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才PO買到書的文章,今天就要PO心得,這真是我近來最快手的一次了XD

照例先說結論:好看!比起《上帝禁區》,我覺得《鎧甲館事件》在人物鋪陳上又更進步了。亮點從梁羽冰之外,又延伸出去,終於有足可撐起長篇的架式了。恭喜十年有成!(真的真的,我沒有收錢,也不是親友,我最誠實了!)

昨天先看了第一章的開頭,心中就不停詛咒冷言和其他推理小說作家,怎麼回事大家都很愛用「童謠」來營造氣氛,搞得我現在超怕童謠的,「妹妹揹著洋娃娃」這個我從以前就很怕,上次在《上帝禁區》裡用的是「當我們同在一起」,日本玩猜猜我是誰的歌也好可怕。人長大後不僅失去創造力,連膽子都變得很小。不過大概我也被制約了,一這樣寫馬上啟動自動氣氛模式,小冰所在的場景頓時陰森加倍,氣溫下降三度。不曉得其他人腦中有沒有安裝這支程式,我好想把它移除。

整體來說,我喜歡這次的敘事格局勝過《上帝禁區》,簡單來說,是因為目的不同,在書寫時的造作感就有差別了。放棄以敘述式詭計作主幹,簡化章節的轉折,把力氣用來鋪陳吳瑞祥的人生,這真的是一個正確的選擇和嘗試!《鎧甲館》不以情節的緊迫來促使讀者不停往前趕,沒有倒數計時,冷言另外做了一個故事鉤來誘引讀者,正「因為想知道」,所以會手不釋卷地讀下去。這個故事鉤是密室,也是事件相關人的人生。密室在推理小說中一般都會在結尾偵破,但故事相關人的人生,卻是可寫可不寫,寫得不好,讀者會覺得「寫這幹嘛,我不想知道」,寫得好,會讓讀者鍥而不捨追著,想要作者給角色一個好的交代。這次參與事件的吳瑞祥,就是一個好鉤。所以整個故事的進行張力雖然比不上《上帝禁區》,也不會讓讀者脫鉤而去,不想再讀。我反而覺得用角色的發展來撐起故事,比純用張力暫時吸睛好多了。

寫建築物詭計的作品,市面上很多,大多數讀者大概都讀過一兩本,像著名的「館系列」,或者森博嗣的《不會笑的數學家》、《扭曲小屋的利鈍》、島田莊司的《斜屋犯罪》,甚至林斯諺也寫了《雨夜莊謀殺案》,把人丟進特製的箱子裡,藉此建造出某些不可能,實在令人著迷不已。可是,這同時也是一種陷阱,讓故事很容易流於炫耀詭計。館的建造常常只是為了興趣,而人之所以來到此地皆是碰巧,簡直是架空世界的紙娃娃遊戲,故事會因為詭計鬥智而很有趣,可是在那之後,還有什麼?如果讀完許久之後,能想起的不只是詭計的關鍵、偵探的名字,能還有一些其他的餘緒,可不可以?

冷言這次做的很棒,把館和所在地及故事連接得很緊密,為何而建、其中有過怎樣的更迭轉變都說得合情合理。「彷彿真的存在也不意外」的那種感覺,是我很喜歡的一點。

下面的討論會涉及故事內容,請斟酌閱讀!

 

 

 

 

為了豐富故事的內容,甚至做為故事主要的關鍵,作家難免會帶入一些背景資料或者說明,但是咀嚼重吐的工作一旦做得不好,讀者馬上就會從字裡行間感覺到枯燥,然後啟動「JUMP」模式,以有看沒有懂的速度略讀過去。究竟要怎樣才能讓讀者把這些也一一讀下去,我想最懂箇中巧妙的人應該是京極夏彥。冷言上次用了「多重人格」和遺傳學,這次則寫「臉盲症」及金瓜石地區的歷史,幸好還沒有讓我產生略讀的衝動,比起來,這次算是點綴附加,所以還像是一盤蛋糕,適中恰當,如果以後有鋪排這方面的資料,還是小心為上。

我很喜歡書裡吳瑞祥和尹欣雯的塑造,吳瑞祥一開始頗有《請勿挖掘》主角的影子,到了「吳教授」時期,說話和態度就頗成熟,而且仍然保有一些當年習氣。我看到第一事件發生後一年,吳瑞祥和尹欣雯再度見面的場景,由於太過震驚還不小心把沾到漢堡沾醬的手壓到書頁上(我很少在吃東西時看書,通常是看雜誌,不過因為今天太想看了才會出這意外,我看我要再去買一本新的Orz),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但是宅男變王子一年可以嗎?你甲我騙,此誠為本書最大謎團!至於尹欣雯,所佔篇幅雖然不大,不過很令人感到疼惜與溫暖。等看完書,再翻回封面看見那段文字,才明白其中深意:
「她的臉
像鑿子鑿在記憶中 那樣深刻
可能的話,
上帝,請給我一個願望
讓我再見一次那張 臉
即使非得穿越時空,我也在所不惜」
這大概就是吳教授心中的俳句吧!(不是友藏,謝謝)

另外,我覺得這次的挑戰也滿公平的,還是非常的本格,其實兇手並不難找,尤其是對我這種「點點名患者」來說,但知道是Who之後,還是會想知道WHYHOW啊!在文中接連埋下的伏筆,大概除了以後要拿來出書的梗之外,都有一一呼應解釋。但究竟詩君為何在車禍發生後會對賢翰說:「你不要過來,站在那裡跟我講就可以了。」這麼語氣不善的話,我好想知道哦!!(這該不會是伏筆吧?)不過我還是比較想先看梁武堂的案子!

 

全站熱搜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