以我很佩服日本人!!!


我沒看過紅樓夢,雖然這本書早在我讀國小的時候在我的書架上就有一本,但我始終讀不下去,實在是塊頭太大,文字又太細膩的一本書,大體上來說,我的耐性只夠我看到賈寶玉跟襲人相好的那一章。


即便如此,這並不影響到我看這一本紅樓夢殺人事件的樂趣,因為作者很巧妙的將大家比較熟知的人物表現出來,並且化繁為簡的訴說出賈氏家族的盛衰,其中,當然免不了書名開宗明義的殺人事件!


不過為了遷就紅樓夢的時代背景,所以作者在敘式的時候仍然不免顯的囉唆,這是讓人看這本小說感受到的一點障礙,除此之外,該有屍體就有屍體,該有詭計就有詭計,而且結局看似明顯,卻又隱藏的恰到好處,可以算是向紅樓夢這本經典小說致敬的一本推理小說!

Scorpi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skyten2.jpg

天藤真



本名遠藤晉,一九一五年出生於東京,一九八三年歿。天藤的創作風格,屬於黑色幽默的推理小說,但並非以誇張的手法經營笑料,而是融於人物的一舉手一投足之間,機智處處可見,可說是幽默推理的先驅與翹楚。優雅洗鍊的文筆,也是推理作家中罕見的,天藤真是一個1982年已經掛掉的人物, 屬於『浪漫的復活』時期被重估的人物, 一生留下七長篇七本短篇集(孤高寡作似土屋隆夫), 國內的譯介有限. 只有獲得第八屆(夢幻的第八屆)的江戶川亂 步獎的「次席」的『嫌疑犯』以及獲得32屆日本 推理作家協會長篇部門獎的『大誘拐』散落的短篇而已。天藤真作品似乎被評價最高的兩部就是這兩部以及「安樂椅偵探」型態的『遠方的眼 睛』(那頂安樂椅是把輪椅)。摘錄自http://blog.roodo.com/bluemystery/archives/5660813.html

我對天藤真這個人了解就僅僅透過嫌疑犯這本書中,傅傅寫的前言,以前上述那段在推理文學院中找到的文字,因為只看過這一本書,所以也無法斷言他究竟是不是被歸類在本格推理派中,不過,其實我對這些分類,也沒那麼大的興趣就是。

會拿起這本書,純粹只是因為在逛圖書館的時候,看到書架上有這一本書,當時心中並沒有其他享閱讀的書,於是在完全沒有翻閱的情況下,就先借了回來。看完之後,覺得天藤真這個作者,還算有趣。

之所以前面提到,不知道他是不是被歸類在本格派作家,那是因為在嫌疑犯這本書中,很明顯的是以密室殺人事件為解謎的重點,這完完全全就是本格派的最重要場景。可是,在書中敘述發生殺人事件的前因中,卻又很明顯的看到社會派的關懷之情。

故事的背景設定在日本戰後,經濟開始復甦,而東京正準備要舉辦奧運會的那段時間,會引發殺人事件的原因,在於工廠老闆想要結束工廠的經營,與勞方發生嚴重的對立,書中隱隱約約可以看見作者試圖帶入當時的日本工商界的氛圍,勞資對立的糾紛.....等,不過並不是太明顯就是。

後來工廠的老闆被人發現死在自己設下重重陷阱保護的倉庫之中,而且那倉庫根本是個密室,深入追查之後,才發現除了勞資糾紛之外,死者周遭的親人、朋友都有謀害他的動機......。

最終在法律上,因為無法破解密室之謎,所以死者被當成是自然死亡結案,因此沒有任何兇手。但是卻有業餘偵探不氣餒的想要發掘真相,不過他想發掘真相的原因,並不是想伸張正義,因為死者非常的沒有人緣,而純粹只是想滿足自己的好奇心而已!

作者在最後,雖然讓這個業餘偵探破解了密室之謎,但是還是沒能解決死者是被誰殺害的謎團。最終,是透過"兇手"自白來結束這個故事。不過,能證明這種說法的人只剩下說出來的那個人,因此他說的是否是事實?其實仍然無法確認!

Scorpi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