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angle ep11 finale]_pic02.jpg

宮部美幸在《模仿犯》裡曾這麼寫道:

真實這個東西,不管被你丟得多遠,它一定會找到路回家,回到你身邊。

無論是拚命追求的旁觀者,還是急亟掩飾的加害者,想必這句話都能擊中他們內心最脆弱的部分。時效或許會過去,但罪行不會被抹滅,因為真相終究會回到尋求它或恐懼它的人身邊。


二十五年前,一個小女孩被殺了。從報紙的頭條到陰暗的角落,從大批警員的搜尋到時效的過去,對於不關己事的人們而言,似乎再理所當然不過。

{Triangle ep11 finale]_pic01.jpg

然而,對於事件周圍的相關人員,卻是未曾止休的煎熬,彷彿時間在女孩死去的瞬間便停住了。

被害者的家人、朋友,乃至於偵辦案件的警員,無一不被捲入其中,二十五年前的悲劇,二十五年後再度上演,甚至更為激烈。我曾經想過,有必要犧牲現在,來成就這段過去嗎?但看到最終回每個人的表情,包括兇手,我似乎有點懂了。克莉絲蒂曾在《池邊的幻影》藉白羅之口說過:

真相,即使辛酸,也能夠被接受,編織成生活的一部分。

真相的探求,儘管可能帶來更大的十字架,最終都會融化在生活中吧!


《TRIANGLE》的表現方式令我聯想到宮部美幸,宮部素來擅長以事件為核心,描述核心周圍的一切,被害者、加害者、旁觀者等等,事件彷彿磁石,足以凝聚眾多我們難以想像的人事物。

《TRIANGLE》不正是以葛城佐智繪的死亡,跨越時空,將事件周圍的相關者一併捲入,進而製造更多的悲劇嗎?

然而可悲的是,若沒有這些悲劇,其它活著的人就沒有辦法解脫,撥動停滯已久的時針,繼續向前邁進。

佐智繪的被殺,並不僅僅在當下牽扯到她的家人與朋友,它所帶來的創傷,遠比我們想像還要來得深厚與遙遠。所以25年後,富岡為此而誤殺新藤,秋本利用自己的方式尋找答案,葛城媽媽將自己封閉起來,黑木信造就此自責了二十幾年,而最初的第一發現者鄉田,則豁出一切,發誓要找到真相。此外,更別說意外牽扯進入的幸(佐智)、志摩野與黑木舜,有人還因此賠上性命。

一樁案件竟然可以襲捲如此多人,付出時間與心力,甚至使他們日夜都處於煎熬中。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佐智繪其實很幸福。因為深愛她的人,並未將她埋藏在記憶的一隅,而是心甘情願停止自己的時間,尋覓她死亡的真相。

這也是《TRIANGLE》表現得最好的部分,與其說它是一部推理劇,倒不如說它是藉由翻案來追溯事件相關者可能出現的反應,以及他們如何深受事件的影響。例如富岡的錯手殺人、志摩野與幸的兄妹相認、黑木信造與舜的父子之情等,其光彩絕不遜於最終回兇手的俯首認罪。

《TRIANGLE》具備不平凡的開頭,這在近來日劇裡並不鮮見,也因為開頭的氣勢不凡,所以更令人擔心它會否爛尾。但兇手與鄉田等人在審訊室的對手戲,完全將我的疑慮抹除了。

{Triangle ep11 finale]_pic03.jpg

小日向大叔的表現著實精湛,因為我並沒有想過他是兇手,因此又多了一層意外感。他從奸笑得意、否認到承認自白,一氣呵成。而且明明他敘述的是殺人經過,可一看見他侷僂的身影,一看見鄉田提起他妹妹時他苦澀的表情,我的心只剩下酸楚。

{Triangle ep11 finale]_pic04.jpg

等到他對鄉田、黑木說起:

我曾想過如果犯人不是我,和你們一起、我們三個人一起追查,我感到很充實。所以我時常會想,是不是犯人不是我,而是別人,我時常會忘了自己犯下的罪行,還祈禱過有別的犯人存在。

{Triangle ep11 finale]_pic05.jpg

這一瞬間,我的眼淚決堤了。我突然覺得,丸山說過希望鄉田喊他丸之介,希望鄉田能夠解脫這些話,真的發自內心。對他而言,比起殺死佐智繪,或許他更後悔遇見鄉田、黑木,並與他們產生了並肩作戰的感情......


幸好最初我認為《TRIANGLE》是冬季首選,在我看過最終回後,心意仍然沒有改變。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