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jpg

從數據上來說,普通人平均每說話十分鐘,就會撒上三次謊。

我們大概很難想像,即使我們沒有任何目的,我們仍然不由自主地在說謊。或許某位同事詢問你今天過得如何,你會不慍不火地回答「還不錯」,但事實上我們很清楚今天與過去的大部分日子沒有兩樣──無聊而平凡──根本構不上所謂的「不錯」,我們再度成功製造了謊言。

《Lie To Me》這部影集便建基於此。

人類的溝通分為兩種:言語與非言語,前者意指我們說出的「話語」,後者則包括臉部表情、身體語言與說話的聲音。令人驚訝的是,80%以上的有效溝通是取決於非言部部分。


言語可以做假,但非言語部分卻極難掩飾。我們臉部由數以N條的肌肉控制著,一點點情緒都足以牽動它,身體語言更常常是下意識的舉動。所以《Lie To Me》的主角Lightman博士會說:他對人類說話的內容沒有信心,但人們的表情舉止總能洩露他們真實的感受,不分國籍與性別。



《Lie To Me》裡沒有大量的DNA、毛髮、指紋或骨頭,它僅僅聚焦在人類的表情、舉動與聲音,探索這些東西的背後能帶給他們多少線索。有趣的是,無論是高高在上的總統,還是路邊乞討的小孩,他們都擁有可以表達各類情緒的神情,藉由這些細微表情的歸納,可以得到非常高的關於某種情緒人們表情的相似度。

亦即,大部分的人們都運用相同的肌肉,表現相同的情緒。

如果以我看過的影集來聯想的話,《Lie To Me》會比較接近《Criminal Minds》,因為他們強調的都不是物理層面的證據,而是心理層面。藉著外在所見,推敲出相關人員的心理活動。不同的是,《Lie To Me》是真人實事改編,主要角色比較單純(所以我不用記人名記得那麼辛苦XD)。

01.JPG

主角Gal Lightman於自己領導的研究機構工作,與警察、政府、FBI等有合作的關係,若該機構有任何關於真相尋求的麻煩,便會求助於Lightman。

02.JPG

另外,還有Gillian Foster──Lightman的拍擋,異於Lightman的擅長拆穿謊言(或說謊)、諷刺與耍小動作,Gillian比較單純,思考面多偏向光明,成熟的外貌裡彷彿藏著個小女孩。

01.JPG

Ria Torres,新進人員,天生直覺準確,算是天才型的人物,但未受過正統訓練,與Lightman的衝突最多。

02.JPG

Will Loker,我最喜歡的一個角色,討厭謊言,所以也不喜歡說謊。但相反的,以「激進的誠實」為準則,誠實到讓人覺得這傢伙到底懂不懂什麼叫看場合說話。中國話說得好:「一根腸子通到底」,Loker便是以此為目標。


劇情來講,緊湊精采沒話說,會讓人一集一集看下去,欲罷不能。正如《CSI》、《Criminal Minds》,《Lie To Me》也具備了豐富知識值得我們學習,而且絕對比前兩者更好執行(笑)。

因為我們無時無刻不在表現情緒,也無時無刻脫離不了謊言的糾纏。


《Lie To Me》片頭: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