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邦共同作者
也想成為推理邦的共同作者嗎?請跟我們聯繫!
只要條件審核通過,確認你擁有超強的推理知識,或者急需宣洩的推理熱情,就可以成為推理邦的共同作者!
聯絡信箱︰mystery@pixnet.net

目前分類:大肚日記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s3105501.jpg

我對西洋棋一竅不通,所以當我看見本書的目錄時,曾一度擔心我該不會被一堆西洋棋規則整得頭大吧!不過事實上,書中半條規則都未提及,只是很純粹的、在「拯救」與「回憶」裡遊走罷了。

沒錯,本書的主架構有二:一是主角末永(白國王)的救妻行動,另一則是友貴子(白皇后)的回憶之旅。

這未免令人納悶,一場妻子被歹徒脅持的緊張戰爭,為何會硬生生插入被脅持者的過往記憶呢?被脅持者零碎而片段的述說,更使我摸不著頭緒。不過我卻喜歡這種寫法,因為我恐懼一直處於緊繃的狀態,末永的拯救工作想必是場硬仗,若整本作品都是這內容,我大概會喘不過氣來吧!被脅持者的回憶,反倒成了最好的調劑。

最初交錯的寫作方式看不出有什麼交集點,作者刻意的隱瞞也給我霧裡看花的感覺。直到後半段,事情真正的面貌才逐漸浮現。

書中的詭計並沒有特別的撼動我,文案上那句「讓智商180的讀者拍案叫絕的推理小說」也已經不是「誇大其辭」四個字可以涵蓋得了了(搖頭)。我明白出版社為了生存,不使點聳動的句子書賣不掉,但在我看來,若作品不能達到如文案90%以上的效果,這種句子只會讓我對此書更不以為然罷了。

因此結果就是:《盤上之敵》我僅僅能給予「中等」的分數。雖然後半段揭露被脅持者淒慘的過往,曾讓我義憤填膺,但缺乏具體的描寫(指欺負者的心理狀態與想法),總覺得有些缺憾。

當然,換個角度想,作者的意思可能原不在此,探討人性究極之惡的問題丟給東野圭吾或宮部美幸,一本本《惡意》、《彷徨之刃》、《模仿犯》等自然會應運而生,用不著他北村薰煩惱。不過讀下來便容易產生使不上力的感覺,彷彿我只能囚禁在友貴子的回憶裡,無論如何亂闖都尋不著出口。

再者,若能加強末永對友貴子的心情描述,或許也不失為一本披著推理外皮的愛情小說XD。有人曾將本書堪比《嫌疑犯X的獻身》(指書中的愛情),可是我認為前者力道尚不足,其中缺的便是末永這部分。畢竟書中一直以來都是友貴子的聲音,雖然末永也說了,但我仍聽不清楚末永的感受,儘管他非常「努力」。比起石神的默默行動,在最後揮下的那一「刀」,末永能夠給我的震撼與感動,還是少了點。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岡嶋二人的中譯本非常稀少,而且也都是早期的作品。除了這本希代出版的《該死的星期五》,另外就是林白的《寶馬血痕》。

國中時期的我,非常喜歡赤川次郎,記得當時某出版社出了他一系列N十本的作品,短短不到幾個月,我全數閱讀完畢。

但讀完也代表空虛的降臨,我尋尋覓覓,渴望能挖掘出類似風格的作家,於是,我找到了《該死的星期五》。

那時候的我嘗試過許多作家,西村京太郎、夏樹靜子以及某些我現在也記不得大名的人,連松本清張都試上了(年紀小,不懂事,居然沒事碰到松本這個顆大釘子,嚇得我直到現在都還不敢碰他的作品),然而沒有一個人可以帶給我赤川次郎式的愉悅,唯獨岡嶋二人。

可惜的是,我只找得到《該死的星期五》一書。

國中閱讀此書時,我十分愉快,縱使時隔多年,赤川次郎的作品我幾乎沒幾部記得清楚的情況下,我始終忘不了《該死的星期五》。

所以趁著假期,我重溫了本書。然後我發現,有些東西還是留在回憶裡就好。


《該死的星期五》是短篇集,由「山本山二人組」織田貞夫與土佐美鄉負責偵探角色。之所以稱呼他們倆「山本山」,是因為兩人的名字無論正著唸還是倒著唸,發音都一樣(織田貞夫:ODASADAO;土佐美鄉:TOSANISATO)。每次美鄉只要向別人這樣介紹,對方必定會卸下心防且印象深刻。除此之外,兩人的身高也是相當惹眼,織田有一百八十幾公分,但美鄉僅僅一百四十五左右。

兩人同服務於某製作公司,負責午間主婦時間單元重現劇的外包工作。所謂重現劇,即是將社會上發生的事件源源本本搬上電視螢幕,有點像我們台灣的「玫瑰瞳玲眼」XD,但織田他們可是非常講究事件的真實性。

正因如此,兩人為了讓重現劇能百分之百貼近真實,自然得耗費工夫找尋相關者詢問案件內容,加上美鄉是個標準「無是生非」的女人,織田常常被她牽著鼻子走,誤打誤撞找出案件的真相。

當年,我就是相中這種有趣的設定,才鍾愛此書。土佐美鄉這個角色如果到東野圭吾處應徵,搞不好可以與天下一與大河原一起主演《名偵探守則》,因為她的言行舉止與思維邏輯,還蠻符合推理小說的各項守則。

不過多年後重讀此書,書中原本可以逗我發笑的因素消失了,就像我不再青睞赤川次郎一樣,本書也無法再帶給我相同的樂趣。

時間很殘酷,有些感受留在回憶裡才是最好的處置。

儘管如此,就推理小說的觀點視之,本書仍具備可讀性。書中共收錄六篇短篇作,雖然偶爾會出現美鄉不理性干擾,但推理的過程還是縝密的,謎團的設計不複雜卻吸引人,加上文字流暢不繁複,讀來不會太耗時間,是圖輕鬆又想享受推理味道的讀者不錯的選擇哦!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jpg

對於出版社或相關者給予作家們的頭銜,我向來不屑一顧,總覺得裡頭商業化的味道太重,而且名不副實的例子也不少。

我最初接觸道尾秀介,是在《向日葵不開的夏天》,接著又拜讀《背之眼》,他的確是位非常會說故事的作家,一旦翻開他的作品,幾乎很難停止閱讀。

不過所謂「新本格推理的新希望」這種頭銜,安在他頭上,我多少還有點遲疑。

直到這幾天讀完《影子》,我對於他的感覺終於匯聚成難以抑制的敬佩:

他絕不愧對上述的頭銜!!


對我而言,道尾秀介與東野圭吾十分類似,我指的不是風格或內容題材,而是他們的作品都擁有讓我無法停止翻閱的魅力,但道尾秀介又多了一點「東西」──純粹而令人驚愕的謎團、破解時迸發的喜悅──所以更加吸引我。

此外,我也很欣賞道尾秀介關於人性的描寫,無論是《向日葵不開的夏天》的幽閉黑暗,或者《影子》的不完美光明,都能給予我深刻的感受。事實上,這兩部作品彷彿互為表裡,優美題名的向日葵,骨子裡卻充滿了絕望自私;沉重的影子,卻竄生出微弱而感人的希望。

難道這是道尾秀介的另類諷刺嗎?


我先前曾聽說《影子》與《向日葵不開的夏天》有些關聯,因此先入為主地以為《向》一書的手法,可能會在《影子》出現。但讀完《影子》我發現,假如《向日葵不開的夏天》還有欺騙的痕跡,那麼《影子》可以說是連欺騙都毋須存在了。

因為事實上,縱觀整部作品,作者根本沒有說謊。

真正產生偏差的,是我們的腦袋。

這是相當高竿而又恐怖的寫法啊,他處處點到為止或者留下拙劣的漏洞,使讀者以為背後肯定還存在著更大的陰謀。人類的記憶習慣將留白處自動填滿,於是聰明的讀者們填得非常開心,待真相揭曉後,才發現所有的填充物,通通都是廢物。

若《向日葵》一書作者還得費心操縱主角的腦袋,我想《影子》一書他可以落得輕鬆,因為讀者們會自行解釋。

所以我個人相當喜歡《影子》,勝過其它兩部作品。儘管我的自以為是在閱讀過程中顯露無遺,但這也證明道尾秀介是一位極優秀又值得期待的作家。

請出版社盡可能地出版他的作品吧!!O(≧▽≦)O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自從上次讀到Heero的文章(請按),我就很想也來列篇自己討厭的推理作品清單。因為我發現「發洩」遠比「稱讚」容易,若要稱讚一部作品,它必須擁有讓我血液沸騰的條件,我才能激動、興奮地寫下文字,可惜最近這類作品實在少之又少,許多作品我常常讀完後,同時腦筋也呈現空白狀態了,還能寫什麼感想?仔細想想,這類作品比令我讀完就想破口大罵的作品更悲哀吧,因為對我而言,它連記憶的價值(無論好壞)都沒有。

我的標題是「厭惡的日系推理作清單」,所以主要是鎖定過去我曾拜讀過的作品,歐美與台灣就不列入了,因為讀得實在不多,批評起來大概沒啥快感。

在開始「發洩」之前,請容許我分享一下近來的心境。

我是個容易變心的人,愛上與不愛上之間的變換速度往往極快,但我一直以為我對推理「小說」的熱情應該不至於有澆熄的一天。在我「認真」趕起論文的那段日子到現今,我卻發現我的認定已經開始了化學變化。推理小說已經不再是我的必需品,我沒有必要緊抓著它不放。

加上年紀大了,頗有「曾滄海難為水」之感。過往閱讀的小說,能刺激我的神經、暈眩我的視線、揪心的、驚愕的、記憶裡常存的......時有所見。而今卻不多了,掩卷後便將之扔在記憶的角落,也時有所見。

我曾經說過,如果可以的話,真想將我腦中關於推理小說的記憶通通抹煞,那麼如今萬花齊放的推理世界,於我將會是多麼美好的榮景啊!

好,分享(?)完畢,發洩開始,以下將分成「三個層次」羅列本人厭惡的日系推理作清單。


1.極度厭惡清單:從劇情到人物到一切的一切,我都厭惡到極點,絕不會再閱讀同作者的任何一本作品。

2.選擇性厭惡清單:只是討厭作者的某幾部作品,其它作品還是有可看性;或只是討厭作品中的某個部分,其它環節還是具有更看性。

3.看了就忘厭惡清單:呃......標題已經很明確了嘛,看了就忘嘛!






因為是發洩,所以充滿了超多超多的情緒性用語,請慎入!!






1.極度厭惡清單:從劇情到人物到一切的一切,我都厭惡到極點,絕不會再閱讀同作者的任何一本作品。


◎恩田陸《尤金尼亞之謎》

恩田陸作品的評價很兩極化,這是我逛了一些網誌後的結論。愛的人很愛,不愛的人如同身陷地獄般痛苦。不知幸抑或不幸,我屬於後者。

最初讀她的《不安的童話》,還算可以,反正單句斷行多,一下子就看完了。但閱讀《尤金尼亞之謎》像是大部分數學老師上課的情形,學生在底下睡成一片。更慘的是,其實我還比較喜歡聽數學老師上課。

反正這本書寫了半天,我仍然不清楚她想表達什麼。一個案件寫得支離破碎,講好聽點是有朦朧之美,講難聽點是你在唬爛哦!

(註)恩田陸最棒的作品......嗯,《光之國度》勉強可以看啦......其它應該沒有了,因為我不可能再讀她的作品。


◎小栗虫太郎《黑死館殺人事件》

啊~~如果這個清單要排名的話,這本絕對絕對絕對名列前茅。

黑死館已經不只令我厭惡,它的存在簡直是我從小學四年級讀推理小說以來,最深最深最痛苦最痛苦的折磨。

整部作品不知所云到極點,讀完後我還能忍住撕書的衝動,實在太佩服我自己了。我第一次有讀中文跟讀英語一樣的感覺,就是每個字都看得懂,組合起來卻如同外星語。幸好小栗已經到天國去了,不然他應該可以收到許多讀者的詛咒吧!(至少我會是其中之一)

註)別傻了,他怎麼可能還有作品我啃得下去?除非我對生命毫無眷戀。


◎森博嗣《全部成為F》、《封印再度》

唉,森博嗣真的不是我的菜。但他的中譯本剛發行時,我還是個不屈不撓的好讀者,所以便不惜浪費時間讀了他幾部作品,事後證明:人總是有喜歡和不喜歡的東西,勉強不來的。

我超不喜歡森博嗣筆下的人物,尤其是西之園萌繪和四季。四季是殺人兇手,從《全部成為F》開始我就是這麼認定,而且是殺了無辜之人的可惡兇手,所以打從一開始我就沒中意過她。可是作者卻似乎對她情有獨鍾,所以我對作者也很有微詞,這也是我不愛《全部成為F》的主因。至於萌繪,反正她這種性格的女人,我就是討厭啦,比起她,我覺得二階堂蘭子和松崎玲王奈可愛太多了。

而《封印再度》則是故事太沉悶,我沒看到睡著已屬萬幸,這大概也是森博嗣作品的共通特色。另外,寫主角的情感寫得太多,偏偏我又討厭主角,所以怎麼可能看得下去?

(註)《冰冷密室與博士們》還算可以,大概因為喜多是森博嗣筆下少數我喜歡的角色吧!


◎篠田真由美《黎明之家》

我說過了,來一百個櫻井京介都沒用啦!光主角帥氣有何意義?也要作者文筆爭氣才行啊!就算書中都是美形男又怎樣?想搞曖昧攻佔腐女市場也是要作者寫得迷人啊!看看人家御手洗和石岡、火村和有栖川,這才叫曖昧、才吸引人!!(我語無倫次了)

(註)篠田真由美這本《黎明之家》就讓我睡得很飽了,哪敢再往下看?


◎泡阪妻夫《失控的玩具》、《夢的密室》

《失控的玩具》看完我也差不多快失控了,關於玩具的知識看得我很厭煩,男主角莫名地喜歡委託人的妻子,更是使我反感。果然符合東野圭吾的《名偵探守則》啊,沒有男女愛情對手戲是會死,是吧?

《夢的密室》是短篇集,個人覺得蠻無味的,這個作家我大概以後都不會碰了。


◎桐野夏生《濡濕臉頰的雨》

桐野夏生的風格就是那種調調,陰暗到沒有出口,黏膩到令人窒息。說實在的,她的作品不能看多,至少不能短時間內看太多本,否則心情會大壞。但同樣的風格,寫起來仍是有所差別,《濡濕臉頰的雨》的評價我就給得不高,大概因為裡頭充斥太多我個人不舒服的題材吧!

(註)《OUT主婦殺人事件》我比較喜歡,看三個女人分屍分得很過癮啊,但結局很瞎,我不愛。


◎松本清張《共犯者》

只能說,松本清張和我目前還是沒有緣份。《共犯者》這部短篇集,還真沒一篇亮眼的。



2.選擇性厭惡清單:只是討厭作者的某幾部作品,其它作品還是有可看性;或只是討厭作品中的某個部分,其它環節還是具有更看性。


◎西村京太郎《雪國殺人事件》、《十津川警部的挑戰》

西村京太郎在我這張清單裡就入圍了兩部作品,如果他的作品我讀得更多,搞不好入圍數會更多。

雪國是標準的「食之無味、棄之也不可惜」的小說,我讀完後三分鐘內立刻忘得一乾二淨,目前還沒有一部作品能超越它。所以若問我裡頭寫什麼,抱歉,我沒忘記是西村寫的已經是萬幸了......

《十津川警部的挑戰》嘛,它最糟的地方在於故事寫到一半就結束。明明很緊湊的,但結局乍然出現,害我以為是不肖份子把書末撕掉(我在圖書館借的),頻頻確認,但看來應該是作者或編輯自己撕掉的,不然就是作者老了,忘了自己還沒寫完吧!(攤手)

(註)西村最棒的作品,我認為是《七個證人》!!


◎土屋隆夫《華麗的喪服》

土屋隆夫的作品我一直很愛,但《華麗的喪服》我就得考慮考慮了。不是寫得不好,而是裡頭的女性思考邏輯令我難以忍受。這點PTT的Mystery版已經討論過,我只能說,男人有時候是以很匪夷所思的角度來揣度女人可能有的行徑啊!

(註)土屋隆夫最好看的還是《不安的初啼》。


◎貴志祐介《玻璃之槌》

貴志祐介還是寫他的恐怖小說就好了,看看《黑暗之家》、《深紅色迷宮》寫得多讚啊!《玻璃之槌》分為兩部,只有第一部具可看性,第二部丟掉都不嫌可惜。

(註)還是要大推貴志祐介的恐怖小說,讚到一個不行!


◎綾辻行人《推理大師的惡夢》、《小丑的安魂舞》

綾辻行人曾經是個讓我比島田莊司更愛的作家,不過為時似乎不長。我會討厭《推理大師的惡夢》的理由應該和大多數朋友相似,書中毫無人情味是最大的問題,這同時也成了我鍾愛島田而放棄綾辻的主因。

《小丑的安魂舞》嘛,耳語系列就這本最難看了,讀完後完全沒有留下一點感受,說是雞肋都太抬舉它。

(註)綾辻的《十角館》最好啦,果然最初才是最美!


◎夏樹靜子《蒸發》

《蒸發》的情節不難看,但角色塑造我實在極其厭惡,沒看過那麼討人厭的主角!偏偏這本還是得奬作,唉......

(註)《天使已消失》、《有人不見了》比較好看。


◎有栖川有栖《月光遊戲》、《第46號密室》、《幻想運河》

有栖川有栖的作品還是短篇好看,他的長篇有時候容易顯得拖沓,以至於令人撐不下去,很可惜。

註)長篇作我覺得《幽靈刑警》最好看,短篇作則是都不錯看,首推《瑞士手錶之謎》。


◎橫溝正史《蝴蝶殺人事件》

橫溝正史的金田一系列都還不錯,而《蝴蝶殺人事件》則分屬另一個系列。你問我哪個系列啊?拍謝,讀完後我也忘了,我想這個系列鐵定賣得比金田一系列差很多。

(註)還是金田一耕助可愛啊!


◎海堂尊《南丁格爾的沉默》

比起《巴提斯塔的榮光》,《南丁格爾的沉默》實在遜色太多了,而且角色塑造(除了主角群外)很不討喜。後者是我厭惡本書最主要的原因,希望《巴提斯塔的榮光》不是絕響,作者要加油!

(註)《巴提斯塔的榮光》原著和日劇都很精采,推薦!!


◎東野圭吾《殺人之門》、《單戀》

我已經很久沒看東野圭吾的小說了,過去他的作品大多都能令我驚艷,但後來風格漸漸地如出一轍,我也厭煩了。《殺人之門》和《單戀》差不多就是令我煩到極點的類型吧!尤其是前者,如果它拍成日劇,大概會有一堆人想掐死男主角。

(註)我最愛的,終究是《惡意》啊!最終揭曉謎底所帶來的震撼,迄今猶存心底。


◎小酒井不木《愚人之毒》

唉......這本若說令我難以忍受,大概有2/3的原因是翻譯害的。當初我因為心情不好,想說找本書來轉換一下心情,結果看完這本,心情更糟了。

這本的翻譯恐怕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什麼「柔荑」啊、「膚如凝脂」啊(我差點以為我在讀《詩經》),還有不時出現的大量成語與排比法......我都快吐血了,製造古早味道也不是這種製造法啊(小酒井不木是戰前派的作家)。

(註)一切都怪譯者,小酒井的故事其實也沒那麼難看。



3.看了就忘厭惡清單:呃......標題已經很明確了嘛,看了就忘嘛!


◎森真沙子《恐怖青燈館》

標題很吸引人,簡介很聳動,但內容......乏善可陳。


◎土井行夫《無名鳥飛走了》

嗯......文字是流暢啦,可以很快翻完,但就是少了點什麼,缺乏深層的內涵,容易看完就忘。


◎松岡圭祐《催眠》

明明電影那麼精采,小說怎麼有辦法這麼無聊?總之,這是本適合睡前閱讀的書,可以增進睡眠。

(註)但松岡圭祐的《千里眼》超好看,雖然字很小......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背之眼.jpg 

★道尾秀介《背之眼》

能夠將靈異與推理融合,寫出自己風格的作品,道尾秀介確實不簡單。我承認閱讀本書時,是有那麼一點期待作者能將靈異部分以科學的角度解釋得圓融合理,但當我看見真備對靈異並非抱持否定態度,甚至渴望以此找出未婚妻的「存在」後,我已經有心理準備了,在種種不合理的現象下,作者肯定無法一一道明。但這並不代表本書不精采,我曾經說過,道尾秀介是個非常會說故事的作家,因此,即使書中令人匪夷所思的現象依然存在,我還是蠻喜歡這部作品。

另外,我一點都不覺得《背之眼》受到京極夏彥的影響,評審的想像力是否過於旺盛呢?所幸道尾秀介用他的實力證明了一切。


一的悲劇.jpg

★法月綸太郎《一的悲劇》

我想起日本演員佐佐木藏之介形容過野田妹上野樹里是個透明感很強的演員,因此可以演什麼像什麼,對我而言,法月綸太郎這個偵探似乎也是如此,可惜這點在系列角色的塑造上,並不是一件好事,因為法月並不能使我印象深刻。不過,作者似乎原本就沒有打算讓法月綸太朗具體化,所以我有這樣的感受應該也算正常。

《一的悲劇》是作者多方嘗試、改變風格的作品之一,與《去問人頭吧》不盡相同。以整體架構來講,我會認為後者勝出,但以易讀性而言,《一的悲劇》顯然是贏家,一方面字數不多,另一方面以當事者的角度(第一人稱)出發,閱讀便較為輕鬆。但輕鬆歸輕鬆,讀完後腦海裡也就沒啥東西留下來了......


★野澤尚《擁抱不眠的夜》

相比之下,我還是中意《虛線的惡意》,不但主題明確,結局的意外性也十分足夠。而《擁抱不眠的夜》起先確實營造了緊張的氣氛,平和的新興社區卻接二連三有家庭失蹤,與失蹤家庭關係密切的主婦悠子因擔心丈夫受到影響(丈夫是開發此社區的關鍵人物),因此開始著手調查,卻發現事件不若她想像中的單純,甚至還可能波及到她自身。

但後半部卻輕而易舉將答案揭曉,懸念都消失了,這種感覺與當初閱讀貴志祐介的《玻璃之槌》有點類似,只不過前者勝於後者,因為野澤尚更會說故事。


暗黑童話.jpg

★乙一《暗黑童話》

日劇《PUZZLE》裡有一集提到,厲害的落語家講故事時,可以使觀眾身歷其境,若落語家吃起和菓子(當然是假裝的),那細緻的表情、咀嚼的動作,觀眾幾乎也能嘗到相同的美味。我想乙一的文字也具備了同樣的功能,閱讀時會不知不覺陷入那個情境,烏鴉叼走眼珠、某童話作家奪走「訪客」們的身體......一幕幕至今彷彿還在我眼前,但奇妙的是,並不會帶給我之前閱讀《斷掌事件》那般的不舒服,反而產生一股同理與感傷,我想關鍵在於「菜深」這個角色吧!

乙一原本就相當擅長描寫這類處於社會邊緣的角色,但菜深又不全然是,若非失去記憶,她應該是所有團體與目光的焦點。可僅僅沒了過去,她整個人便被否定了。從此開啟她的黑暗消沉的生活,直到她得到另一隻眼睛的移植。故事從菜深的消沉逃避、重生到恢復原貌,我最愛的,還是那個失去記憶卻渴望奮力一搏、找出真相的她。當她找回原來的記憶時,我反而感到空虛與難過。儘管她記得過去的點點滴滴,但我們都清楚,這不會是永遠,遲早有一天,她會選擇將它收進記憶的匣子,或許一輩子再也不會翻開來看......

本書的詭計很好「辨認」,看過乙一作品的朋友絕不陌生,不過故事的精采度絕不輸給同類型的《斷掌事件》。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